返回 政治论文 首页
中东-中亚-南亚-东南亚“恐怖高危”弧形地带

  新一轮恐怖袭击狂潮
  
  10月9日,两名中国工程师在巴基斯坦西北部落地区遭绑架,一人获救、一人死亡。10月7日,埃及西奈半岛小城塔巴发生三起爆炸事件,死伤200多人。此前,发生在中东、俄罗斯、中亚、南亚、东南亚的恐怖事件更是不胜枚举。可以说,自2003年5月,全球范围出现了新一轮恐怖攻击的狂潮,而中东-中亚-南亚-东南亚“恐怖高危”弧形地带的形成及其事态发展是其中最为令人不安的。
  在伊拉克,反抗美国占领的武装行动与恐怖袭击互相交织,其中连续杀害驻伊外交官、工程技术人员、新闻工作者,绑架外国平民作为人质并将他们斩首等,都是严重的恐怖暴行。
  在中东其他地方,恐怖分子的自杀性袭击将摩洛哥、沙特、土耳其、埃及等与美合作的伊斯兰国家作为目标,特别是在沙特和土耳其发生的几次大爆炸,致使大批无辜平民丧生。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以前不太出名的恐怖组织如“穆罕默德军”、“大东伊斯兰解放阵线”等纷纷登上了中东恐怖活动的舞台。
  在俄罗斯,车臣恐怖分子不断制造爆炸血案,不但炸毁医院和火车,还把俄议会(杜马)办公楼也作为攻击目标。在今年5月9日发生于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狄纳莫体育场的大爆炸中,车臣总统卡德罗夫遇害。9月初发生的别斯兰人质绑架事件,导致300多人死亡,更使全世界震惊。
  在中亚,乌兹别克斯坦今年3月29日和7月30日两次发生系列爆炸事件,导致数百人伤亡。南亚的恐怖组织的活动也再趋活跃。在阿富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正在卷土重来,不仅控制了巴阿边境的大片山区,而且还在阿富汗境内发动了数次千人以上规模的袭击行动,并在喀布尔、坎大哈等大城市制造了一系列爆炸事件。在巴基斯坦,恐怖组织将政府领导人作为暗杀的目标,总统穆沙拉夫、财政部长(现任总理)肖卡特・阿齐兹等均遭“基地”组织策划的炸弹攻击,靠了防弹车和干扰定时器才幸免于难。在印度,恐怖爆炸活动也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丧生。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东突伊斯兰运动”等恐怖组织也在重整旗鼓:2003年10月,若干“东突”组织合并,成立了“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推举艾尔肯为负责人;同时,在阿富汗战争中遭受沉重打击的“东突”骨干分子纷纷流窜到克什米尔、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和中亚费尔干纳盆地,妄图重建军事训练基地。
  令人不安的是,中国人也开始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如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一向口碑很好的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居然连续遭受恐怖袭击。今年5月3日,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遭遇汽车炸弹袭击,造成三人死亡,九人受伤。6月10日,阿富汗一伙恐怖分子在北部昆都士附近袭击了中国援建的建筑工地,造成11名工人死亡,四人受伤。显然,这绝非一般老百姓所为。
  特别令人担忧的是,东南亚地区近来也已成为恐怖活动频发的高危地带。一些与“基地”组织有密切联系的恐怖组织如“穆斯林祈祷团”、“大马圣战组织”、“阿布萨耶夫组织”等在东南亚各地策划了一系列恐怖攻击行动。专家指出,“基地”组织在东南亚的主要代理人是“穆斯林祈祷团”,其活动范围从泰国南部穿过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一直到澳大利亚。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在一篇文章中指出,2.3亿东南亚穆斯林本来是“宽容的而又易于相处的”,但近来的变化表明,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正在他们中间伺机发展,这是令人十分不安的。
  观察家们注意到,新一轮的恐怖袭击开始将目标转向无所不在而又难以防范的“软性目标”,如银行、教堂、学校、医院、剧院、旅馆、饭店乃至居民住宅,这必然造成更大的破坏和伤亡。更令人担忧的是:恐怖分子越来越多地采取高科技手段来制造恐怖事件,使人们更加难以防范,从而提高了恐怖行动的成功率,对恐怖分子产生了鼓励效应。许多人担心,恐怖分子越来越有可能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制造这些武器的技术,因而生物、化学恐怖袭击,核(放射性)恐怖袭击和网络恐怖袭击将成为今后恐怖活动的主要形式。
  
  越出中东又紧系中东
  
  中亚、南亚和东南亚的一些恐怖组织和恐怖活动源于中东或与中东的事态发展密切相关,这是国际上许多人认为中东-中亚-南亚-东南亚已形成一个“恐怖高危”弧形地带的原因。
  如在中亚地区影响很大的伊斯兰解放党,最初来自中东,于1953年在约旦和沙特成立。它试图在中亚建立一个以伊斯兰法来治理的泛伊斯兰国家联合体,与“基地”组织和中东的原教旨主义极端组织联系密切,许多骨干曾在“基地”组织接受训练,或在巴基斯坦接受过伊斯兰极端思想教育。虽然它以前没有倡导以武力推翻现存政权,也没有正式被中亚国家和美国及反恐联盟定为恐怖主义集团,但它的纲领就是反对现存体制的,因此基本上处于地下状态,长期进行秘密活动。在美国军事力量大举进入中亚后,特别是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后,该组织开始展开反美暴力活动。它们在中亚各国,特别是在失业率达到80%的地区及农村地区,扩展势力十分迅速,仅在乌兹别克斯坦就号称拥有数十万成员,多为20~30岁的年轻人,其中包括许多妇女。他们通过因特网和邮件传递信息,有计划、有组织地制造系列恐怖事件。乌境外的一些恐怖组织则向他们提供制造爆炸装置的技术和资金,其目标是建立泛伊斯兰的“哈里发”国家。
  今年3月29日,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中心一家“儿童世界”商店门口发生自杀性爆炸事件,至少造成19人死亡、26人受伤。第二天,20名非法武装分子在塔什干市郊被围困后拒捕,随后引爆了身上的爆炸装置自杀身亡,当场有三名警察被炸死、五名警察受伤。7月30日,当乌兹别克斯坦司法部门即将对15名恐怖嫌疑犯进行审讯时,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美国大使馆、以色列大使馆、乌兹别克斯坦总检察长办公室同时发生爆炸,造成数十人伤亡。后来的调查证明,正是“伊斯兰解放党”和早已被列入恐怖组织名单的“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制造了这两起爆炸事件,这两个组织也分别宣布对那几起自杀性爆炸事件负责。令人不安的是,警方调查结果显示,3月29日塔什干爆炸事件是一起由人体炸弹引起的恐怖袭击事件,在爆炸中心点附近警方找到了一具被认为是袭击者的女性尸体。3月30日发生的事件也属于自杀性爆炸。需要指山,尽管在俄罗斯已多次发生人体炸弹事件,但这是源于中东的自杀性恐怖活动首次在中亚地区出现。在塔什干同时发生的三次爆炸都是自杀性袭击,而袭击以色列使馆更与中东巴以冲突加剧直接有关。在南亚和东南亚,许多恐怖组织也与中东的恐怖组织,特别是“基地”组织有密切联系。如“穆斯林祈祷团”、“大马圣战组织”、“阿布萨耶夫组织”等都与中东的“同行”配合默契,形成跨国恐怖行动网络,其活动范围从摩洛哥一直延伸到印尼和菲律宾,甚至到澳大利亚,并渗入美围和欧洲。印尼警方认为,9月9日发生的攻击澳大利亚驻印尼使馆事件也是一次自杀性袭击,如果真是这样,这可能是源于中东的自杀性袭击首次在东南亚地区出现。
  
  铲除毒瘤需综合治理
  
  面对中东-中亚-南亚-东南亚“恐怖高危”弧形地带这一严峻现实,国际社会、特别是这一地带的相关国家只有进一步加强跨国合作,除恶务尽,将反恐斗争进行到底。同时,有一点也已成为大家共识:单凭军事手段无法根除恐怖主义,因为恐怖主义的根源在于一些冲突热点长期得不到公正解决,以及发展差距和贫富鸿沟的不断扩大,这在“恐怖高危”弧形地带表现更为突出。因此,只有标本兼治,实行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诸方面综合治理,才能消除这个“恐怖高危”弧形地带,最终铲除恐怖主义毒瘤,促进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事业。


【相关论文推荐】
  • 中东-中亚-南亚-东南亚“恐怖高危”弧形地带
  • 云投集团从东南亚迈向中东
  • 东南亚恐怖之王为何被释放了?
  • 行走东南亚
  • 东南亚主食
  • “东南亚厉鬼”
  • 寻找东南亚
  • 逐鹿东南亚
  • 博弈东南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