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政治论文 首页
论对话的内涵、特征及原则

  【摘要】对话既是一般意义上的语言交流和思想沟通,也是一种观念或理念,更是人的交往方式和存在方式;是一种关联“我”与“你”之心灵、情感、人生意义及生命价值的活动,集主体间性、阐释性、反思性于一体。对话应坚持平等性原则、开放性原则、艺术性原则及生成性原则。
  【关键词】对话;对话内涵;对话特征;对话原则
  【作者简介】蒋平,百色学院政治与法律系副教授,博士,广西 百色 533000
  【中图分类号】G4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2728(2014)02-0117-04
  在人类历史演进中,人们始终在日常生活中进行着对话,在头脑中思考着对话,并从不同的视角来理解和认识对话。近现代以来,西方哲学经历了“语言学转向”。对话日益成为一个重要的理论与实践问题。马丁・布伯、戴维・伯姆、巴赫金、哈贝马斯、加达默尔等思想家分别从各自的角度深刻地阐述了对话的内涵,积极践行对话。追溯对话发展的理论渊源,有利于窥视对话的本质,认识对话的基本理念、观点和方法。
  一、对话的内涵
  近现代以来,马丁・布伯、戴维・伯姆、巴赫金、哈贝马斯以及加达默尔等学者阐述了自己的对话观念和理论视点。
  马丁・布伯在《人与人》中提出基于“我-你”关系的“真正的对话”。他把对话分为三种:真正的对话、技术性的对话、装扮成对话的独白。“我-你”关系中的对话是真正的对话。布伯把“我-你”关系描述为一种和谐的相遇,在“我-你”关系中,“你”告谓“我”。“我”则对“你”的告谓作出回答,建立起对话关系。第二种是单纯由客观理解需要所激起的技术性的对话。真正的对话在这里被隐晦地藏匿在各种形式的灰暗角落,对话者必须从对方大量话语信息中挖掘隐藏着的意义。第三种是装扮成对话的独白。相遇的两个人或者更多人并未建立关系,仅仅以对话的外在形式曲折、迂回地与自己进行对话。“我”从未呈现,“你”也从未到来。其中,“我-你”关系的对话代表着人类精神的持续性。
  戴维・伯姆为了应对技术理性统治下的人类沟通问题,从隐藏在对话背后的思维着手,提出了广受推崇和应用的“伯姆对话”理论。他从“对话”的词源分析开始:“对话”(Dialogue)源于希腊词“Dialogos”。“Dia”在这里代表着“穿越”(Through),“Logos”的意思是“词”。代表着“意义”。那么。“对话”即是意义在人们之间的穿越和流动,并因此存群体间萌生新的“理解和共识”,生成某种“共享的意义”。对话者以一种“共享思维”的方式去克服“分裂性思维”和“思维假定”的不足,进而得到整体的“共享的意义”。在分享与参与的对话中,人类能拓展自身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巴赫金在对文化话语的研究中提出了“超语言学”对话理论。在巴赫金看来,对话是语言的本质,是人类最基本的相互关系。他发现对话具有复调性或多声部。“复调的实质恰恰在于:不同声音在这里仍保持各自的独立,作为独立的声音结合在一个统一体中……复调结构的艺术意志,在于把众多意志结合起来,在于形成事件。”这意味着对话双方的独立性、自由性、差异性。对话还具有“狂欢化”的品质。狂欢能使人打破禁锢返回到真实的生命。“狂欢化提供了可能性,使人们可以建立一种大型对话的开放结构,使人们能把人与人在社会上的相互作用,转移到精神和理智的高级领域中去……”这有利于打破日常法令、禁令、规矩所形成的体制和秩序基础上的不平等,消融了人与人、人与世界之间的距离、阻隔,彼此之间可以毫无顾忌地亲昵接触。
  哈贝马斯为解决资本主义世界中日益严重的危机和弊病,将哲学反思引入社会分析中以探讨资本主义世界中的各类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提出以“交往行为理论”为核心内容的方案。在交往行为理论中,交往的本质是人们以语言为媒介进行全面沟通和对话而达到相互理解和取得共识的活动。他说:“使交往理性成为可能的,是把诸多互动连成一体、为生活形式赋予结构的语言媒介。”哈贝马斯还提出了“规范的正当性”问题,强调对话的规范化、正式化和秩序化。他倡导用对话沟通“客观世界”、“社会世界”与“主观世界”。在他看来,人类社会可以在对话中建立有效的语言情景,重建交往理性,从而解决人类社会的一切问题,达到人性解放的目的。
  加达默尔提出了具有辩证法意识的理解对话。加达默尔认为一切理解和解释都必须通过对话发生。理解总是一种对话的形式:主体与客体、自我与他人、历史与现实之间在保持张力基础上实现“共时性”和“历时性”的对话和交流,从而产生新的“效果历史”。对话由对话参与者共同决定,只有对话双方彼此从自身的历史性出发,又承认对方并使自己向对方开放,对话才能真正开始。“谈话是相互了解并取得一致意见的过程。因此,在每一场真正的谈话中,我们都要考虑到对方,让他的观点真正发挥作用,并把自己置身于他的观点中……理解为这样的个性。”这意味着对话双方的同时在场与积极参与,任何一方都不能以观察者的身份置身事外。
  可见,每个学者根据自己的人生体验,从自己所关心的问题领域出发,会形成关于对话的不同认识与观点。但每个学者都自觉或不自觉地肯定和强调:对话不是独自,乃是一种关联“我”与“你”之心灵、情感及人生意义的交往。“问题不是我们做什么。也不是我们应当做什么,而是什么东西超越我们的愿望和行动与我们一起发生。”对话强调人生相遇和生命交流,追求在人与人、人与他者及人与自我之间建立起一种平等、开放和自由的关系。“真正决定一种交谈是否是对话的,是一种民主的意识,是一种致力于相互理解、相互合作、相互共生和共存,致力于和睦相处和共同创造的精神的意识,而这就是‘对话意识’。”它既可以是一般意义上的语言交流和思想沟通,也可以作为一种观念或理念,还可以作为人的交往方式和存在方式。“基本来说,从狭义的角度讲,对话是人们的一种特定的交流和沟通方式……而从广义的角度讲,对话更涉及到人类存在的基本哲学命题,涉及到人类的历史与文明。”一般意义上的对话,是指人们使用言语的或非言语的语言进行思想、情感的信息交流与沟通。作为观念或理念的对话,是“我”从本体的真实感受出发,将“你”视为与“我”一样的主体,主动与“你”进行互动、交流与合作,真诚地相互敞开心灵。让思想情感进行激荡碰撞。从作为人的存在方式的角度看,对话是主体基于自身历史性,围绕关涉人的存在、人生价值与生命意义的问题相互交流与沟通,达到视域融合,形成共识,不断自我生成的活动。但不管是哪种意义上的对话,从过程上看,它都是“我”倾听“你”的诉说,对接收到的意义信息进行分析、思考、价值选择,最后对你进行应答的过程。   二、对话的特征
  对话集主体间性、阐释性、反思性于一体,是主体间性对话、阐释性对话与反思性对话的辩证统一。首先,对话具有主体间性。对话的先决条件是“我”与“你(另外一个我)”的主体间交往关系,即只有“我”与“你”发生真正的交往关系,才能对话。“‘你’与我相遇,我步入与‘你’的直接关系里。所以,关系既是被择者又是选择者,既是施动者又是受动者……凡真实的人生皆是相遇。”“我”在交往中通过言语行为与客观世界、社会世界和主观世界建立起意义的关联,表达出世界中客观存在的事物和事件,呈现出自我的世界经验和主观世界,并与“你”建立关系。对话者“为了共同的合理信念而确立起了客观世界的同一性及其生活语境的主体间性”。这使人将自身的精神活动、自身的行为与自然界、他人、社会和谐地联结起来,而置身于一种主体间性的生活世界之中。在对话中,“我”转向“你”,以“我”的身体和灵魂转向“你”,靠近“你”,聆听“你”,问答“你”;而“你”同样待我。“我”和“你”基于自身的历史性进行意见交换,相互敞开自己的视域,“我们”的真实的生命在对话中交融,在彼此的交互性之内进行理解。进而实现视域融合,达到新的效果历史(共识)。
  其次,对话具有阐释性。从对话的过程看,无论采取何种对话形式,“我”与“你”对话所交流的内容一开始只是信息。“对对话者来说。大家之间所交流的内容,在发言者看来是他所拥有的知识和观念,而在旁听者看来则只是信息。”对话者接收到信息之后,不是被动地接受对方的观点,而是从自己的人生体验与生活经验出发对所接收到的信息进行分析、加工和价值取舍,以自己的模式进行阐释,然后才形成有意义的观念和想法。也即是“我”基于自身建构对“你”的理解,包含着我对“你”所陈述的意义的开显,甚至重写。每一个对话者主动参与意义的建构过程,以自身的人生体验与生活经验参与到“你”的世界中,进而“我们”携手参与到意义事件中去,共享对生活世界的经验。当意义从“你”那里流动到“我”这里,被“我”理解和认识,即是意义被重新建构的过程。这乃是一种生成性和创造性的行为。正是由于这种阐释过程。对话才具有开放性和无限可能性。而对话之所以始终强调意义的生成性和创造性,正在于保证和要求对话者参与对话,将其所具有的特殊历史性纳入对话的解释学循环过程之中。
  最后,对话具有反思性。加达默尔指出:“作为解释学的一项任务,理解一开始就是包括了一种反思因素。”对话者在对历史文本反思的经验中达到理解。对话者围绕关涉人的存在、人生价值与生命意义的问题进人倾听、思考与应答的辩证过程。“我”倾听“你”的说话,思考其中的意义,给予应答:“你”同样如此,进而达到意见一致和共识,生成新的意义。在这个意义上,反思处于主体的自身传统的生命关系之内,“我一你关系不是一种直接关系,而是一种反思关系”。反思性对话包含两个相互关联的结构模式:第一个模式体现在对话者“我”与“我”之外的世界的对话过程中。第二个模式体现在对话者的不同人格意识部分的对话中。当对话者对自身之外的世界进行反思的时候――这种反思伴随在主体间性对话的过程中,他既是在理解世界,又是在理解自身――“我”只有在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的时候,才能去认识和了解世界。在反思中,对话者理解了自我,并在自我的理解中解释了世界。如此,人的内部世界与外部世界建立紧密的联结,意义畅流其间。对话者在历史性的反思中理解自己的生活境遇、理解自己与世界的关系、理解他人。
  三、对话的原则
  对话的进行、延续与发展,不是自然而然、自动完成的过程。对具有不同历史性的对话者而言,他们从相遇到开展一场真正的对话,必须坚持一些基本的原则,主要有平等性原则、开放性原则、艺术性原则和生成性原则。
  首先,平等性原则。正如马丁・布伯所强调的那样,真正的对话乃是“我”与“你”之间的平等对话。“没有平等,就成了教训和被教训、灌输和被灌输,就好像水遇到了油,谈不上对话和交流,也撞不出美丽的火花。”对话要求对话者彼此视为平等的伙伴,以平等的身份建立开放性的合作关系。平等是对独白的否定。“独白原则最大限度地否认在自身之外还存在着他人的平等以及平等且有回应的意识,还存在着另一个平等的我(或你)。”在独白中,“我”自说自话,不期待他人的回答,或对他人的回答置若罔闻。平等还意味着对话者处于积极的、自由的参与状态,保持自己的个性、自己的声音。每个对话者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思想、情感、意识,有独自的个性,既不能在对话中盲从他人,迷失自我。也不会强加自己的意见于他人。这既可以避免对话者丧失自身的独立性,又强调其以主体的姿态参与对话,积极发挥自身主体性。正因为每个对话者都保留自己的独立性,坚持自己的原则,对话才能实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其次,开放性原则。对话需要一种完全开放的氛围,对话者、对话的问题、对话的意义不能固守于即定的内容和模式,都是自由和开放的。“对活过程本身是一门开放性的模糊艺术”,永远处于动态的发展之中,没有终结。对话意味“我”向“你”开放,“你”因而能够走进“我”的心灵;对话也意味“你”向“我”开放,“我”能够进入你的视域。对话者彼此敞开、互不设防、共同参与,以信任的态度向他人敞开自己的心扉。以信任的态度聆听他人的说话,听取他人的意见,共同思考和分享意义。对话者围绕共同关心的事件,针对关涉人的存在、生命意义与价值的“问题”,认真思考,积极发表意见和看法。在经过长期循环式的和递归式的对话之后,对话者彼此之间诞生出的真正信任和坦诚,都不再固守自己的立场和观点,而是共同合作,求同存异。当每个对话者真诚地与他人分享意义,意义便能自由流淌于人们之间。对话者在相互开放中彼此体验生命。达到视域融合,实现意义的流动,生成新的共享意义。
  再次,艺术性原则。巴赫金发现对话的“狂欢化”本质时指出,狂欢化促使人们建立一种大型对话的开放结构,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狂欢化提供了可能性,使人们可以建立一种大型对话的开放结构,使人们能把人与人在社会上的相互作用,转移到精神和理智的高级领域中去……”加达默尔也将对话与游戏关联起来,认为真正的对话就是一种游戏过程。进行对话就是在做语言游戏。这表明,对话是一门艺术。它要求对话者在自由的、生动活泼的、审美的游戏中去对话。事实上,人们在对话中“会经历挫折、厌倦、枯燥、无聊、激动与焦灼,周而复始,无休无止”。如果对话的过程单调乏味,或使人焦躁、压抑,对话者就不愿进入对话甚至退出对话。对话者应以对话的精神与他人、与他者及与自身建立平等、民主的交往关系,要使用艺术性的语言将社会生活中的真、善、美表达出来,将意义事件呈现出来,使“我”与“你”不自觉地进行到对话游戏中。
  最后,生成性原则。生成性体现了对话的旨趣。对话真正关注的不是形式上的沟通和交流,不是简单地将自己的观点传递给他人而得到理解和认同,而是意义的流动、共享和创造。对话是一种创造性的活动,是思维的共生共荣,是情感的激越碰撞,是灵魂的自由之舞。在对话中,对话者积极主动地走近对方,相互关爱,聆听对方,应答对方,原本陌生、偶然相遇的人们发生密切的关系,培育和发展彼此之间的友谊,形成和谐共生的伙伴关系。意义在对话者之间自由地流动、激越、碰撞,形成让所有人共同拥有、共同赞成的新意义。人类的生活是一种未完成的对话过程,对话便永远处于一种未完成的社会历史状态之中。“只要人活着,他生活的意义就在于他还没有完成。还没说出自己最终的见解。”对话促使对话者对世界、对社会、对他人、对自身进行反思,深入到意识和灵魂深处。探索生命的本质和人生意义,寻找解决种种问题、矛盾的解决途径,不断解放思维,重塑价值,建构与世界、与社会、与他人、与自身的和谐关系。这样。对话者便进入一种开放性的成长过程。


【相关论文推荐】
  • 论和弦的结构原则及特征
  • 诗歌的美学特征及翻译原则
  • 破产债权的特征及认定原则
  • 论商法的基本原则及特征
  • 论外贸函电的文体特征及写作“C”原则
  • 浅谈销售语言的特征及运用原则
  • 记者职务权利的特征及把握原则
  • 英语广告语的语言特征及翻译原则
  • 论初中数学变式教学的内涵及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