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管理论文 首页
享康商城的互联网世界观

  享康商城,一家重度垂直的大健康O2O移动电商。从2015年6月25日内测上线,截至本文发稿,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享康商城通过颠覆性创新的移动互联网思维和做法,仅在内测阶段,就疯狂获取了超过100万个有效用户,且日活跃人数达到了35万,远超行业20%日活率的平均水平。
  在互联网领域,2个月完成100万用户,是什么样的概念呢?达到第一个“百万用户”,社交平台推特Twitter用了24个月,图片视觉分享网站Pinterest用了20个月,社交媒体Facebook用了10个月,而享康商城仅用了不到2个月,就完成了第一个百万用户。
  两个月,100万有效用户,同时,在社群化运作方式下,参与推广享康商城的人数,从10人,迅速进入指数级增长阶段,达到5000人。这个疯狂的成绩,使享康商城获得了资本市场的热情追捧――上线半个月的数据出来之后,先后有8家投资机构向享康商城发出了投资意向,最终,7月18日,云端创投董事长陈朝辉以5亿元的估值,正式战略入股享康商城,这个一出生就浑身都是移动互联网基因的科技公司。
  这么短的时间,这么惊人的成绩,你一定会以为享康商城是有着大量丰富互联网经验的创始人创办的。实际情况是这样吗?
  投资创立享康商城的母公司,其实是一个再传统不过的传统企业――广州健佰氏药业控股有限公司,一个拥有43000个线下终端销售渠道的传统大健康企业,在全国有39个办事处和分公司,拥有江中、三九、白云山等知名药企的保健品、食品、医疗器械、化妆品、日化用品等3000多个单品,业务覆盖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05个地级市场,1985个县级市场,拥有1538个经销商。
  尝试过做互联网转型的传统企业都知道,互联网转型,尤其是大公司进行互联网转型,其实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用吴伯凡的话说,“大公司转型简直比戒毒还难”。
  互联网转型,势必会与之前传统体系内的利益有方方面面的冲突,转型的过程是一个系统的资源配置的过程,难度之大,甚至超过重塑一个新企业。
  而健佰氏这么一家做了十几年传统生意的传统药企,他们到底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迅速打开局面,通过享康商城成功进行“互联网+”转型的?做到让人如此瞠目结舌的成绩,享康商城到底有着怎么样的互联网世界观和方法论?
  世界观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世界观到底有什么样的力量?首先,我们来看最近李善友经常讲的一个故事,是关于天文学的。
  16世纪,有一个叫第谷的人,他是一位通过肉眼观测天象非常厉害的天文学家,当时丹麦的国王甚至还专门为他修建了一座大型天文台。第谷所做的观测精度之高,是他同时代的人望尘莫及的。他编制的一部恒星表相当准确,至今仍然有价值。可以说,第谷是近代天文学的奠基人。但是,第谷临死的时候说:“我多么希望我没有虚度我的一生。”他对自己的成就,并不满意。
  第谷在晚年的时候,收了一个弟子,临终时,他把他一生观测到的极为精准的数据资料传给了他的这个学生――开普勒。利用这些数据,开普勒发现了行星运行的三大定律。后来人们称开普勒为“天空立法者”,也就是说,星星怎么转,由开普勒说了算。开普勒影响了牛顿。
  为什么基于同样的观测资料,开普勒取得了比他老师更大的成就?
  在农业时代,人们对宇宙的认识是“地心说”,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太阳是围绕着地球转的,第谷本人也是地心说的坚定支持者。第谷是一位杰出的观测家,但是他的世界观是错的,这蒙蔽了他的眼睛,使他没有深化自己的认知。而开普勒相信“日心说”,切换视角后,用哥白尼的日心说模型来套他老师的数据,居然就破除表象迷障,找到了行星运动的规律。
  这就是世界观的力量。
  陈朝辉说,在新的时代到来的时候,你用旧的世界观看新的世界,你会发现,你越努力,你会越纠结,你会离新世界越遥远。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传统企业在做互联网转型的时候,总是觉得阻力重重,痛苦万分,就是因为他已经身处移动互联网时代,可是思维还停留在PC互联网时代,甚至是工业时代,他们简单地以为,互联网只是个促销工具,可以提升效率,其实他们不知道,提升效率只起到了互联网10%的作用,互联网还可以把中间成本减到最少的部分,而要想做到这些,需要大量的系统配置的过程。这才是互联网真正的力量所在。
  美国最伟大的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说:“一个企业只能在企业家的思维空间之内成长,一个企业的成长被其经营者所能达到的思维空间所限制。”企业家思维模型的对错与否、先进与否,决定了他们看到外部世界的样子,这个思维模型,就是世界观,它影响了企业家所做的任何一个决策,正是这些决策决定了一个企业的发展。
  因为企业家世界观不同所作出的决策,对一个企业的发展有多么重要的作用,我们来看诺基亚面对苹果手机竞争时的经典案例。
  2007年,乔布斯推出了iPhone手机,这个石破天惊的大事件并没有惊动当时的手机巨头诺基亚,因为苹果手机“不抗摔”!诺基亚的工程师当时做了一个非常著名的抗摔实验,将苹果手机从10米高的地方扔下去,看苹果手机是否完好。结果苹果手机摔碎了。工程师给总部发了一份报告:苹果手机不抗摔。依据这份报告,时任诺基亚CEO的康培凯给出结论:诺基亚最大的对手依然是摩托罗拉,而不是根本不懂通信的苹果。
  然后呢?然后诺基亚的厄运就开始了――随着以苹果为代表的智能手机的崛起,功能机巨头诺基亚的市场份额一落千丈,最终在2013年,微软宣布以7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诺基亚,统治全世界14年的手机之王宣告死亡。
  72亿美元是什么概念?三星手机在2014年的宣传费用是140亿美元,三星一年的广告费可以买两个诺基亚!
  诺基亚在2007年的巅峰时期,市值高达1500亿美元,净利润72亿欧元,手机出货量4亿部,全球市场占有率40%,这是整个手机史的巅峰期。所以,你不难理解,为什么当诺基亚时任CEO约玛・奥利拉在微软收购诺基亚的记者发布会上说完最后一句话时,连同他在内的几十名诺基亚高管泪洒全场,他说:“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输了。”   是的,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们只是看世界的方式错了。
  诺基亚对智能手机的理解是手机是一个带有娱乐设备的通信设备,而苹果对智能手机的理解是带有通信功能的移动娱乐设备。他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他们的竞争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这是高维文明对低维文明摧毁式的打击,如果你不升维,会有一丁点胜算的可能吗?不可能!同样在功能机市场叱咤风云的摩托罗拉,一样难逃厄运,先是被谷歌以1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后又被谷歌以29亿美元卖给联想,几经易手,让人唏嘘。
  所以,你以为你的竞争对手是友商,其实你的竞争对手是时代。其实,早在2006年,诺基亚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就已经达到了3870万部,是所有智能手机出货量的一半,只是因为其决策层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的工业时代,产品的第一特征是功能,互联网时代产品的第一特征是审美和情感,功能已经成为基础要素――诺基亚高管们的傲慢使他们不愿意去理解新时代的思维模型,所以,他们人为地控制了智能手机的出货比例,错失了竞争的机会。
  当时代变革来临的时候,对于企业家们来说最关键的,不是持续性地改进技术,而是首先要深度思考,你的思维方式是否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三体》里有一句话:“软弱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面对时代的变迁,传统企业在进行互联网转型时,必须用足够谦卑的心态,首先承认自己的尴尬局面,才有可能突破这个局面。
  互联网是新的工具,还是新的世界?这就是世界观。应对行业颠覆,方向感重过战术一万倍。雷军说,你不能用战术的勤奋掩盖战略的懒惰。
  陈朝辉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那些能打通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商业方向,蕴藏着这个时代最大的商机,未来的大风口一定是陈朝辉目前正在全力打造的O2O商业王国,也正是基于这样对时代的判断。
  为什么能10秒钟决定投资享康商城,正是因为陈朝辉用他敏锐的商业嗅觉,看到了享康商城通过破坏性创新的移动互联技术,在大健康领域整合线上、线下资源的超强能力。投资享康商城,陈朝辉带去的不仅仅是资金,还带去了他更为深刻的互联网世界观。
  新世界观指导下的运营法则
  每个公司每天都会面临无数个决策,尤其是在这个产品生命周期变得越来越短的“速朽”时代,企业需要做决策的密度越来越大。如果你对互联网的理解只是停留在表面,你会发现你在做决策的时候,常常会陷入矛盾和纠结,在同一个组织里,你既想要线上,又想要线下,可你发现这两者经常是此消彼长,在同一个组织的价值网里,要想两者兼得,是一件多么折磨人的事情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一个人在做一件事情时,会形成一件事情的基因和思维!
  而享康商城从一出生,就在组织架构上杜绝了这样拧巴的事情发生。
  健佰氏总裁张恒宾在酝酿享康商城之初,就决定用独立子公司和独立CEO的方式来运作。他为什么不是像很多转型中的传统企业一样,单独成立一个电商部门做呢?那样不是更容易把健佰氏的资源嫁接进去吗?
  张恒宾很清楚,传统业务和互联网业务从属于两个不同的价值网,如果存在于一个体系内,势必会在利益方面产生各种冲突,所以新业务和传统业务要分成两个彼此独立的机构,来吸引不同的目标客户。而且要成立成本结构和市场规模相适应的小型机构,来应对看起来很小的破坏性创新。所以,享康商城必须以独立子公司的形式出现在健佰氏的整体架构中。
  我们来看IBM重返PC机时代的经典案例。在大型机时代,IBM绝对是王者,小型机盛行时,它惨遭失败,但是在PC机时代它又杀回来了。作为一头蓝色“大象”,它是如何能够跳舞并成功转身的?
  在争夺PC机市场时,IBM在远离总部的弗罗里达州成立了一家独立机构来做台式机,而且这个机构有权向任何供应商采购组件,不需要从总部采购,它还可以通过独立的渠道销售产品,并建立一个新的成本结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部门。最后,IBM个人电脑成功了。
  为什么说“我们需要一个能为1万美元订单而欢呼雀跃的机构”呢?IBM在卖大型机的时候,每一单都是上百万美元,如果大型机内部有人卖出来1万美元的订单,你觉得他会骄傲、高兴吗?但在独立的新公司,一笔1万美元的订单意义就不同了。这就是新的业务用独立机构运作的意义。
  所以,在享康商城的顶层设计上,一开始就具备了清晰的新时代思维。
  在和外部的合作方面,张恒宾更是将开放与连接的互联网精神运用到了企业运营方面。互联网的本质是开放与连接。传统企业因为其组织是封闭的,所以注定是有自己的生命和界限。那如何去组织化呢?唯一途径,就是从封闭到开放。
  王煜全有个积木式开放创新理论: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公司可以让所有的板都长,企业的高度由你最长的那块板决定,那你可能会问,我的短板怎么办?没关系,开放出去跟别人连接,去跟别人搭,这就是积木理论。
  享康商城的母公司健佰氏是亿元级企业,同时又是A股上市企业达安基因的成员企业,如果单从资金方面,享康商城完全不需要天使投资的。但是,为什么享康商城还是进行了天使轮融资,就是因为张恒宾要找到一家可以弥补自己短板的机构,与其连接。只有一个投资人的资金进入之后,他才能和享康商城同频共振,真正地注入资源进来。最终,张恒宾在众多意向投资机构中,选择了云端创投的陈朝辉,正是因为他看到了陈朝辉身上,有他自己最需要的那块短板――深入骨髓的系统互联网思维和庞大的O2O系统。
  陈朝辉的创投公司叫云端创投。他最喜欢云,他常说云生无界,连接万端,互联网时代的组织应该更像云。云有什么特征呢?几片小云组合在一起就是一片大云,而大云的任何一部分都可以变成另外的云,云不会结构化,他的外形可以随时发生变化,它可以是雨,可以是气,也可以是雾,云可以自由变化,没有一个固定的组织形态。
  组织不是目的,生存才是,随形变化,这就是云的逻辑。根据这个逻辑,陈朝辉绘制了那个最著名的O2O商业王国的“云图”,在O2O的商业领域一路向前。   所以,在这个颠覆的时代,对于企业来说,有两个选择,要么成为这个时代的顶尖企业,要么和顶尖企业进行连接把自己也变成顶尖序列中的一员,没有第三种选择。享康商城和云端创投的合作,就是利用这种连接,各自为自己换取了一个新生力量的能源。
  产品是入口
  李善友说,在互联网的维度中,如果只剩下一维的话,他会选择产品。没错,产品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是那个最有驱动力量的基础要素,所以在互联网领域,产品经理日益成为一个最重要的角色,甚至很多公司的CEO就是最大的产品经理――乔布斯是苹果的产品经理,马斯克是特斯拉汽车的产品经理,雷军是小米手机的产品经理。
  在工业时代,好产品的标准是功能、技术、价值;而在互联网时代,功能已经降为产品最基础的要素,好产品更多的是强调审美,强调情感体验,强调超出预期,给用户惊喜,然后产生超越商业价值的强烈情感关系。
  享康商城基于其母公司健佰氏的线下资源,一开始以大健康单品切入,所有单品均是来自江中、白云山、三九等知名药企的大健康品类。这些知名品牌的产品从功能上完全可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未来享康商城的产品团队会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塑造产品的审美和情感体验上,这也是张恒宾在选择与云端创投陈朝辉合作的一个重要原因――陈朝辉的O2O商业“云图”体系里,有最擅长做互联网产品的设计公司和策划公司,这些都成为享康商城进一步打造好产品的战略资源。
  当然,享康商城的产品在最开始的阶段,必定会存在这样那样不够完美的地方,这是任何一个新生事物无法避免的障碍。存在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永远只停留在想法层面。马化腾讲过一句话:我们经常看到这种现象,有些人一上来就把摊子铺得很大,恨不得面面俱到地布好局,有些人习惯追求完美,总要把产品反复打磨到自认为尽善尽美才推出来。
  这些做法,在实践中常常有不太好的结果,因为在这个瞬息万变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市场从来不是一个耐心的等待者。在产品速生速死的竞争时代中,一个好的产品往往是从不完美开始的。更多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往往采用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方式,一有想法,立刻行动,获得认识,再行动,再获得更多认识,最后推出一款成功的产品。这种方式,在硅谷创业圣经《精益创业》中被反复提及。
  中国第三大电子商务网站――小米网站,最初是由4个工程师花1个月时间弄出来的,当时只卖一个产品就是可乐,1折卖可乐,卖给内部员工,内部员工下单,产生订单之后,工程师把可乐送到员工座位上,员工签收之后,通过把流程跑通来进行内部测试。
  所以,相比工业时代相对稳定的大环境而言,移动互联网时代进入了一个不确定性的时代,这个速生速死的时代特征,使过去那种“火箭发射式”推出产品的方式,一去不复返了。微信从想法到上线,也是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之后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新的版本更新。张小龙说:“我永远不知道两个月后微信会变成什么样子,因为两个月中我不知道我的认知会提高多少。”所以,产品是演化出来的,而不是规划出来的,有想法之后只管先推出产品,然后通过市场反应获得认知,调整方向,再行动,再获得新的认知,直至打造出成功的产品。
  正是基于这样的方法论,享康团队在商城还没有做到完全令人满意的情况下,便悄然上线,没想到不足半个月的时间,就迅速积累了30万用户,一下子在市场上引起了剧烈的反响,迅速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引起了投资人陈朝辉的关注。陈朝辉互联网思维和O2O资源的双重注入之后,享康商城驶入了不可思议的快车道――因为在他的世界里,大健康产品不再仅仅只是产品,也同样可以是和用户取得联系的入口。
  社群是商业模式
  对于传统厂商,产品售出之后与用户接触结束;而对于互联网企业,产品售出之后与用户的关系才刚开始。对于享康来说,更是如此。
  用户在享康商城上购物满一定金额后,系统就会自动为这个用户生成一个专属二维码,通过这个二维码,用户相当于有了自己的享康商城,他可以推广商城里的任何一款产品,凡是有成交,他便可以按层级最高收取到第三级用户的佣金。这个模式,对传统的微商群体,无疑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因为依托这套互联网技术,他们再也不用被进货、发货和压货这三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了,所有的售后环节均由享康总部来完成,他只需要做推广环节即可;同时,更不会存在价格体系和分成体系随时被扰乱的风险,因为一切都是由系统后台自动设定。所以,说享康商城是传统微商的终结者,一点都不过分。
  由此以来,享康商城把产品卖给消费者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才刚刚开始。微商是享康商城最大的潜在用户群,为了冲刺更好的业绩,这群有梦想有干劲的微商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享康商城发起的各种微信群或社区交流心得,学习技巧。我亲自体验过一次,在某天晚上8:30开始的一次享康商城线上培训的课程中,一个500人的微信群,从0到满,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那次培训,一直持续到夜里11:30。
  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企业抢占到什么资源是最有价值的?用户的碎片化时间!PC互联网解决了空间关系,移动互联网解决了时间关系,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要从时空关系上才能真正理解今天的时代特征。PC互联网时代,得流量者得天下;移动互联网时代,得用户碎片化时间者得天下。微信为什么能够那么值钱?你仔细想想,你的大部分碎片化时间,是不是都贡献给了微信?所以,现在的互联网竞争,是一个抢占用户时间的战争,谁能占领用户更多的时间,谁就赢了。因为归根结底,人是最终的商业模式。
  所以,在互联网时代,社群运营能力成为企业至关重要的能力。小米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并不是他的硬件最好,也不是他的软件最好,而是拥有了最强的一个社群。这就叫链接,这就叫关系。
  享康商城通过这种可以低门槛创业的方式,将那群有梦想、肯奋斗、渴望追求美好生活的微商群体连接在一起,产品即广告,社群即渠道。如果说,通过享康商城的模式,让一个很普通的人在不影响正常工作的情况下,每年额外增加20万的收入,你说,他会不会成为享康商城的铁粉,以后享康商城推出的任何产品,他会不会第一个购买?所以,通过这些目标感很强的活动,建立一个专属于微商的社群文化,当这个群体足够大时,享康商城的梦想也可以足够大。
  破除迷障,找到本质
  陈朝辉经常说的一句话:经营企业,一定要看大势。今天的大势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移动互联技术催生的产业革命。今天的产业革命就是移动互联网和所有产业相结合,我们把它叫作移动商业革命。如今的时代,没有任何一个产业可以与移动互联网分隔开。
  PC已经是一个衰落的市场,PC市场在2013年下降了10%,IBM等巨头早已卖出了他的PC业务,用更积极的态度拥抱移动互联网。而在移动互联网这个领域,中国甚至超过了美国,这是时代给我们的机遇。
  为什么传统行业的人看不懂互联网,因为他生活在原子世界里,他只看到原子世界,没有看到比特世界。罗振宇有一个比喻很好地形容了这类人:曾经有个聋子看人放炮仗,说怎么好好地一个花纸卷,说散就散了呢?因为聋子的感官世界缺少了一个维度,因此他没有办法理解爆竹如何被引爆。
  所以,在新世界到来的时候,一定要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大脑更换新的操作系统,建立新的看世界的方式,否则你的所有行为,就会像聋子看放炮仗一样。
  编辑:杨留原82282108@qq.com


【相关论文推荐】
  • 互联网世界观
  • 我的互联网世界观
  • “互联网+金融”的世界观
  • 智慧商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城革命
  • 畅享“互联网+”的红利
  • 泰康的互联网生意
  • 古琴的世界观
  • 窗的世界观
  • 我的世界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