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政治论文 首页
四川乐山 复性书院

  入学仪式
  马一浮斋庄盛服,立乌尤寺旷怡亭的讲舍前正中,讲友、都讲及诸执事分立左右。
  学生在后依序而立。由引赞王静伯唱先行谒圣礼,师生向先师位北面三礼,梵香读祝复三礼,
  谒圣礼毕。次行相见礼。礼毕,主讲马一浮开示。
  复性书院设在四川省乐山县乌尤山的乌尤寺,风景绝佳。复性即复明仁义道德的善的本性。复性书院以讲明经术,注重义理,欲使学者知类通达,深造自得,养成刚大贞固之才为主旨。
  1939年,国学大师马一浮先生受聘为复性书院主讲,总持讲学事宜。书院是社会性学术团体,筹委会、董事会、基金保管委员会均由赞成书院宗旨的社会贤达和知名人士组成,如陈布雷、屈映光、梁漱溟、谢无量、赵熙、熊十力、寿毅成、沈尹默、贺昌群、梅迪生、沈敬仲等。
  马一浮认为,书院宗旨在学道,而非为了谋食,如果预设出路以为号召,则来学者已“志趣卑陋”“西洋之有学位,亦同于中国旧时之举贡,何足为贵。昔之翰林,今之博士,车载斗量,何益于人?”
  古典式书院,需要山明水秀之地。1939年6月,马一浮由重庆前往乐山考察选址,一眼就相中了乌尤寺。乌尤山古称青衣山,位于川西南的岷江、大渡河(古称沫水)、青衣江(古称若水)三江汇合处,与古城乐山隔江相望。据《史记》《汉书》记载,乌尤山原与凌云山相连,秦蜀郡太守李冰治理沫水,开凿江道,使凌云山与乌尤山分开,使之成为水中孤岛,也称之为青衣别岛。乌尤寺坐落在乌尤山顶,为唐代高僧惠净法师所建。当日,马一浮与叶圣陶、贺昌群等人同游乌尤寺。山水明丽,斯文在兹,正契合马一浮心愿。他喜不能禁,在尔雅台旁的旷怡亭赋诗一首:流转知何世,江山尚此亭。登临皆旷士,丧乱有遗经。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长空送鸟印,留幻与人灵。复性书院随即租下乌尤寺,借僧寮20余间作师生住房,以寺内旷怡亭为讲习之所。
  书院“监院”负责具体事务。内部设办事、讲习、编纂三处。书院设主讲、讲友、都讲。被聘为讲座的有赵熙、谢无量、叶左文、梁漱溟、张真如、黄离明等,住院讲座有熊十力,讲友有贺昌群、沈敬仲,通信讲友有龙松生,都讲有乌以风、张立民、刘公纯、王星贤等。
  书院课程分为通治、别治二门。前者共同修习,以《孝经》《论语》为一类,诸子附之。后者相当于选修,以《尚书》《周礼》《仪礼》《礼记》为一类,名法墨三家附之。《易》《春秋》又一类,道家附之。
  书院确立了“主敬”“穷理”“博文”“笃行”四条学规,还规定来学者须遵守三戒。
  即:不求仕宦;不营货利;不起斗诤。
  学生分肄业生和参学人:肄业生需先送文字请求甄别,文字合格方准入院。书院津贴膏火,每年课试两次;参学人只要赞同书院宗旨、有志于学、经主讲许可就行,书院不津贴膏火,课试听其自便。
  学生人数本欲尽量多取,简章发出后,慕名求学者有数百人。马一浮按寄来文章逐一甄别,最后只录取了近30人,加上参学人亦不足40人。这大大低于马一浮最初的估计。书院从1939年9月开始讲学,举行了简单而又隆重的仪式。
  马一浮的开讲词为《开讲日示诸生》。他就抗战时期设立书院讲学之旨趣,阐明时势常变因应之理。
  他讲到,外敌侵扰、社会动荡、人心堕落与春秋时代的孔子面临“礼崩乐坏”的局面一样,要挽救儒家道德和人心,挽救国家,只有通过研究儒术,讲述和弘扬儒术才能达到目的。
  此后,主讲每次开讲前,都要先写好讲稿。然后嘱人将尔雅台前的旷怡亭扫除清洁,将鲜花一束置瓶内虔诚放置讲桌上。待学人齐集,由都讲捧讲稿随待在后,俟主讲升座定位,再将讲稿双手捧持顶礼以献,后成通例。
  执教书院的先后有讲唯识论的熊十力、讲德国哲学的张真如、讲儒道名墨杂家诸子的黄离明,及讲儒家思想与中国传统政治的钱穆。书院教学以自由讲习与悉心体究为主,授课仅每周讲习一个上午,另外四个半天安排学生向主讲自由请益,请益者预告典学,由典学具体安排进谒请益时间,一般每半天安排3人。请益时由学生自由提问,主讲作引导式的回答。其余时间各人自习,写读书札记。札记每半月呈阅一次,由主讲阅批。每半年举行一次课试。
  当局资助办书院决不是让马一浮自由讲学,远离政治。而是冀望“天下英雄竟入吾彀中”。政府为把书院置于“官办”地位,从多方面加以干预控制。规定基金保管委员要由教育部委派,董事长由行政院长委派;还提出开讲式要请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光临;后来甚至要马一浮为孔祥熙、何应钦等写寿辞……这无异于给马一浮套上鞍辔成为“御用文人”。对讲学内容的掌控则更加严厉,蒋介石侍从室和蓝衣社直接派人以院外参学人名义到书院听讲。 身陷窘境,马一浮萌生罢讲之念。
  对办书院他们各存其志。熊十力勉强前来,但对接待安排及住宿环境颇有微词。一次,日寇掌握错误情报,认为蒋介石当时在乐山,于是对乐山狂轰滥炸。战火之中,死生只在一瞬。熊十力住所着火,左脚受伤,更增加了焦虑不祥之感,遂对风水之说更深信不疑,决定立即离开书院。这对马一浮好比釜底抽薪。
  当时日寇欲亡中国,乐山惨遭空袭,全国一致抗日。而书院却要求成天“主敬”“复性”,与全民族的救亡气氛格格不入。再说,读圣贤之书也尚存成家立业之虞。生性高傲的马一浮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
  及至1941年夏天,书院编《尔雅台答问》时,矛盾发展到极致。马一浮于当年暑期起开始罢讲。他在给张立民、王星贤的信中说:“……及二十九年教部欲审核教材,仆始有去志。三十年学生反对刻《答问》,此为罢讲求去之主因。”
  书院从1939年9月15日开始讲学,到1941年5月25日停止讲学,前后共一年零八个月。
  马一浮先后讲了群经大义,包括《论语大义》《孝经大义》《诗教绪论》《礼教绪论》《观象卮言》《洪范约义》等六部分。
  办学之初,马一浮就提出书院“刻书与讲学并重”的办法。书院共刻有《四书纂疏》《系辞精义》《春秋胡氏传》《毛诗经筵讲义》《延年答问》《上蔡语录》《太极图说》《先圣大训》《朱子读书法》等26种38册;刻有马一浮著作《泰和宜山会语》《复性书院讲录》《避寇集》《蠲戏斋诗编年集》《尔雅台答问》《檬上杂著》等19册。
  罢讲后,马一浮仍允许好学之生继续留院,自由请益,马一浮亦时加指点。直至1946年春,马一浮才与弟子袁心粲等将书院迁往杭州西湖葛荫山庄,专以刻印经书为事,再未公开招生。
  战时中国办复性书院更是一个奇迹。复性书院是马一浮为世俗社会修建的通天之塔―――巴别塔,然而这座不合时宜的塔仅仅维持了几年便坍塌了。早在书院创办之初,人们就料到了它的结局。
  人们佩服马一浮的人格与精神,却对他的主张抱有怀疑。当年,复性书院录取学生30余人,现知下落的仅金景芳、张国铨、邓懋修、王紫金、刘天倪、杨焕升、樊镇、陈刚、陶瓠、杜道生、王凌云、徐赓陶、王景逊、张知白、王景逊、李奋、张德钧、王准等十几人。
  马门弟子中,金景芳(吉林大学教授)、吴林伯(武汉大学教授)等成了全国知名的学者,仍绵延着先师的流芳遗韵。 乌尤寺前的岷江水,不舍昼夜,已流过了六十多年的光阴。乌尤寺方丈室的门柱上,至今尚存马一浮用小篆字体题书的楹联:要使鱼龙知性命;不妨平地起波涛。


【相关论文推荐】
  • 四川举子和巴蜀书院
  • 清代四川书院的特点
  • 四川美丰:行业整合 恢复性增长
  • 四川省关工委赴乐山调研
  • 四川乐山西坝窑瓷器浅谈
  • 清末四川省会书院改制前后的两难及其变通(1896―1911)
  • 四川乐山:离退休干部“常态化”学雷锋
  • 四川乐山:峨眉山之外的古韵美景
  • 四川乐山牛人秀独门绝技:手掌心里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