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经济法律论文 首页
浅谈水泥行业产能经营过剩

  【摘要】习近平同志2013年7月28日至29日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要改进考核方法手段,既看发展又看基础,既看显绩又看潜绩,把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考核内容,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当前,水泥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如何破解这道大题,笔者感想之余,书于以下论述。
  【关键词】水泥行业 产能经营
  一、前言
  工信部在2010年发布的《水泥行业准入条件》指出:对新型干法水泥熟料年产能超过人均900公斤的省份,原则上应停止核准新建扩大水泥(熟料)产能生产线项目,新建水泥熟料生产线项目必须严格按照“等量或减量淘汰”的原则执行。因此我们可以把人均熟料产能占有量0.9吨看成是一条熟料红线。截止到2012年12月底,全国新型干法熟料产能达16.12亿吨,人均熟料产能达1.19吨,产能总量出现严重过剩局面。此外,产能利用率也是衡量产能是否过剩的一项重要指标,目前(2012年底)水泥熟料产能利用率仅58%,而正常利用率为80%左右。产能过剩除了争夺地盘外,就是打价格战。现在水泥价格远远偏离了其实际价值。而导致水泥行业价格低于合理的利润价格的原因毫无疑问就是产能过剩,调产能已喊了多年,非但没有调下去,反而越调越高。水泥产能过剩当前已成解不开的“死结”,导致市场恶争。
  (1)招商冲动致越调控越过剩。为了抑制水泥等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国务院在2009年9月26日颁发了“国发〔2009〕38号”文件。尽管“38号文”中对水泥建设项目进行了严格控制,但似乎并没有控制住,其在建水泥生产线是不减反增。这个关键点就在于地方政府为了拉动本地经济仍变相核准水泥项目的投资冲动。
  (2)限贷不能解决产能过剩。国务院目前正在制定以PM2.5治理为主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其首要内容就是控制产能过剩;最近关于央行对十大产能过剩行业的限贷令消息更是沸沸扬扬,导致央行发表声明断然否定“内部禁贷令”的存在。然而问题的关键是,究竟如何避免产能过剩越控越多?作为一个投资主导性经济体,产能过剩实际就是一个经济周期的低水平轮回。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当经济出现周期性产能过剩时,市场会自发通过企业间的并购重组或者企业自身的技术创新来缓解过剩压力,政府也可能辅以产业政策帮助进行产业结构的调整。然而管控思路主导下的中国经济,产能过剩的医治多以行政手段为主。一旦出现产能过剩的声音,消化的方式主要是依靠政府的“关停并转”以及遏制金融资源向产能过剩的行业配置。然而这种产能过剩的中国式死亡之法,就如同对经济横截面的断点切割,不仅使经济面临净折损的切肤之痛,又无法在去产能中真正发挥市场的优胜劣汰功能,进而使重复建设与产能过剩周而复始。
  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唯经济增长为主要目标以及缺乏去经济金融杠杆的果敢,让“去产能过剩”犹如扬汤止沸。一旦经济增速过低,投资就开始履行保增长任务,为诸多落后产能提供了生存空间,导致经济转型始终走不出规模魔咒。因此,要真正有效地控制产能过剩,应该走出行政式去产能过剩老路,顺应市场去经济金融杠杆化诉求,隐忍经济减速之痛,才能避免过剩产能僵而不死,让真正具备创新和市场生存能力的企业存活下来。医治产能过剩绝非一日之功,淘汰过剩及落后产能固然属必须,但用力不能太猛,只能通过“温水煮青蛙”让其慢慢“死去”。加大投资绝非医治产能过剩良药,结构性的调整将会是漫长而痛苦的蜕变过程。
  (3)行业协会是政府管理的“助手”,不应成为垄断行为的“推手”。反垄断法实施5年来,工商部门共查处并结案了12起垄断协议案件,其中9起是由有关行业协会组织本行业经营者达成的垄断协议。在这12起案件中,涉及到建材行业的有3件,内容均是涉嫌组织本行业经营者从事垄断协议(行为)。当前行业协会涉及垄断协议问题比较突出,要防止行业协会成为垄断行为的“推手”和组织者。行业协会在引导和规范行业自律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行业协会行为天然具有联合行为的特点,因此往往隐含着排除、限制竞争的可能。一般来说,当行业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发生矛盾时,协会很可能偏向成员和协会的局部利益。特别是行业内一些大企业,会利用它们在协会中的主导地位,组织行业内经营者实施排除、限制竞争行为,这时协会就成了经营者进行联合和达成协议的场所。近来,“行业利益”一词频频出现,在有的行业自律与协调公约(草案)中就使用了“行业共同利益”,要求公约的成员单位必须自觉维护国家利益和行业利益。在这里,甚至把行业利益不恰当的提到了与国家利益相提并论的境地。
  从市场发展看,有的行业兴旺,有的行业衰落比比皆是。新兴行业的兴起,夕阳行业的退出也是层出不穷。从这意义上,企业的兴衰离不开行业,离不开行业协会。但行业协会维护的是企业权益,不可认为有了行业利益才有企业利益,“行业”不是法人,不是市场主体。企业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代表利益诉求、规范市场行为的代表;群众期望的,是在协会的规范下健康发展的产业。行业协会变身“垄断推手”的问题之所以屡屡出现,从本质上来讲是自身身份的错位和外部监管的缺失。
  二、化解产能过剩路在何方
  实行“一刀切”,禁止审批一切新批水泥项目,或是国家化解水泥产能过剩矛盾方案的手段之一。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以遏制水泥产能过剩问题,首先是要解决行业经营者的思想认识问题。供大于求是正常现象,只有供大于求才能形成有效竞争,才能实现优胜劣汰和产业的升级和革新。但是产能严重过剩就不行,国家就得出面,干预遏制其盲目扩张,目前的水泥行业正是处于严重过剩的阶段。国家出面干预,暂停减少新项目审批,并不是国家干预市场竞争,因为在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如果再新批项目并不能促进产业的更新升级,最后还会导致几败俱伤。其次是当地政府,地方政府批新项目的目的是为了企业发展起来能对当地财政有所贡献,但在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企业没有利润,自然交不了税,相反还破坏了环境浪费了资源。对企业来说,频繁的价格战令企业没有利润,自然也就没钱投入搞科技开发,这会影响到产业的正常升级。
  治病还得找到病因,那么,造成我国水泥产能严重过剩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在业内有识人士看来,其主要原因是落后的过剩产能长期占领着市场而不能及时退出,而政府监管又不能完全到位,盲目投资不断产生更是对产能过剩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为了有效淘汰落后产能,行业协会提出的建议是调整水泥综合资源的税收优惠政策。目前税收优惠的“惠普性’,使得落后产能也能平等享受到税收优惠政策,加大了落后产能的淘汰难度。重组也是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的一个重要手段,一些企业希望政府在金融和税收方面给予重组企业一定的扶持力度。不过目前重组成本较大。
  三、市场才能根本化解产能过剩之痛
  产能过剩问题已成为困扰水泥企业健康持续发展的难题。只有通过市场机制才能从根本上化解产能过剩之痛。这需要走好以下两步:
  (1)放松行政审批。水泥是完全竞争性的行业,应用市场机制调节供求关系。放松行政审批后,项目批文失去价值,业主就不会千方百计、不计代价取得批文,而会考虑产能过剩后,得不到投资回报而放弃新建,使企业提高管理水平、技术创新等核心竞争力,促进水泥行业健康发展。
  (2)提高行业标准。取消低等级水泥,提高水泥质量标准;大幅提高环保、安全等行业标准,运用经济手段加速淘汰低效率和落后产能。
  总得来说,高价并购、市场协同和严控审批,是产生水泥产能过剩的原因。只有运用市场机制,放松行政审批,降低批文价值,业主就会失去新建生产线的动力,产能过剩就会迎刃而解。


【相关论文推荐】
  • 云南着力解决水泥行业产能过剩
  • 水泥行业产能过剩原因分析及对策
  • 水泥行业应提倡以环保理念化解产能过剩
  • 应对产能过剩水泥行业的联合重组路
  • 重庆水泥产能过剩之谜
  • 种子行业产能严重过剩
  • 慎入产能过剩行业
  • 当前水泥行业产能过剩暨相山公司营销创新几点谈
  • 严控产能过剩 利好行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