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管理论文 首页
金融秩序重构

  评之评
  
  华尔街遭遇了1929年以来最猛烈的金融风暴,不仅意味着金融危机,更意味着一种金融发展模式的危机。一方面,比较悲观的判断是,华尔街主导的金融格局不再代表金融演进的方向。这可能颠覆十年前对亚洲金融危机的认识,结构性问题似乎是现代金融市场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另一方面,在金融体系设计上,市场主导和银行主导的争论显然仍会持续,或许银行主导型体系在今后一段时间,会成为一种至少显得更为安全的金融制度。
  更深层的问题是,本轮危机将重现1933年以后的金融体系重构,凯恩斯主义复苏和国际货币体系重新组合,将成为危机的必然结果。
  目前,金融危机仍然没有度过最糟糕时期。国际初级产品价格泡沫破裂之日,就是全球金融危机陷入谷底之时。当前仅仅是初秋的寒意,真正的严冬将在2009年-2010年到来。
  滞后的总需求下降是更为致命的打击。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经济体也不能幸免。它们无法应对境外需求下降的冲击。国内消费需求的提振仍有待时日,境外需求却会迅速萎缩,这就是中国在2009年必须面对的困境。
  金融体系的发展将出现方向性变化。随着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转型,全球金融体系的发展方向,将更加不确定。长期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转型经济体认同的加快发展直接融资的模式,将受到质疑,以银行中介为代表的间接融资体系,可望在最近五年到十年内得以维持。
  凯恩斯说过,投资者会在经济萧条和金融市场动荡条件下,具有更强的流动性偏好。持有货币或存款类金融资产,似乎是更加安全的选择。政府所能做的就是维持银行体系的安全,在极端情形下,不排斥要求某些银行只吸收存款,不发放贷款。理论上,这意味着实施100%存款准备金政策,目的在于维持金融稳定。显而易见,代价就是经济持续衰退。
  由于当前的信贷紧缩和总需求下降,无法通过市场机制迅速恢复,凯恩斯主义的兴起,将具有与上世纪30年代同样的温床。财政政策将在经济政策中扮演主要角色。政府不仅需要担当扩张总需求的主力,还要扩大投资和消费。据此,减税、加大政府购买、提升公共投资等一系列政策现象都会出现。
  国际货币体系也会重新组合。如果危机向深度发展,扩张性政策将导致美元持续贬值,美元体系将会崩溃。在国际交易中,新的定价机制会自发培育,多元化货币体系格局有望真正形成。为降低交易成本、管理汇率在定价上的不确定性,以欧元和人民币为代表的货币体系将可能兴起,这取决于中国和欧洲在本轮危机中被传染的程度。■
  作者为本刊经济学家


【相关论文推荐】
  • 亚投行扩容将重构全球金融秩序
  • 秩序重构时代到来
  • 建立金融新秩序
  • 想象金融新秩序
  • 新金融 新秩序
  • 分层次重构行业管理秩序
  • 东北亚安全秩序必须重构
  • 资本市场秩序重构
  • 政府需重构“行医”“就医”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