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政治论文 首页
大学生高创造力倾向分析研究

  [摘 要] 高创造力倾向大学生和低创造力倾向大学生有无差异?以广州大学城九所高校的1032名高年级本科生为研究对象,对大学生的创造力倾向及在大学学习和就业信心及就业能力等方面进行了调查,数据分析表明:第一、创造力倾向高的大学生在个人努力程度上显著高于创造性倾向低的大学生,具体表现为:创造力高的大学生阅读了更多的课外书籍、参加的学术活动、社会实践及技能培训等活动显著多于创造力倾向低的学生。第二、创造力倾向高的学生在专业课程的学习中也表现更好,具体为:知识面更广、了解更多知识前沿、更专业、关注跨学科和更注重与实践结合。第三、创造力倾向高的大学生在就业信心和就业能力上显著高于创造性倾向低的大学生。
  [关键词] 创造力倾向;大学教育;大学生;就业信心;就业能力
  [中图分类号] G64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1-0037(2017)4-30-5
  Analysis and Study on the High Creativity Tendencies of University Students
  ――An Investigation based on 9 Universities in Guangzhou Higher Education Mega Center
  Wang Xiuzhi Zhu Liye
  (School of Business, Guangzhou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y, GuangZhou Guangdong 510046)
  Abstract: Is there any difference between high-creativity-tendency students and low-creativity-tendency students? The study investigated university students’ creativity tendency, university learning, employment confidence, and employability and so on, with 1032 senior undergraduates from nine universities in Guangzhou Higher Education Mega Center as research objects. Data analysis showed that: first, the students with high creativity tendency obviously made more individual efforts than the low-creativity-tendency students. Specifically, it represented as: high-creativity students read more extracurricular books, participated more academic activities, social practice and skills training, etc., than low-creativity-tendency students. Second, the high-creativity-tendency students in studying professional courses also performed better. Specifically, they had wider knowledge, knew more knowledge frontier, were more professional, and focused multi-discipline and the combination with practice more. Third, the high-creativity-tendency students had significantly higher employment confidence and employability than low- creativity-tendency students.
  Key words: creativity tendency; university education; university students; employment confidence; employability
  随着我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从高速向中高速换挡并成为新常态,资源、能源和环境的瓶颈制约日益突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也时不我待。世界经济强国都具有很强的科技创新能力,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在科技创新、产品创新、产业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等方面都具有比较大的优势。而这些都有赖于人的创造力。高等教育需要关注大学生的创造力,服务国家发展战略。
  高等教育的终极目的是培养和发展人,是基于大学生本身的特点来进行个性化培养。创造力高低不同的同学在大学教育过程中有无差异值得探讨。
  1 创造力倾向研究进展与研究设计
  创造力是创新型人才的必备素质,它包括智力和非智力两类因素,其中非智力因素又�Q人格因素,即个体的创造力倾向,它是一个人具有一定倾向性的心理特征的总和[1]。创造力倾向由冒险性、好奇心、想象力和挑战性四个方面构成。冒险性是明知有代价或失败风险而仍付诸实施的行为的倾向[2]。好奇心是人类探求新知识和新信息的内在动力(Litman & Jimerson, 2004)[3],是人类学习和发展的内在动力,是人类进行探索性和创造性活动时所具备的重要心理特征,它能够激发人的兴趣并缓解不确定感(Jirout & Klahr, 2012)[3]。想象力是人类把自身从有限的现实世界带向无限的可能世界的不竭动力,是贯穿人类精神生活一切方面的最隐秘最伟大的力量[4]。大学教育中想象力培育更多的是一种自主探究、自我发展、自我超越的能力培养[5][6]。挑战性使人能不断激发自己的斗志,把事情不断做得更好的,或对更多不同可能的探索,更多是向自己发起挑战。近十年来,国内一些学者(王立永等,2006[7];刘宣如、刘成彬,2008[8];王龙等,2012[9];高珊、曾晖,2012[10];曾晖、杨新华,2013[11]李庆丰, 胡万山,2016[12];许慧、胡沐枫,2016[13])针对我国在校大学生的创造力倾向进行了调查,本文整理结果见表1。   资料来源:本文作者根据表内提到的文献整理
  如表1所示:从调查结果来看,比较一致的观点认为:我国大学生创造力倾向总体水平一般(总得分值在105-112之间),在总得分上男女生没有表现出性别差异,在想象力子维度性别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女生的得分高于男生,不同高校之间、重点与普通高校之间没有呈现统计上的差异。至于学科、年级等方面是否存在差异以及差异化的特点和表现,上述调查得到了不一致的调研结果。虽然围绕大学生创造力倾向的研究已成为当前的热点,但是从总体上看,目前的研究仍然存在两个方面的不足:一是样本的代表性有限,除个别研究外,现有研究的样本规模大都局限在200-400之间,样本量较大的也是以某个或某类院校为调研主体;二是大多数研究都是基于调研基础上,对大学生创造力倾向状况的描述中,对于人口统计的差异结论不一致。综上所述,大学生创造力倾向在大学生的大学教育过程中有无不同表现,没有文献探讨。本研究把大学教育过程中学生的自主学习、专业课程学习和就业信心和就业能力作为研究的主要变量,探讨创造力倾向和大学教育的关系。
  2 研究工具与方法
  2.1 研究对象
  本次调查以广州大学城不同层次(重点院校和普通院校)、不同类型(综合类院校、文科院校、理工院校)的九所高校包括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华南农业大学、广东工业大学、广州大学和广东财经大学的在校本科生为对象,按配额进行了便利抽样调查。我们的调研对象限定在大三、大四的高年级在校大学生。样本构成状况参见表2。
  表3为调查中创造力倾向总分高于111分的样本,称为高水平创造力倾向组。高水平组占样本人数465,占总数1032的45%。男生占比52.9%,略高于表1中男生50.1%,“211”工程大学的占40.6%,也略高于表1中的39.7%,大四占82.4%,略高于表1中80.5%;工科类32.7%略高于表1中的29.8%。
  2.2 研究工具
  调研问卷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包括创造力倾向和大学教育中的自主学习、专业课程学习、就业信心及就业能力的调查。创造力倾向是采用威廉斯量表,该量表经台湾学者林幸台、王木荣(1994)[18]修订,在国内被广泛应用且经过验证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该量表共包括50道自陈式问题,对冒险性、好奇性、想象力与挑战性四个行为特质维度进行测量。采用3点计分的方式,其中3=完全符合,2=部分符合,1=完全不符。
  对自主学习、专业课程学习、就业信心和就业能力的测量采用7点的里克特量表法。其中7=完全符合,1=完全不符,其余介于两者之间。这四个变量根据史秋衡(2015)[19]的学生学习量表及学生访谈自主开发。自主学习主要有课外阅读、参加学术活动、参加社会实践、参加技能培训等四个方面;专业课程学习指学生在专业学习中的知识面广度、知识的前沿性、专业特色、跨学科、结合实践等方面。就业信心指学生对未来找到工作的确定性;就业能力构成包括自主学习的能力、知识面广、专业知识扎实和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等四个方面。
  第二部分是人口统计特征,包括性别、年级、学科、院校、家庭背景、父母学历、月消费、家庭常住地等信息。
  2.3 研究实施与数据收集
  调研于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实施,采用纸笔测试方式,由调研组成员分赴九所高校,在学生比较集中的课室、宿舍和企业宣讲会发放,共发放问卷1 200份,剔除无效和缺失问卷,回收有效问卷1 032份,有效回收率86%,全部数据采用SPSS19.0进行分析处理。具体调研程序如下:首先调研人员简要说明调研目的,请同学们给予支持和协助,接着调研人员对填写要求进行指导,然后被试开始填写问卷,被试先完成威廉斯创造力倾向测量及在大学中的学习相关问题,最后填写个人背景信息,整个测试总计约20分钟。在完成作答后,被试会收到一份小礼品以示感谢。
  3 结果与分析
  3.1 大学生创造力倾向基本情况分析
  调查结果显示(表4):大学生创造力倾向总体平均为109.2分,冒险性、好奇性、想象力以及挑战性的平均分分别是25.05,29.93,26.88,27.33。比照《威廉斯创造力测验手册》(台湾地区修订版)的评分说明,可以得出结论:大学生总体创造力倾向水平一般(良好区间111-132分),冒险性良好(良好区间为25-30分),好奇性一般(良好区间为30-36分),想象力较弱(良好区间为29-35分),挑战性良好(良好区间为27-32分)。本文将总创造力倾向得分在111分及以上的统称为高水平创造力,均值和标准差为119.61±6.23,低于111分的划分为低创造力倾向组,均值和标准差为100.66±7.66;高低两组的总创造力倾向差��显著(T=42.00,P<0.001),详细数据见表5。
  3.2 创造力倾向高低在自主活动上的差异
  相比中学生活,大学生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学生可以规划自己的时间、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社会活动和学术活动等等。学生在课堂之外的个人自主活动,主要有课外阅读、参加学术活动、参加社会实践、参加技能培训等四个方面。创造力倾向高低的同学在这四个方面的差异见表6。
  从表6可以看出,创造力倾向高的同学在课外阅读、参加学术活动、参加社会实践及参加技能培训等方面都显著高于创造力倾向低的同学。本研究将学生课外阅读内容分为自然科学、经济管理、历史哲学、文学艺术、时事财经、娱乐八卦、心理科学和其它八个大类,进一步分析发现读的最多的书籍是文学艺术(高低组都在57%左右),其次是经管类书籍(都在43%)左右;创造力倾向不同的两组同学在心理科学类的书籍上存在显著差异,高一组的同学中有188人会读(40.4%),低组的同学有179人会读(31.6%)。
  3.3 创造力倾向高低在专业课学习上的差异   专业学习是大学生在大学进行的一项核心任务。专业学习不仅影响大学生自身的专业素养,也影响国家的专业人才储备。在本次调研中,专业学习指学生在专业学习中的知识面广度、知识的前沿性、专业特色、跨学科、结合实践等方面。结果见表7
  数据表明,创造力倾向高的学生知识面更广、知识也更前沿、更注重专业特色、在跨学科上和结合实践方面也更优于创造力倾向低的同学。
  3.4 创造力倾向高低在就业信心和就业能力上的差异
  就业信心和就业能力是学生走向社会的必由之路,也是体现大学价值的一个方面。学生经过大学阶段,人力资本和心理资本有无增值,体现在学生的就业信心和就业能力上。本研究的调查表明创造力倾向高的同学在就业信心和就业能力等方面显著强于创造力倾向低的学生,见表8。
  本调查采用史秋衡等(2012)开发的就业能力中文测量量表,该量表来源于USEM(Understanding、Skill、Efficacy beliefs、Meta-cognition)模型,包括四个维度:学科理解力、专业技能、个人特质和元认知[20]。从表8可以看出:创造力倾向高的大学生在个人特质(包括自我意识和自我效能)方面的得分为5.52,显著高于创造力倾向低的大学生5.07。
  4 结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高创造力倾向的学生在创造力倾向总分及冒险性、挑战性、想象力和好奇心等四个方面都显著优于低创造力倾向的同学。在自主活动的安排上,创造力倾向高的学生更多的阅读,尤其对心理科学的书籍阅读更多;参加更多的学术活动、社会实践活动及技能培训活动。
  在专业课的学习上,创造力倾向高的同学在知识面广度、知识的前沿性、专业特色、跨学科、结合实践等方面优于创造力倾向低的同学。创造力倾向高的同学就业信心更高、就业能力更强。
  参考文献:
  [1] 王汉清.大学生学习成绩与创新能力相关分析[J].南京理工大学学报,2008(5):4-9.
  [2] 单雯,金盛华,张卫青,盛瑞鑫.从进化心理学视角看两性冒险行为[J].心理科学进展.2010(11):1828-1838.
  [3] Litman J A, Jimerson T L. The measurement of curiosity as a feeling of deprivation[J].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 2004(2): 147-157.
  [4] Jirout J, Klahr D. Children’s scientific curiosity: In search of an operational definition of an elusive concept[J]. Developmental Review, 2012(2):125-160.
  [5] 潘�c玉.想象力的教育危机与哲学思考(上)[J].当代教育科学,2010(15):3-6+9.
  [6] 左璜,莫雷.课程想象力:内涵及其培育[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4):45-50.
  [7] 王立永,李小平,张金秀.大学生创造性倾向特点的研究[J].高校保健医学研究与实践,2006(3):14-17.
  [8] 刘宣如,刘成彬.当前大学生创造力问题调查与对策思考[J].江西科技师范学院学报,2008(3):45-48.
  [9] 王龙,刘洪广,侯日霞,杨恒毅.大学生学习动机与创造力倾向内部因子的关系研究[J].扬州职业大学学报,2012(2):58-62.
  [10] 高珊,曾晖.大学生创造力倾向现状调查分析[J].中国电力教育.2012(10):138-139.
  [11] 曾晖,杨新华.大学生创造力倾向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J].集美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3(2).
  [12] 李庆丰,胡万山.大学生创造力倾向发展研究――基于对北京工科院校J大学的调查分析[J].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2):71-80.
  [13] 许慧,胡沐枫.工程专业学生创造力倾向调查[J].管理工程师,2016(2):66-68.
  [14] 李婷婷,付秋芳,博小兰.大学生发散性思维与创造力倾向的相关研究[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15(2):166-168.
  [15] 李新啸.高校大学生创造力的倾向调查及培养对策[J].产业与科技论坛,2011(21):120-122。
  [16] 张胤,徐宏武.基于实证的硕士研究生创造力倾向研究及其教育学诠释[J].中国高教研究,2011(5):41-44.
  [17] 傅早霞,刘明理.大学生创造力倾向特征及其与心理安全感的相关研究[J].企业家天地下半月刊(理论版),2009(10):212-213.
  [18] 林幸台,王木荣.威廉斯创造性思考活动手册[M].台湾:心理出版社,1997.
  [19] 史秋衡.大学生学习情况究竟怎样[J].中国高等教育,2015(3):68-70.
  [20] 史秋衡,文静.中国大学生的就业能力:基于学情调查的自我评价分析[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2(1):48-60.


【相关论文推荐】
  • 大学生创造力倾向现状调查分析
  • 大学生创造力倾向与心理健康相关研究
  • 参与科技创新活动的大学生创造力倾向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 大学生网络使用与创造力倾向的相关研究
  • 大学生学习动机与创造力倾向的关系研究
  • 大学生体育创造力问题研究
  • 高职学生创造力倾向调查研究
  • 试论大学生创造力及其培养策略
  • 试论高校大学生创造力的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