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管理论文 首页
对经济社会发展中“马太效应”的分析

  中图分类号:F124 文献标识:A 文章编号:1009-4202(2011)12-006-02
  摘 要 能力的稀缺和资源的相对稀缺导致了收入差距的扩大、优势劣汰的选择机制导致了能力优势的自我强化、家庭状况对子女能力的影响导致了优势的代际传递,三个因素相互交织引起马太效应的逐渐膨胀。为了遏制马太效应膨胀的趋势,政府需要进行教育制度等方面的制度改革。从马太效应中可以引申出一个结论:能力和资源呈现出边际报酬递增的特征。
  关键词 马太效应 代际传承 制度改革
  
  工业革命以来,无论是国际范畴还是在国内范畴,贫富差距皆呈现出扩大的趋势。与此同时,各经济体内部的阶层流动尤其是向上流动的速度逐渐减缓,财富和权力逐渐集中于位于少数上层阶层,并通过代际传承继续积聚。优势被垄断性继承,且逐步扩大,这个现象类似于社会学中典型的马太效应①。
  一、经济社会中马太效应的形成机制
  能力的稀缺和资源的相对稀缺导致了收入差距的扩大;与此同时,优势劣汰的选择机制导致了能力优势的自我强化,财富与能力的相互强化又导致了优势的代际传递。故此,阶层逐渐固化、阶层间差距逐渐增大。
  (一)稀缺性导致的收入差距的扩大
  1.能力的“逐渐”稀缺导致的不同劳动之间收入差距的扩大
  商品的价值取决于其稀缺性是经济学中一条公认的原理。我们将“能力”看做商品的一种,将“报酬”看做是价值的体现形式,可以得出下面一个结论:能力的报酬取决于其稀缺性。
  不同劳动所需的主要能力有所不同,而获得相应能力所需的难度又有所不同。难度越大,该种劳动便越稀缺,所获报酬也就越高。这就导致了不同劳动之间的收入有所不同,例如注册会计师与普通会计师收入的差距。
  随着知识的发展和深化,无论是知识链的长度和宽度都会必然增加。能力之间的区分更加明显,处于知识链顶端的能力更加稀缺。这就导致了不同劳动之间的收入差距逐渐增大。
  2.资源的“相对”稀缺导致的资本与劳动之间收入差距的扩大
  随着经济的发展,资源和能力呈现出不同的发展趋势。在没有外界强制性分配的情况下,资源会自发呈现出不断集中地趋势。优势企业在竞争中胜出,劣势企业在竞争中退出市场,使得资源逐渐集中于少数优势企业。尽管市场的逐渐深化存在使资源分散化的趋势,然而市场本身资源集中的倾向并不会因市场的深化而消失。
  与资源逐渐集中的趋势相反,能力却呈现出分散化的趋势。这句话看起来矛盾,实在不然。当代社会已经放弃了知识垄断的传统,日益发展的网络信息技术也已经大大降低了获取知识和能力的成本。任何正常智商的人只要努力便可以拥有和高校毕业生一样的能力,大学教材甚至MBA课堂讲义都可以在书店和网络获得,只要付费,普通人也可以同高校一样享受大型学术和数据统计库的成果。现在的教育制度还坚持着逐步上升的原则,高校的名牌效应仍旧存在。然而,如果改革后的教育制度完全基于学生的能力考察,譬如高中毕业也可以参加研究生考试,只要他会做微积分就可以,这样就会使得能力更加的分散化。
  资源的逐渐集中和能力的逐渐分散,使得相对于能力来言,资源变得越来越稀缺。资源的相对稀缺导致资源与能力之间的报酬差距逐渐增大,从而导致资本与劳动之间的收入差距逐渐增大。
  (二)“优胜劣汰”自然法则导致的能力优势的自我加强
  在很多情况下,能力之间的竞争并不是处于平等的地位。社会对能力的判断不是依据对能力事后效果的比较,而是更多依赖于对能力过往成绩的比较。这就导致优势能力比劣势能力拥有很多的机会,更多的机会和成绩又继续强化了优势能力的优势地位。这类事情枚不胜举,银行喜欢贷款给有经营能力的大企业而不是初创的小企业,企业往往将社会实践的机会提供给已经有过社会经验的学生,新课题往往交予有过课题经历的学者,层出不穷的奖学金也往往颁发给获有奖学金的学生。
  简而言之,“社会不给失败者第二次机会”,初期的失误或者放弃造成的差距往往无法弥补。这是社会竞争的必然结果。决定者不愿也没有能力给予所有的竞争者施展能力的机会,这样往往会带来巨大的选择成本,于是只能依据竞争者过往的成绩加以选择,而拥有潜在能力的竞争者却因缺乏必要平台而无法展示。
  (三)能力与财富的相互加强导致的优势代际传递
  如上文所说,优势劣汰的法则导致初期的能力表达对于长期的能力体现至关重要。同样也不难发现,初期的能力表达与家庭财富等阶层状况密切相关。有财富更多的家庭更有能力对子女的能力进行培养。这里的能力培养并不仅指加入暑期培训班和爱好培训班等对子女技能的培养,而是指综合能力的培养。当然,仅是对子女技能的培养也需要家庭财富的巨大投入。
  对子女综合能力的培养在现实中更多的体现为对子女综合能力的“潜移默化”和“实践锻炼”。不同的家财状况意味着不同的社交及工作层面,而日常的社交及工作会在无形中大大提高子女的的综合能力。我们很容易分辨出教授子女与农民子女在个人表达、知识构成等多方面的区别,也很容易看出商人子女与公务员子女的区别,可见子女在成长中已经无形地已经继承了家庭的优势。另一方面,优势家庭更容易对子女进行区别于补习班的实践性的锻炼,例如商人家庭有能力让子女进行创业和经营的尝试。事实上,简单如志愿者之类的实践性锻炼也并非很容易获得,家庭对于子女的实践性锻炼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除此之外,家庭对子女能力的培养存在一个更大的区别,便是培养子女的意识的区别。普通家庭或底层阶层无能力也无意识对子女进行能力培养;家庭越是优越,培养子女的意识便越强烈,同时,对培养子女的方法也越有效。
  由此可见,优势家庭更利于子女能力的培养,从而形成子女能力的优势地位,反过来维护了家庭的优势地位,形成了优势的代际间传递。
  二、遏制马太效应的膨胀需要通过逆向制度变革
  可以看出,资源或能力在发展中会呈现出边际报酬递增的特点。在能力和资源的增长的同时,个人所处的社会阶层也会随之提高。这便意味着在其个人资源和能力增长的同时,其可以支配的社会资源和能力也随之提升。这些社会资源和能力反过来会促进其个人资源和能力的再次增长。随着个人资源和能力的逐渐增长,其每一次增长所获得社会及个人资源和能力的增值也就越多,从而呈现出边际报酬递增的特征。然而阶层固化和贫富差距扩大的趋势并非无法改变。马太效应的关键因素在于自发的制度状态,倘若实行针对马太效应的逆向制度改革,阶层固化和贫富差距扩大的趋势便有可能得到遏制。
  马太效应的不断膨胀必然造成社会矛盾的激化,引发社会制度的巨大变迁。战争和政权的更迭会使得财富重新分配。然而暴力的制度改革并不是唯一的制度变革手段。能力优势的自我强化和家庭对子女能力的影响是产生阶层固化的内在因素,只需打破两者之一,马太效应的膨胀趋势便能得到遏制。为此政府需要建立和完善相应制度,提供给弱势阶层更多提高能力的机会。毫无疑问,教育体制是提高弱势阶层能力的最捷路径。然而事实上,弱势阶层享受的教育资源一直低于优势阶层,甚至有扩大的趋势。为此,政府需要对教育资源的分配体制进行改革,将教育资源或新增的教育资源逆向分配给弱势阶层②,以减缓或缩小弱势阶层和优势阶层之间能力的差距。这些制度的实施涉及到巨大的利益冲突,政府会面临巨大的投资风险,为此,必然会出现优势阶层和劣势阶层之间的制度博弈。政治博弈制度的设计决定着制度改革能否顺利实施并取得成功。
  
  注释:
  ①罗伯特•莫顿归纳“马太效应”为:任何个体、群体或地区,一旦在某一个方面(如金钱、名誉、地位等)获得成功和进步,就会产生一种积累优势,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和进步.
  ②中国的事实是越是优势阶层,其享受的教育资源越多.此处的逆向分配所变大的意思正好相反,意味着越是优势的阶层,分配给其的资源也就越少.将整体资源重新分配的可能性极小,故此提出将“新增”的教育资源逆向分配.
  
  参考文献:
  [1]奥斯特罗姆等.制度分析与发展的反思.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2]汪丁丁.经济发展与制度创新.上海人民出版社.
  [3]缪勒.公共选择理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
  [4]樊纲.现代三大经济理论体系的比较与综合.上海:三联书店上海分店.1994.
  [5]焦光前.马太效应的经济学分析.企业改革与管理.2011(04).


【相关论文推荐】
  • 财富中的马太效应
  • 《百万英镑》中的马太效应
  • 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区域增长极效应研究
  • 中国经济的“马太效应”分析
  • 对足球中“马太效应”的综述
  • “马太效应”对班级管理的启示
  • 消除高等教育中的马太效应
  • 谈“马太效应”在教育中的负面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