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管理论文 首页
公益领军计划:众筹百万奖金奖励公益CEO


  今年3月,酝酿多年的《慈善法》在全国“两会”上通过,这一次,国家开门立法,名士舌战群儒,推动中国公益在市场化进程中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但也留下了很多遗憾,尤其是关于公募基金会“管理费”的限定,让从业人员发出了“我心悲凉”的感喟。
  目前,公众及政商各界对公益慈善行业的“道德绑架”仍然存在,公益从业人员还未能光明正大地拿到符合其市场价值的工资,这种行业发展与人心浮动的冲突无法在短期消解,将在“后慈善法时代”演绎出更激越的火花。
  上层虽有限制,行业仍可作为。目前,不少行业支撑型组织正在设法以第三方的身份为职业公益人筹集“奖金”,他们能撕开一个口子吗?
  今年1月,正值岁末年初,《公益时报》社长刘京在一场公益年会上发布了“中国公益领军人才”项目,计划为基金会秘书长众筹百万奖金。
  刘京,民政系统公务员出身,后在国有企业担任要职,2000年创办《公益时报》,进入公益界。如今,他计划借助公益平台向100名企业家众筹1亿元,用来奖励100名基金会秘书长。
  在中国公益界,人员薪酬待遇低是行业的通病,而作为公益组织“CEO”的秘书长,其劳动所得不仅无法与商业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并肩,甚至不如一些大公司的基层员工。
  《2014中国公益慈善行业高端人才就业市场及薪资指南》显示,2013年全国公益支出超千万的基金会的秘书长平均年薪约为30万,而类比的企业CSR总监年薪则接近100万元。
  “凭什么做公益的就低一截!”刘京认为不应该。
  现实是,受制于“管理费不超过10%”和“工资不超过平均水平2倍”,基金会即便有钱,也不能直接给秘书长发高薪。
  刘京设想,由第三方给予秘书长奖励。大约一年前,他开始琢磨成立一个慈善家的交流平台,找一群企业家捐款,奖励优秀的基金会秘书长。最开始是每人奖励一二十万,但后来有人提议,这钱有点少,没办法引起关注,“要做就要做大,至少在公益领域形成震动”。
  “行,那就选100个秘书长,每人奖励100万吧。”刘京于是启动了为秘书长众筹百万奖金的中国公益人才领军计划。
  资深公益人李劲评价: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
  众筹企业家
  为项目引入众筹理念的人叫杨勇,微博ID“北大杨众筹”,他发起众筹的项目在国内颇有名气。杨勇毕业于北京大学,是刘京的学弟。
  彼时,杨勇正在推动他的“人才IPO众筹模式”,希望把个人当作IPO(首次公开募股)标的进行股权众筹。在一次路演上,杨勇邀请刘京到场为其站台。刘京一听,觉得人才众筹适合公益,有得搞。
  路演结束后,刘京找到杨勇,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他。两人一拍即合,刘京邀请杨勇担任项目的众筹框架师,为项目设计整体的众筹框架。据说,他们两人在聊天时,旁边一位素不相识的企业家听到也大感兴趣,主动走过来对刘京说:“这太好了,我参加。”
  事实上,刘京并不缺乏企业家资源。
  《公益时报》在过去的12年里,每年都会联手编制“中国慈善榜”,对国内企业家捐赠进行排名,榜单上的年度大额捐赠“常客”,后来都成为了刘京的公益伙伴。
  而刘京本人除了担任《公益时报》社长外,还有许多社会职务,让他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企业家。
  刘京说,他本来想一个人就找齐100个企业家。但杨勇告诉他,不能这样,要把圈子做大,应该先找到30位企业好友作为核心发起人,并让每位发起人推荐3名企业家进来,最终形成100人的规模。
  在外人看来,要找到这么多企业家很难,但刘京不担心找不到人,他担心的是怎么找到合适的人。
  “我们做公益,最看重初心,进来的企业家首先要有社会责任心,而不是为了私利。”
  另外一个条件是,企业家必须具备相当的经济实力――至少有年度捐赠1000万元的经济实力。
  奖励秘书长
  1000万元是后话,就目前而言,参与的企业每人只需要拿出十分之一,用来提升基金会秘书长的收入水平,或者说,是部分秘书长的收入水平。
  高付出低收入是公益组织的CEO们普遍面临的问题。中国的秘书长们不仅需要面对复杂的政治、舆论和道德环境的挑战,还得具备管理、筹资和执行等能力,资深公益人李劲认为,秘书长的能力要求和劳动付出不亚于企业高管或者职业经理人。
  目前,全国基金会数量已经突破4800家,秘书长的普遍年薪在10万~20万之间,30万之上就算是高薪了。
  《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基金会的行政管理经费不超10%;而非营利组织免税资格认定也要求基金会人员工资不得超过当地平均工资水平的2倍方能免税。这是基金会不能触碰的两条红线,其直接影响是,工作人员的薪酬待遇低。
  在现在的政策下,“中国公益领军人才”项目像是“曲线救国”。刘京认为,100万是奖金,由第三方直接支付给秘书长个人,不违背现行的政策法规,只要获奖者依法纳税即可。
  当然,百万奖金不是随便就能拿到。
  按照主事者的设计,首先,秘书长服务的基金会必须要有一定规模和影响,“如果是个草根组织,一年资金运作才一两百万,那就没法奖了”;其次,秘书长所在的基金会没法给他开出足够高的工资;最后,秘书长从事的工作要有影响力,能够推动行业的发展。
  有意思的是,奖金只能用于个人,而不得用于机构或其它公益用途。《公益时报》总编辑赵冠军说,在项目设计中,有基金会的秘书长曾表示本人若获奖,更看重荣誉而不是资金,可以将资金发给团队,对此,项目组曾研究过,获奖者可以拿钱去参加培训提升能力,买房买车改善生活,但不允许把钱捐出去作其他公益用途,如果获奖者的确不需要这笔资金,他只能返捐给项目,用于奖励更有需要的秘书长,保证慈善家捐赠的初衷不改变。   李劲提出了一个顾虑:如何界定秘书长的成绩是由个人取得还是团队所有?“大多数情况下,秘书长取得的成绩是集体努力的结果,如果奖金只能用于个人,就忽视了团队的努力,对他们而言,这是个难题。”李劲觉得,这是评选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打造生态圈
  最终的遴选细则还没制定,但赵冠军并不担心,他相信借助业界的专家学者和首批发起企业家,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眼下,他最需要做的是为项目找到一个合适的组织形态。
  100名企业家的参与,意味着众筹金额达到不低于1个亿,如何进行运作是个问题。赵冠军设想了三个方向:一是基金会,二是民办非企业,三是商业公司。“三者各有优劣,公司更独立,想把钱发给谁就给谁,但公司要交税,会对众筹资金有一定损耗,基金会和民非能免税,但资金使用起来受到限制更多。”
  该选择哪一种?赵冠军打算把问题丢给“股东”们,让他们投票决定。
  按照众筹逻辑,每位参与众筹的企业家都是股东,而且权力均等,项目作出的重大决定,都应该由全体股东投票决定。
  这看起来像是企业家的民主试验。在此之前,公益领域已有先例。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同样由上百位企业家发起,这群企业家在组建NGO过程中,甚至形成了一种“吵架”文化。
  “为秘书长众筹百万奖金”同样需要上百位企业家参与,可以料想,企业家在实现“为公益而共和”的过程中,自然少不了争论。但赵冠军反倒觉得这是好事,“肯吵架说明企业家愿意参与,他们愿意参与公益,资源不就进来了嘛。做公益最怕没人参与,形成不了影响力。”
  现在,他们计划制造更大的影响力,在原有的百名企业家和百名秘书长的基础上,再找来50名行业领袖(公益大咖、学者专家、大型基金会理事长等),组成一个250人的豪华阵容,并在未来几年持续扩容。
  刘京希望打造一个能够推动行业发展壮大的资源平台,“公益行业做大了,话语权才能水涨船高。”
  值得一提的是,平台里的企业家都具备千万级的捐赠能力,刘京设想未来将鼓励他们出资成立基金会,并使之成为企业家参与公益慈善的“标配”。届时,企业家有资源,新成立的基金会有人才需求,秘书长有专业能力,彼此能促成更多的合作。
  以项目平台聚集企业家资源,以企业家资源推动公益行业发展,企业家资源与秘书长人才彼此循环促进,形成一个跨部门的公益生态圈,充分整合社会资源、调动社会力量、协调社会关系,在预防和解决公益领域的问题以及社会问题中,体现公益生态圈的融合发展。而刘京的愿景是,生态圈未来能够孵化出一个公益帝国。
  未来的蓝图很宏大,而“中国公益领军人才”项目才刚刚起步,能够走多远,尚待观察,但至少在当下,主事者还是很有信心的。


【相关论文推荐】
  • 公益领军计划:众筹百万奖金奖励公益CEO
  • 众筹:微公益的力量
  • 公益众筹的实践与思考
  • 诸葛领军,悬赏百万
  • 魏雪:资源众筹可打破公益合作边界
  • “绿动未来”创公益众筹模式先河
  • 钱学森拒领百万奖金
  • 联想青年公益创业计划“搞掂”公益营销
  • 移动互联网背景下高校志愿服务公益众筹现状分析
  • 论我国公益众筹法律制度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