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学论文 首页
1.3万亿养老金“空账”之忧

  “中国引入个人账户做法不成功,个人账户的功能失灵。”2010年7月,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中国社科院举行的社保体系国际研讨会上坦言。
  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引进了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确立了统账结合的养老保险制度。而那些在此制度确立前的职工养老金,由后来缴费者负担,个人账户的资金用于支付养老金,形成规模庞大的“空账”――据郑秉文透露,大约1.3万亿元。
  
  引进个人账户失败
  
  此前,主管部门唯一一次公布养老保险“空账”,还是原劳动保障部公布的截至2004年的数字,为7400亿元。
  “空账”的产生有其历史根源。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养老保险制度借鉴智利模式,引入个人账户,养老保险由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两部分组成。社会统筹由单位负担缴费,目前为单位职工工资总额的20%,个人账户则由职工个人缴费,为个人工资的8%。
  此前中国采用的是现收现付模式。智利则以个人为养老保险缴费的直接责任主体,采用完全积累模式。我国则将这两种模式捏在一起,实行部分积累。
  “当时的设想是让个人账户里有钱,做成实账。可是由于我们没有解决转型成本问题,账户一直是空的,账户的功能没有充分发挥出来。”郑秉文说。
  所谓转型成本,是指对改革前参加工作的职工养老金历史欠账的补偿。对此,智利是通过发行政府认可债券来筹措补偿资金,由多届政府来逐步消化;而我国则由后来缴费者支付,由此个人账户形成规模庞大的“空账”。
  郑秉文表示,引入个人账户的功能有两个:一是使个人缴费和未来的养老待遇紧密联系,二是个人账户的钱可通过金融市场投资,求得较高的收益。
  “第一个功能可以说部分实现了,第二个功能由于账户内有将近1.3万亿的空账,未能有效投资,与智利相比,显然没达到目的。香港2000年也采用智利因素,建立基金,实现完全积累。账户内有钱,进行了市场化投资,吸引力很大,制度建立的第二年,覆盖率就达到了90%以上。而我国建立养老保险制度10多年,覆盖率还不到40%。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引入个人账户是不成功的。”郑秉文说。
  
  “空账”无须过虑
  
  “空账一直就有,压根不是什么新问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告诉记者,“我国个人账户和统筹账户是通的,我们缴保费,甭管是交到个人账户还是统筹账户,要拿去付老年人的退休金,统筹不够了就从个人账户提取,所以有空账。”
  顾昕认为,对此不必过分担心。“如果国家作出承诺,无论现在个人账户里是否有钱,但认定其中的数额,并且按照账户计息。这相当于强制储蓄,国家确保以后这钱可以支付。这样的运作方式叫做名义账户,瑞典等国家都这么做。”
  在顾昕看来,名义账户并不莫名其妙。“最理想的当然是账户里有钱,想法投资,再对投资进行监管,但名义账户制度本身是一种制度安排,如果运作得当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政府认账就行。现在把账做实,和将来认账,是两件不同的事,但效果也许是一样的,退休了有钱就行。”
  面对外界对巨额空账数字的担忧,一位与会官员回应,不应该过分担心“空账”问题,中国如果出现养老金赤字,将会由国家兜底。
  2000年开始,我国由财政拨款设立全国社保基金,进行市场运作。最初规模是500亿元,运作到2009年,已达7000多亿元。“这叫战略储备,是为了确保国家以后认账,想法填实这个账,但何时用也没说。现在是7000多亿元,以后还可能增长,增长一是来自投资本身收益,二是新的财政划拨,或是国有股转持。国有股现在是国资委持有,以后社保基金持有也行。”顾昕告诉记者。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院长郑功成指出,全国社保基金预计未来要达到2万亿元,在今后20~30年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收益要跑过CPI
  
  “我担心的倒是,若做实个人账户,如何保证其收益率。目前养老金运作考虑了安全性和流动性,收益率很低。收益率如果跑不过CPI(消费者物价消费指数),反而使购买力下降。”有关专家表示。
  据郑秉文透露,2009年中国养老金有累计结余1.25万亿元,五险累计结余1.93万亿元,但中国养老金账户投资的收益率不到2%,而在过去9年里,CPI平均为2.2%,面对高于收益率的CPI,社保基金受到通胀的巨大侵蚀。
  按照规定,目前我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只能存入银行或购买国债。如果以一年期、三年期银行存款和三年期国债为参考,在扣除通货膨胀率后,个人账户基金投资从1994年到2008年的平均利率水平分别为-0.11%、0.73%和1.25%。
  相比之下,企业年金可以利用有限的市场工具进行投资运营,自2005年以来的投资收益率为14.26%;全国社保基金的投资渠道更宽些,至2009年底,全国社保基金累计投资收益为2448亿元,年均投资收益率为9.75%。
  对此,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基金监督司司长陈良表示,基本养老金也需要借鉴企业年金和社保基金的运作经验,研究如何利用市场机制,选择风险较小、收益相对稳定的投资品种,进行市场化投资运营。
  据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透露,劳动力由过剩转向短缺的刘易斯拐点将在10年后出现,以及未来20年可能面临的通货膨胀压力,是中国社保基金面临的严峻现实。“中国养老问题十分严重,需要及时寻找出路。”王忠民坦言。
  摘自《时代周报》2010.7.22


【相关论文推荐】
  • 养老金“空账”,不必恐慌
  • 养老金空账1.7万亿元拿什么来“老有所依”?
  • 养老金支出亮黄灯:个人账户空账4.7万亿
  • 中国养老金缺口与空账问题研究
  • 李剑阁:养老金“空账”新解
  • 养老金空账规模增大 国家如何兜底
  • 养老之忧
  • 企业退休养老金将增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