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管理论文 首页
一个在热带雨林做“街头艺术”的人

  如果深夜的巴西雨林出现一个巨大人脸盯着你看,你会有什么感受?别害怕,这些“树人”肖像只是用来“吓唬”滥伐者的光影投射,画面中的人脸是当地部落苏瑞(Surui)的居民。应酋长阿尔米尔(Almir Narayamoga Surui)的邀请,法国摄影师、街头艺术家菲利普・埃沙鲁(Philippe Echaroux)先生结合摄影和绘画,制作了这组名为“哭泣的雨林”的艺术作品。
  “接触这个部落后,我答应他们一件事,我想说明,当我们砍倒一棵树,就像杀死了一个人。”菲利普说。他试图通过这些生活受到直接影响的居民的坚定面孔,揭示“雨林破坏与当地居民间的紧密联系”。
  苏瑞部落位于亚马逊雨林西北部,刚被发现50年,总共只有1300余名居民。1969年,一条穿越亚马逊的高速公路从这里经过,这是它与现代社会的第一次接触,然而伴随而来的还有破坏和疾病。酋长阿尔米尔10岁时,第一辆伐木车开了进来,伐木者砍下一棵百岁的桃心红木,一棵见证部落百年历史的老树就这样轰然倒塌。而现在,每天都有300辆满载树木的卡车从部落领土疾驰而去,意味着600公顷森林被砍伐,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
  “我们就一直在经历伐木者和钻石黄金开采者的入侵。而根据巴西宪法,在一个原住民保留地砍伐是非法的。”阿尔米尔说。1992年,大学刚毕业的他被推举为族群首领,政府委与他再植和保护部分雨林的重任。作为部落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他学会了如何使用电脑,他将部落的历史与现在记录在谷歌地球和YouTube上,成为用互联网拯救雨林的人。此外,他还积极游说世界银行和公益组织争取经济援助,并和其他酋长一起制定了“50年计划”,大规模植树造林,制止非法砍伐。2009年,他被评为巴西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
  全球森林监测网“全球森林观察”表示,巴西虽然在减少森林砍伐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但每年仍比其他热带国家损失更多的森林覆盖率。“巴西环保署的人试图盯住这百万平方英里的热带雨林,但仅凭他们有限的资源,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BBC的报道称。
  阿尔米尔说,亚马逊地区仍有大量的小型非法伐木营地,它们配备重型工具及履带式拖拉机,而用砍刀和链锯砍倒珍贵巴西硬木的伐木工们就像“高利、危险贸易中的步兵。”
  为了让更多的人认识到雨林的现状,阿尔米尔找到了艺术家菲利普,希望他用自己极具感染力的照片唤起更多人的关注。菲利普的“街头艺术”以不伤害生态环境为基础。他将投影仪与电脑和便携式发电机连接,把人物的画像投射到树上,画作只能存在一段时间,不会破坏公共建筑,区别于一般城市街道或地铁车上的涂鸦。他将这一涂鸦方式命名为“灯光绘画”,称其是世界上首个将光线投射运用到环境保护上的项目。
  这位生于1983年的艺术家本以摄影闻名,他是哈苏相机全球大使,常拍摄名人、广告,更喜欢做各种不同尝试。因为他认为,“真正的艺术家,必须创造一点新的东西。”
  “你是摄影师,每天都捕捉光,你获得了它,却没有返还过,所以为什么不试试通过街道艺术完成闭环,把这个光返回去呢?显而易见,投射就是答案。”菲利普说。
  创作过程中,他与部落成员住在一起,甚至纹上了当地人特有的纹身,最终他选择了投射朝夕相处的部落成员脸部肖像这种“有趣又富有参与感的方式。”
  投射肖像的一天晚上,村民在酋长的带领下聚集在黑暗的森林,男人光着膀子,女人脖子上挂着红白混杂的丝带,酋长顶着夸张的白色羽毛头�,他们一齐望着雨林深处被投射的同胞肖像惊叹,不约而同鼓起了掌。而小孩挤在投影仪前面,想透过小孔窥探图像的秘密。
  “如果有人告诉我,我将成为第一个在热带雨林做街头艺术的人,我不会相信的。”菲利普说。他觉得自己的作品就像是现场播放的一首歌,只存在几分钟,但却能在脑海中存留很久。


【相关论文推荐】
  • 一个街头艺术家的故事
  • 一个在阿富汗街头涂鸦的女艺术家
  • 谁的热带雨林?
  • 热带雨林的故事
  • 嘴上的热带雨林
  • 奇迹迪拜隐蔽在沙漠中的热带雨林
  • 一个将教堂变成滑板爱好者天堂的街头艺术家
  • 特拉维夫的街头涂鸦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