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学论文 首页
一枚古钱币

  每一次我经过城东的时候,都忍不住被那里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吸引而逗留好一会儿。最吸引我的莫过于那些卖古玩的小店,它们通常利用老式厢房的底层作铺面,所以门面虽然小,却往往有好几进,店堂里昏暗而陈旧,常会有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奇形怪状的东西陈列其中。
  通常我只是看客,因为古玩店里并不是每件东西都标价,而那些看似普通的东西要价绝不普通。但是这些小店也很懂得客人心理,通常售价低的对象,都陈列在铺面第一进的厅堂里,第二进的东西就可能贵一些,再往里走,对象就更尊贵些,所以,像我这样的客人大可以安心地在第一进店堂里东张西望。
  十二月里的一天,和朋友们闲聊,说起即将到来的一年正好是我的本命年,就有人建议我去买个古钱币,用红丝绳串起来系在手腕上,说是可以避邪。我本来并不在意,但经不起朋友们种种迷信言论,心想这种钱币城隍庙可多得很,不如就抽空去寻一个。
  那天,我有些事耽误了,路过城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沿街的小摊儿早没有了,那些小古玩店也都上了门板,弯弯曲曲的小巷里就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我忍不住走得快起来。忽然,我看见一个街口拐角处有一个我从来没注意过的小店还半敞着门,里面隐约透着些灯光,似乎还没关门。门楣上写着三个篆字“一念斋”,我有些意外地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不知道现在只为了一个小小的钱币进去,是否会遭老板的眼色。
  “进来吧,”一个老人的声音从门内传出,“进来看看。”
  既然招呼我,我当然要进去,我连忙跨入门槛。在店堂一旁的桌上点着一支旧式的油灯,暗暗的灯光下,我看到招呼我的,果然是个老人。他脸上的皱纹是那样的密集,密集到我都怀疑他的年龄大概比这个店里很多东西的岁月都长。昏黄的灯光下,老人的脸色似乎有些阴郁,但还是热情地招呼我。
  “你想要些什么,年轻人?”
  “啊,我想看看古钱币。”
  “是吗?”老人指指店堂的后面,“那里有很多历代的古币,您可以进去慢慢挑选。”
  “不,不,”我知道他误认为我是古币收藏者了,“我只是想随便买一个小钱币,用红绳拴在手上,本命年避邪的那种……”
  “啊,是这样,”老人慢悠悠地说,“那你看那边,”他指向这间厅堂的一个角落,那里摆放着一个很破旧的藤篮,里面乱糟糟地堆了数百个铜钱,“那里都是些别人挑剩下不值钱的东西,你就选个看得中的吧,只要10块钱一个。”
  不知怎么的,我觉得老人在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微微发亮,似乎在期盼我什么。“也就10块钱的生意,他也宰不到我什么吧?”我想。
  篮子里有好多铜钱,有的都已经生锈了,我随便翻动了一下,忽然,有个暗金色的铜币跃入我的眼帘,我拿起它细看。很奇怪的一个古币,内方外圆的中国传统铜板式样,但是正反两面却没有一个汉字,正面弯弯曲曲地刻着一些蝌蚪文样的字体,反面是两支交错的枝叶蔓密的花朵,也不知是什么花。篮子里就这一个铜币是这样怪怪的,我忍不住拿在手上多看了几眼。
  “我拿丝线给您串上吧。”老人没声没息地站在我身后,忽然开口吓了我一跳,他似乎知道我很中意手上的这个古币,手上拿着红丝线望着我。
  “好的,好的,”不知怎么的,我觉得老人好像很希望我买下这个古币,仿佛我正在购买的东西对他而言是一笔很大的生意,“给您钱。”我递给他钱,转身向门口走去。
  “您走好……”我迈出门口的时候,听见老人的道别声,扭头想回他一声再见,却发现他已经消失在黑黑的后店堂里,第一进店堂里只剩下桌上的油灯忽闪着。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有一位长久未见面的朋友来我家吃晚饭,我知道他曾经热衷于钱币的收藏,就把系在手上的古币给他看,想问问他是否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他仔细地端详了半天,突然惊讶地大喊起来:“嘿,你从哪里搞到这个东西的?”
  “怎么了,不就是一个避邪钱吗,都是他们几个说要我在本命年里天天带着它的。”我说。
  “我知道你是把它当作一个避邪钱,可你知道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很值钱的古印度王朝钱币。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给我的朋友,再问他一下。”他急急忙忙地打电话给一个什么收藏协会的会长,让对方立刻过来一次。
  “有必要吗?”我疑惑地问他,“我可是只花了10元钱从城隍庙那个破地方拣来的,你把什么会长请来,可别让人笑掉大牙啊!”
  “有必要,有必要,”朋友一脸的正经,“如果他的看法和我一样的话,你可就发财了,这个古币可能价值好几万呢!你只花了10元,很正常,本来真正懂古币收藏的人就不多嘛。”
  “不会吧,”我听得口水都快下来了,“哪有这种好事?”
  不久他的朋友――那个会长抱着一本厚厚的图册,气喘吁吁地进来了。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富态的中年人,他掏出放大镜、镊子之类的东西,从我手上小心翼翼地取下那个古币,很认真地观察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翻开那一大本图册,拿着古币对着某一页比对了半天,然后抬起头,对我和朋友说:“不错,这的确是一枚非常珍贵的古印度钱币,叫做曼佗罗铜币,当今世上绝不会超过10枚。”
  “这么说,它果然很值钱啦?”我那位朋友很兴奋地问,“我说我眼光也不错吧,不过还是您权威……”
  “是啊,它很值钱,”会长很认真地转向我,“如果你愿意,我马上可以填写一张5万元的支票给你,请你把它转让给我吧。”
  我使劲地拧了自己一把,确信自己并非在做梦,然后结结巴巴地问:“您确定没有搞错吧,它真的值那么多钱?”
  会长一句话也没有说,拿出一本支票,用笔在上面清晰地写下了“伍万元整”几个字样,然后坚决地推到我面前。
  我呆了一会儿,又问他:“您可以给我仔细说说这枚钱币的来历吗?”
  “这是古印度迦叶王执政时铸造的钱币,但并非为流通所用。迦叶王为安抚民生,宏扬佛法,特铸此币,提醒人民要一心向善,不要为恶念缠身而迷失本性。它反面的花朵就是著名的曼佗罗花,象征万恶之本源,以警示人们;正面是梵文,大意是财富往往引人走向邪恶,而善恶就在人们的一念之间……”
  “一念之间?”我猛然间想起,“那个小古玩店的名字好像就叫‘一念斋’,两者间是否有什么关系呢?”我痴痴地想。
  “喂!”我朋友惊醒了我,“你到底愿不愿意把这个古币卖给人家啊?”
  “我……”我很动心地看着那张支票,可是心里又隐隐觉得不太妥当,“这样,对那个古玩店的老人是否不太公平啊?他大概是年岁大了,把这么值钱的东西弄混了,贱卖给我了?”
  “做古玩这行的,不识货的人可多着呢!”会长说,“即使他搞错了,也是他自己的事,老天保佑你发财嘛!”
  “是吗?”我还是有点犹豫,“让我再想想……”
  “啊,您担心我给的价钱还不够公道吧?”会长恍然大悟的样子,“没关系,我的支票就留在你这里,你考虑几天都行,想清楚了再通知我,我们先走了。”他拉着我的朋友往门外走,一边说,“让你朋友冷静会儿吧,他可能太高兴了。”
  我的确很高兴,特别是我看到桌上那张静静地躺着的支票,可是我又感到一些隐隐的恐惧,刚才有两个人在陪我,我没怎么感觉到,现在就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了我想起那古玩店里老人阴郁的脸色,有些期盼的眼神,现在都浮现在我面前。“他期盼我什么呢?他怎么会疏忽这么一枚珍贵的古币呢?”
  我握着那个古币,再一次仔细地端详它。在我手心里,它散发着暗暗的金色,栩栩如生的曼佗罗花交织在一起,弯曲的枝叶好像十八岁女孩的胴体舒展着,诱惑着我。我把它翻过来,那些晦涩的文字呈现在我面前,会长的话又在我耳畔回响:“财富往往引人入邪恶,善恶就在人们的一念之间……”

  我决定把古币卖给会长,因为现在可流通的货币对我的诱惑力更大些。但是,在通知会长之前,我决定先去古玩店把这事告诉那个老人,我想我愿意把这笔钱分一半给他,如果他是搞错了,想收回这古币也可以,但也得付给我两万五千元钱,“这样……”我想,“这样,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发笔财,也没亏待那个老人。”
  我看看时间,将近10点了,和我上次买这古币的时间差不多。我想尽快让那老人知道这件事,“‘一念斋’应该还开着门吧?”我打的往城东赶去。其他的店铺都歇业了,只有那家“一念斋”,和上次我经过一样,透着黯淡的灯光。我急忙一步迈进去,老人正坐在油灯旁,仍然是一脸的阴郁,似乎经受了很多的痛苦。
  听见我进门,他抬起头。“啊,是你,年轻人,”他还记得我,“你又来买古币?”
  “不,不,老先生。”我把所有的事向他解释了一遍,然后把支票和古币都拿出来放桌上给他看,以证明我没有胡说。老人安静地听我诉说,脸上纵横的皱纹慢慢舒展开,郁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如同新生儿般的喜悦,可是他似乎并非高兴于这笔意外之财,因为他没有仔细去看那张支票,而是站起身望着天空(天花板),喃喃自语:“我佛慈悲,终得解脱。我佛慈悲,终得解脱……”
  “他是不是高兴得有些错乱了?”我站在那里,看着他听我说完,也不理会我,就走向通往后厅堂的门洞里。“喂,老先生,那您是收回这古币呢,还是让我卖给别人?”没有人理我,通往后厅堂的门洞黑乎乎的,我看不清老人在哪里。
  “喂,喂,老先生。”我忽然觉得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这整个店里,老人好像突然消失了,融合在后厅堂那一片黑暗里,我为这突如其来的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喂,那我明天兑了现金,再给您送来?”我试探着又往门洞里喊了声,我不敢贸然走进去,总觉得有些不可测的东西隐藏在后厅堂里。还是没有人理我,我拿起支票和古币赶紧离开了古玩店。
  第二天一早,我先联系了那个会长,让他过来把古币取走了。我想不管那老人是消失也好,还是兴奋地昏倒在后堂也好,反正没有反对我把古币卖掉,我把支票兑成现金又往城东赶去。
  很快我就又站在小古玩店的门口了,跨进门,迎接我的是一位中年妇人,“欢迎进来,随便看看吧。”她笑盈盈地招呼我。“啊……”我迟疑了一下,“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是昨晚说好今天来付钱的。”
  “付钱?付什么钱?”妇人一脸的疑惑。
  我想那位老先生可能没有告诉她昨天的事,于是我说:“请你让昨晚店里那位老先生出来一下好吗?我跟他都说过……”
  妇人仍是一脸的疑惑:“老先生?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做主啊,连工人都没请一个,再说,我这店每天不到6点就关门了,您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我退出门外,抬头仔细地看,没错啊,阳光下,门楣上“一念斋”三个镀金的字闪闪发亮,我看看四周,虽然对周遭没什么具体印象,但毕竟来了两次,应该不会弄错啊?我又走进门,“这里还有第二家名叫‘一念斋’的吗?”
  “没有了,整个城东就我一家叫这名。”妇人说。
  “这……”我这下真的感到头晕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伸手到内侧袋,那厚厚的一叠人民币提醒我并不是在梦游啊。
  于是,我定定神,把事情从头至尾向妇人说了一遍,当听到“曼佗罗铜币”几个字时,妇人忽然说道:“曼佗罗铜币?是不是正面刻着梵文,反面刻着曼佗罗花的一枚古币?”
  “对啊。”
  “这个我知道,它可是我父亲最心爱的东西之一啊,怎么……”
  “啊!”我一拍脑门,“那昨晚的那位老先生,一定是您父亲了,您快请他出来。”
  妇人听了我这话,脸上却现出害怕的神情来,一边将眼光投向厅堂的一个屋角,一边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我父亲他,他……”
  我顺着她的眼光望去,屋内的角落里原来挂着一幅我从未留意过的黑框照片,照片中正是那位满脸皱纹的老人,阴郁的神色,正注视着我。我觉得有一股寒意从脚后跟升起,“那,那个是您父亲?”我的舌头有些打结。
  “是啊,家父去世已经三年多了……”我听见妇人幽幽的声音在耳畔回响,“父亲当年曾对我说过,曼佗罗古币是他用很卑鄙的手段得来的,他明知那是一枚很值钱的古币,却趁人之危以廉价购得,以致耽误了别人性命。后来,为了此事,他经常为噩梦所扰,整日郁郁寡欢,常对我说,他日必会遭到报应。果然,前几年他去世之后,我找遍整个店堂都再没见过那枚古币,却常梦见父亲在地狱里深受折磨,不得超生,在梦里他对我说,只有再找到一个不贪心曼佗罗古币价值的人,他才能得到轮回,可是几年了,他都没有能找到……”
  我张大了嘴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CQ


【相关论文推荐】
  • 一枚中国古钱币
  • 两枚外国古钱币
  • 古钱币(外一篇)
  • 古钱币收藏
  • 古钱币源流
  • 古钱币漫谈(上)
  • 古钱币漫谈(下)
  • 古钱币漫谈(中)
  • 古钱币失窃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