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政治论文 首页
中国古代礼制艺术

  摘要:中国古代礼制艺术将青铜器定义为一个时代。礼学成为那个时代的主导,它成就了青铜器的“成因”,缔造了青铜器的“功能”;不仅如此它还主导和促进了青铜器的“演变”。在具有诸多因素的同时,青铜器也随之产生了相应的“纹饰”。
  关键词:成因;功能;演变;纹饰
  青铜,古称金或吉金,是红铜与其它化学元素(锡、镍、铅、磷等)的合金。史学上所称的“青铜时代”是指大量使用青铜工具及青铜礼器的时期。保守的估计,这一时期主要从夏商周直至秦汉,时间跨度约为两千年左右,这也是青铜器从发展、成熟乃至鼎盛的辉煌期。由于青铜器以其独特的器形、精美的纹饰、典雅的铭文向人们揭示了先秦时期的铸造工艺,文化水平和历史源流,因此被史学家们称为“一部活生生的史书”。中国的古文明悠久而又深远,青铜器则是其缩影与再现。
  一、青铜器的礼学成因
  中国古代青铜器与其他古文明的青铜器相比,有着明显的特殊性。其区别于其他古文明青铜器的一个最为显著的特征是:更多地不是以工具的形式出现并用于社会物质生产领域,而是用以制造青铜礼器而在当时社会精神文明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一,青铜器作为新兴的高端技术产品,必为当时全社会尤其社会上层的普遍新奇和珍视。青铜器伴随着早期国家的确立而出现,自然就成为王权的象征。传说夏鼎历商而周,每当王朝改易,鼎便移于新主。
  第二,同陶器一样,青铜器是人类采取物质文化的制造手段生产出来的,因此可以随意赋形,根据人们特定的功用需求制成一定形状样式,这与玉石等天然产物有所不同。
  第三,取决于青铜器本身的基本特性或功用性质。 “三牲鱼腊,四海九州之美味,笾豆之荐,四时之和气也,内金,示和也。束帛加璧,尊德也;龟为前列,先知也;金次之,见情也。”当然,青铜器之所以被历史性地选择为重要礼器,最终还是在于“礼”,在于礼的特质及其规定性。礼生于分别,成之文明,礼是中国文明形成的重要标志。
  古(吉)礼分两大系统,即以天地为主要礼拜对象的天道自然系统和以氏族先王为礼拜对象的人道祖先系统。由礼拜对象及其行礼方式的不同导致所使用的礼器的不同,天道系统的礼器,即沟通天人的媒介主要是玉、帛及少量所谓“牲�弧薄H说老低车睦衿髟蛑饕�是牺牲、酒醴、黍稷及其特定盛具。青铜器便是人道之礼中担当最为固定、显赫而重要之角色的礼器。而由于青铜器之铸造需要相对大规模的社会协作,且材质新奇,工艺要求高、造型卓硕、纹饰更具内涵,又不像其他礼器那样具有明显的消耗性,因此便顺理成章地成为礼器系统中最显要的构成。其中居牺牲之盛首位的鼎则尤其突出和显赫,于是理所当然地受到更特别的关注,进而被赋予了更多和更特殊的意义,其地位自然日益提升而最终成为所谓国家之重器。这一点也正印证了礼的基本发展规律和根本属性,即“礼者,人之所履也”,“人道之极也。”
  二、青铜器的礼学功能
  功能决定类别。分类研究是考古学研究的基础环节,也是古代文物研究的基础环节,而此研究又当建立在对研究对象社会历史功能的把握的基础上,否则任何形式的分类的意义终将大打折扣。
  基于对青铜器特定的社会功能的认识,我们把中国古代青铜器分为如下五大类。
  (一)礼盛
  礼盛即古代文献所专称之“器”或所谓“宗庙之器”、“祭器”、“庸器”、“宗彝”。可以“尊彝”概称之。以其实物之不同分为四小类:“1.牺牲之盛,即鼎、豆、鬲之属;2.黍稷之盛,即簋、�、敦之属;3.酒醴之盛,即爵、�小Ⅴ�、�之属;4.盥沐之盛,即典礼时参祭者盥沐洁身以示虔诚之所用盘、�B、监之属。”
  (二)乐器
  乐器即典礼时所用以迎神,以隆其盛,以营造和谐之气氛者,亦即文献所谓所以“见情”者,包括钟、铙、铎、钲等。
  (三)仪仗器
  仪仗器即典礼时参祭者和侍卫者所执或所乘,包括�X、戚、矛、戈之类以及车马器。
  (四)明器
  明器即文献或谓“鬼器”,乃墓葬之特殊随葬用器,或曰“遣器”是有道理的。宽而言之,实亦可谓之礼器,人之送终之葬器也。
  (五)用器
  用器即文献中所谓“燕器”或“养器”,周代青铜器中有自铭“器”者亦或指此类。此类器之青铜配料或与青铜礼器有所不同,有的则未必是青铜制品。当然此类还包括少数工具等。
  三、纹饰礼学
  青铜器纹饰和铭文的研究是青铜器研究的重要方面。其意义除可作为分期断代的依据之外,更重要的当在于其本身所具有的社会文化意义。
  中国古代青铜器动物象形类花纹主要有龙、鸟、蚕、蝉、龟、鱼、象、虎以及个别鹿、兔,而龟、鱼、象、虎、鹿、兔等均在西周以后先后失传。龙(蚕)鸟(凤)和蝉则是贯穿始终的主体花纹。因此中国青铜器花纹的社会文化意义至为明确:“龙,水物也”,“水以龙”,“蚕为龙精”;“凤者风也”,“鸟者,卵之母也”;而蝉则“潜蜕弃秽,饮露恒鲜”。露者,酒醴也。
  青铜器铭文“乃铭书于王之大常”者,宗庙之器,即彝器,庸器乃大常之要器。《左传・襄公十九年》:“铭其先祖功烈以示子孙,明明德而惩无礼。”“铭者,论言巽其先祖之德善,功烈……列于天下而酌之祭器,自成其名,以祀其先祖者也。”
  四、结语
  礼制艺术最重要的特点是:每当中国古代有一种新的材料或新技术出现,它总是毫不例外地被吸收到礼器传统中来,并成为其专有的“财富”。中国古代极度发达的青铜艺术最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社会学中“青铜时代”这一概念一般指人类早期历史上广泛制造和使用青铜工具的时代,但在中国,礼制艺术却将青铜器定义为一个时代;这是因为青铜器和其它礼仪用器在这个时代成为这一时代传统最主要的代表。
  【参考文献】
  [1]巫鸿.礼仪中的美术――巫鸿中国古代美术史文编[M].郑岩等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出版,2005.
  [2]郑岩.中国表情――文物所见古代中国人的风貌[M].成都:四川出版集团出版,2004.
  [3]华梅要彬.中国工艺美术史[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5.
  [4]薄松年.中国美术史教程[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2000.
  作者简介:刘涛(1982.07―),男,汉族,山东鄄城人,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文化遗产专业在职研究生。现为四川美术学院美术馆馆员(文博)。研究方向:展览策划、艺术管理、文化遗产及美术理论研究。
  陈丽宇(1985.05―),女,汉族,四川省泸县人。硕士研究生,重庆航天职业技术学院艺术系人物形象设计教研室主任、教师。研究方向:服装设计、人物形象设计及设计理论研究。


【相关论文推荐】
  • 浅谈中国古代礼制建筑
  • 浅谈中国古代礼制对“门”的影响
  • 中国古代假发艺术研究
  • 中国古代陶瓷艺术
  • 浅析中国古代音乐艺术
  • 探秘中国古代龙艺术
  • 中国古代建筑艺术
  • 中国古代瓷器艺术
  • 浅谈中国古代服饰文化观念中礼制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