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管理论文 首页
平时我还是一线工人

  3月3日上午,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北京团代表来到驻地报到。一位代表,50多岁,穿胸前印有“中国中铁”的工装,上衣有些松垮,朴实的身影起初并没引来太多话筒和镜头。
  他的名字叫巨晓林,今年53岁,陕西岐山县人,是中国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接触网六段高级技师,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今年1月17日,在全总十六届四次执委会议后,他又多了一个新头衔――全国总工会兼职副主席,媒体称他为全总历史上首位农民工副主席,还有人说他是“副部级农民工”(实际上兼职副主席不享受副部级待遇),但外界的评价和议论,没有改变他本来的心性。
  春节期间都天天看材料学习
  记者:你今年1月当选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有没有觉得压力大?
  巨晓林:我们单位,包括领导、工友,都非常支持。他们告诉我,你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问题,咱们共同商量,一起解决。
  记者:当选副主席后,你自己做了哪些功课?
  巨晓林:自从当了副主席之后,我是几乎天天都在看职工合法权益、劳动法、工会法这些方面的东西,天天都在看。就连春节这段时间,我也是一有时间就看这些东西。一方面希望能给农民工的需求一个交代,给一些不了解政策的人一个准确的解释;另一方面也可以有很好的宣传引导作用,让他们及时地知道国家的一些政策,增强这方面的意识。
  平时我还是一线工人
  记者:有没有一种当官的感觉?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巨晓林:我没有这种感觉,我觉得是为职工,特别是为农民工服务。平时肯定是更忙了,事儿多时间紧,责任也更重大。全国总工会如果去开会和调研,就必须把工作放下来。有事的话会通知我,一般每两个月要到全总汇报在基层了解的情况,特别是农民工的需求。还要定期参加全总执委会议、主席团会等会议。什么时候开会、调研,他们都会通知我的。
  平时,我还是一线工人,工作不会变。不过我马上要转到石济(石家庄-济南)线,原来在安徽那段,现在要去衡水那边。
  记者:这么多事情要参与,会不会给你配一位秘书?
  巨晓林:总工会没有,单位帮我配了一个助手,我在单位的事情,他可以帮我接待一下,安排一下。剩下的总工会和人大这方面的事,都是我自己处理,履行这部分职责我还是要亲力亲为的。
  记者:现在主要在哪里办公呀?是在全总还是中铁?
  巨晓林:还在我们单位,我在全总没有专门的办公室,单位局机关大楼给我配备了专门办公室。
  记者:那你现在对工资都还满意吗?
  巨晓林:挺满意的。我一个月五千到六千,我们这个工作,活紧奖金就高了,活不紧奖金就低了,就是这样。
  记者: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呢?
  巨晓林:我自己现在还在单位招待所住着,一个小单间,这方面和之前没啥不一样,那地方就是我们的单身宿舍,就一张小床一个桌子,一点其他的学习用品。
  女儿说权力要用来服务职工
  记者:回去了身边朋友亲戚怎么称呼你?
  巨晓林:也有人叫我巨主席,各种各样的都有。春节回家,好多人都来问我,跟我咨询,还有不认识的人在外面拿着相机偷拍我,我都当做是一种鼓励。
  记者:家里人是怎么看你的新头衔的?
  巨晓林:我母亲跟我说,不管你干什么,都要好好地干,不要违反纪律,不要往歪道上走。还是要像原来一样,保持你原来的一贯的做法,不要干一些违法的事,这样她也就放心了。不管当没当官,当多大的官,首先一句话:不能犯错误不能触犯法律。她怕我接了全总的工作,会犯错误(笑)。我女儿跟我说,给你权力是为广大职工服务,让我警戒,我觉得她说得也非常到位。
  关注农民工养老保险转移接续
  记者:那你今年会提出什么样的建议呢?
  巨晓林:建议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关于2022年冬奥会规划建设方面的建议。之前北京市组织到张家口崇礼调研,希望大家经过调研提出一些好的建议,我提了节约办奥运等建议。就比如奥运村的规划,希望可以是开会的时候运动员住那里,不开会的时候,让村民可以住。
  另一个是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方面的。私有企业和个体组织的农民工对养老保险这项制度不够重视,自身也认识不足。具体的建议,我想是不是让国家研究,给农民工发一张卡,这个卡可以绑定一个个人账号,理顺农民工异地缴纳转接社会保险的体制机制,让农民工走到哪里都可以交。
  记者:你现在有北京户口了,退休之后打算在北京住还是回老家?
  巨晓林:我的户口是去年评上了全国劳模,符合了申领户口的条件。不过,我还是想退休以后回老家。老婆和孩子也在老家,我想在老家那边买个房子,那里的房子比较便宜。


【相关论文推荐】
  • 李斌:一线工人造传奇
  • 职工小品感动一线工人
  • 情牵一线还是爱情陷阱
  • 企业一线工人生存现状的分析
  • 关于港口一线工人劳动安全管理研究
  • 【最美一线工人】:“双面”李京泽
  • 如何加强煤矿一线职工人员管理
  • 寻找“最美一线产业工人”
  • 企业一线工人离职原因实证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