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学论文 首页
致煤老板的一封公开信

  在你们听来,“因果报应”不是一个经济学名词,“企业社会责任”也很虚幻,一点也没有“投资价值”。但是,你们今天就是倒在这两条门槛上。
  
  我管你们叫煤老板,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再过几个月,这将成为一个历史名词。对于这件事情,你们一定感到伤感和悲愤,当然也应该感到轻松―在过去的几年里,这是一个带有污辱性、轻蔑性的名词。
  正发生在山西的煤矿整顿运动将让你们失去数以千亿计的财富。关于山西的这种做法,我已经失去了评论的兴趣,本轮“国进民退”运动的时代意义以及对中国现代化的影响,会有很多的专家予以记载、论证和批评。我今天想说的是另外一个角度: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观察到,当你们的财富被如此公开而清晰地剥夺的时候,当你们试图以上告的方式进行抗争的时候,你们并没有得到普通公众的支持。甚至连很多媒体在小心翼翼地报道这起事件时,也很少有人提及你们对山西煤矿事业的贡献。
  为什么没有一个煤炭工人站在你们的身后?为什么大多数的山西人民默默、甚至鼓掌把你们“驱”走?为什么你们无法得到大多数中国民众的同情和声援?为什么经济学家在对山西省的行为表示反对时,也绝少有人肯定一下你们的贡献?不知道你们在哭泣和悲愤的时候有没有去想一下这些问题?你们失去的是数千亿元的财富,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为什么你们那么孤独无助,我听到你们中的一些人在感叹中国的冷漠。
  可是我要说,这是一场“因果报应”。你们不注重煤矿的生产安全,导致爆炸事件频频发生,这已成为“中国之耻”;你们糟蹋环境,肆意破坏山西的生态面貌,让这个中华文化的发源地再也没有了“瓦蓝瓦蓝”的天空;你们贿赂官员,彻底败坏官场文化,让公共利益得到了极大的损害;你们买卖“死亡指标”,做出种种灰色的、令人厌恶的行为;你们奢华堕落,败坏风气,撕裂社会,让“煤老板”成为令人作呕的“反社会名词”。
  所以,过去这些年的种种表现证明,你们是一群暴富的“野蛮人”,你们不配拥有这么多的财富。所以,当你们被一种“野蛮”的手段驱赶的时候,自然得不到民众的同情。人们的观感是“以暴易暴”,虽不妥当,却无不可。
  在你们听来,“因果报应”不是一个经济学名词,“企业社会责任”也很虚幻,一点也没有“投资价值”。但是,你们今天就是倒在这两条门槛上。作为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群体,你们没有考虑社会责任,没有将自己与社区的关系和谐起来,没有让自己拥有良好的社会形象。
  从你们的遭遇中,我们终于懂得了这些道理:“社会责任”不是挂在嘴巴上吼几句口号,不是捐一点钱,做一些慈善而已。它是一个新诞生的社会阶层必须重新思考和学习的功课。社会责任首先是恪尽一个企业家的基本职责―善待员工、合法纳税、保护环境、生产有利于社会的商品;社会责任同时是友善社区,成为公民社会中的良好一员,保持令人尊敬的社会形象。社会责任更是严格自律、尊重社会公理,互相监督,努力成为公民社会中的向善力量。这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应该追求的目标;这是作为一个产业里的企业家群体应该追求的目标;这是作为整个中国企业家群体应该追求的目标。
  今天,你们用上千亿元的代价为中国的企业家上了社会责任的一堂“教训课”,从你们以往的表现看,这笔昂贵的学费似乎正应该由你们来支付。我说这样的话,你们听来一定非常的残酷,不过,我还是要这样说。


【相关论文推荐】
  • 致家具的一封公开信
  • 致家长的一封公开信
  • 致青少年的一封公开信
  • 致武松的一封公开信
  • 致校友的一封公开信等
  • 冯玉祥致蒋介石一封公开信
  • 致广药加多宝的一封公开信
  • 致杨叶波的一封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