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政治论文 首页
广东试水“大数据战略”

  叫醒中国,超越中国模式——“大数据”将是下一个社会发展阶段的石油和金矿。这就是广东试水“大数据战略”的示范意义所在。
  11月,一份由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广东省实施大数据战略工作方案》将报送给省政府。据透露,广东准备在财政、环保、招投标等领域率先开展数据公开试点,通过互联网等形式开放数据。
  此举无疑在全国“吃了个大螃蟹”。那么,为什么广东占得先机?何谓大数据战略?又是从哪里率先突围?
  为什么是广东
  今年10月,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到广东省财政厅视察,推荐了美籍华人涂子沛《大数据:正在到来的数据革命》一书,并希望广大财政干部能进一步提高财政大数据战略意识。
  汪洋指出,大数据是世界下一个创新、竞争和生产力提高的前沿,是政府工作一个新的战略制高点;希望财政系统干部更加注重数据的收集、分析和使用,坚持用数据说话、用数据改进管理、用数据推动创新,提高工作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不断提高财政收入、改进财政支出、提升财政工作水平,使政府运行更有效率、决策更为科学。
  徐子沛提到,大数据浪潮,汹涌来袭,与互联网的发明一样,这绝不仅仅是信息技术领域的革命,更是在全球范围启动透明政府、加速企业创新、引领社会变革的利器。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有言,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创造未来。而“大数据战略”,则是当下领航全球的先机。
  大数据,这一世界大潮的来龙去脉如何?数据技术变革,何以能推动政府信息公开、透明和社会公正?何以促发行政管理和商业管理革新,并创造无限商机?引领世界的数据帝国——美国和西欧,正在如何应对大数据时代?中国又当如何作为?
  《大数据》通过讲述美国半个多世纪信息开放、技术创新的历史,以别开生面的经典案例——奥巴马建设“前所未有的开放政府”的雄心、公共财政透明的曲折、《数据质量法》背后的隐情、全民医改法案的波澜、统一身份证的百年纠结、街头警察的创新传奇、美国矿难的悲情历史、商务智能的前世今生、数据开放运动的全球兴起,以及云计算、Facebook和推特等社交媒体、Web3.0与下一代互联网的未来图景等等,细解数据创新给公民、政府、社会带来的种种挑战和变革。
  回望中国,胡适批评“差不多先生”,黄仁宇求索“数目字管理”,作者从太平洋对面看到中美两国的差距,深知中国缺少什么、需要什么。其中《大数据》提出的“数据革命将改变政府、商业及我们的生活”等观点,引起了社会各界特别是广东地区的热烈议论。
  实际上,在美国,美国政府宣布“大数据研究和发展倡议”,推进从大量的、复杂的数据集合中获取知识和洞察的能力,这标志着大数据已经上升至美国国家战略。
  以上种种让人们意识到,在互联网和通信技术飞速发展20年后,一个属于“大数据”的时代,真的来了。
  汪洋要求广东推进大数据战略。广东省委、省政府随即启动大数据战略的研究制定工作。此举旨在顺应信息时代新趋势,把握大数据发展新机遇,抢占经济社会发展制高点,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广东。此后近一个月时间,有关部门与专家、企业、行业协会开展了一系列座谈会,研究细化广东大数据战略的实施方案。
  政府要用“大数据”说话
  什么是“大数据”?衡量数据“大”的重要标准,应是其整合的价值大小。而随着数据的海量涌现,智能化地整合运用“大数据”时代已经来临,而其核心在于不仅仅通过“大数据”引导信息技术革命,更着重建议通过“大数据”以启动透明政府建设、加速企业创新、引领社会变革。
  “简单的交通事故和治安事件,从单个来看并没有特征,但是当美国联邦政府将这些海量交通事故和治安事件重叠组合以后,马上发现两者存在明显的重叠,部分城市的某个地点,同时既是交通黑点又是治安黑点,这引发了交通警察和治安警察巡逻方式的重组。”涂子沛表示,美国政府对数据的利用还体现在政府社会投资的绩效考核上。例如,政府将防毒治毒的资金下拨到基层组织之后,基层组织开展培训工作,政府通过对吸毒人员的前后问卷回访,以确定该组织的工作成效,来分析决定来年是否还继续向某一个社会组织继续发放扶持资金。
  有人认为,政府层面数据化的工作方式有两层含义,一是借鉴其他国家利用数据的工作机制和先进经验,在政府工作中注重数据梳理,从而为下一步工作积累数据,同时亦是政绩考核的重要参考标准;二是指狭义的政务公开,诸如财政的支出、分配等细节公之于众,满足公众的知情权。
  当前广东开展的“大数据战略”,无疑具有上述两种考虑。重视数据积累,从关乎纳税人利益的财税领域,到日常生活中天气的变化情况,政府主动公布相关数据,有利于提升决策的科学水准,而从城市建设角色多样化的角度看,公开部分数据,让过去收费的数据免费化,亦能为各方参与公共决策讨论提供参考。就后者而言,无疑将直接作用于备受关注的政务公开议题。
  “大数据战略”或可成为政务公开的有力实践,鉴于其战略意义,除了当前回应民众诉求的应急之需外,还要看到它在中国社会治理的创新价值。当前中国社会正走出“人治”的痼疾,但在政府转型过程中,不仅要重视权力彼此制约,还应通过“数目字管理”来观察、论证权力运作是否合乎规范。
  “大数据战略”意在调整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封闭的内部资源向公开的社会信息转变,唯有数据得以分享,民间力量才可彰显,未来城市方能向智能城市升级。而战略能否顺利开展,甚至如涂子沛所期待的那样引领社会变革,有赖于执行者的勇气与决心。当然,正如《人民日报》在其政务公开话题的评论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只有公众广泛参与,政务公开才有不断深入的动力。”公民矢志不渝推动政务公开、数据共享,定会成为制度进步的最大动力。
  在广东省当前经济转型升级的条件下,不可避免要融入科技大浪潮中,必须抢占数据资源的高地,方能在经济调整升级中有较高起点,使得政府对经济社会的服务能力加强。
  建立大数据体系,必须要依托“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目前,科技云、教育云、医疗云、产业云、舆情管理云等纷纷诞生,大数据的应用已在不断提升这些领域的运行效率和质量,并将成为今后科学发展的趋势。   笔者认为,以上观点都非常深刻且具有前瞻性,对广东省在推进大数据战略过程中会起到重要的启发和指导意义。
  财政、环保、招投标先行
  中国社会存在数据量少、数据质量低、数据公信力差等先天不足,因此包括广东在内的政府部门,如果要在行政管理方面创新求进,首先就要破除既有的利益格局,在建设公民社会的基础上,通过信息开放,去为“大数据”时代的基础建设打好基础。例如对于财税数据的公开,以及天气数据的全面开放等,就要争取实现从局部开放、收费公开,到全面开放、免费开放的转变。只有打破既有利益,向社会开放信息,大数据时代的创造力才会在博弈下成为可能。
  近来,广东省大数据战略正在加速推进。据透露,广东省政府准备在财政、环保、招投标等领域率先开展数据公开试点,通过互联网等形式开放数据。
  政府此次推进数据开放工程,拟在财政、环保、招投标等领域率先开展数据公开试点,逐步推进,通过互联网等形式发布并开放数据。根据发达国家实践经验,财政数据是最适合开放的政府数据之一。
  在财税系统,广东省在大数据战略实施前已经有较好的基础条件。2009年,广东地税依托大数据平台,在全国率先探索以“以信息共享为基础,以分类管理为核心,以征管流程为导向,优化服务,强化评估”为主要内容的税源专业化管理新模式,实现了税源管理方式的创新。突破单一属地管理,初步形成重点税源集约化、一般税源标准化、零散税源社会化的分类管理新模式。在此基础上,重点税源突破行政区域限制进行集中式管理。目前,该模式正在全国推广。
  过去,不同政府部门拥有自己的信息系统,但很多数据相互隔离,老死不相往来,形成了一个个信息孤岛。大数据的一大应用就是要实现数据信息共享,最大限度地发挥数据的功效,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2010年,广东地税借助大数据平台,积极推进第三方涉税信息共享,推动省政府出台《广东省涉税信息交换与共享规定(试行)》,明确28个部门交换共享涉税信息的内容和方式,截至2012年10月,共与24个部门联合发文贯彻《规定》,全省有21个市(区)出台相关实施办法。涉税信息的跨部门共享,突破了以往的单兵经验管理模式。
  广东省财政厅厅长曾志权表示,该厅将继续在财政信息公开方面率先推进改革,加大开放力度,尝试率先公开部分专项资金安排、使用等方面的情况。广东省大数据战略还强调要建立政府和社会互动的大数据形成机制,通过政府数据公开共享引导经济社会在运行过程中主动收集和开发利用数据,同时又能通过大数据应用提升政府管理服务水平。
  不仅财政、环保、招投标领域是最适宜公开的数据,而且这三个领域的数据在现状条件下也是较为完整和成熟的,最重要的是这三个领域数据的公布将给政府管理和经济发展等领域带来非常大的效益。
  广东省开展的大数据战略,既是加快广东社会转型升级的选择,也是一项具有超强前瞻性的工作,这种大胆探索的实践必将为广东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经济结构战略化调整和全面提升开放型经济水平注入强劲动力,同时也为地方政府加大改革创新,更好地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为公众谋福祉提供强大的正能量。
  (作者单位: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


【相关论文推荐】
  • UCloud,试水大数据
  • 上烟物流“大数据”试水
  • 借力大数据,试水C2B
  • 银行试水大数据时代 刘天白
  • 广东:力推交通大数据
  • 微力下的「威力」联合利华试水大数据营销
  • 广东推进政务大数据发展
  • 广东试水养老金入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