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学论文 首页
古钱币失窃之谜

  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年,悄不声儿走进了一条刚刚整修过的上海市中心老式弄堂。
  这是一幢典型的老式石库门住宅。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周围的老房子早已拆的拆,改建的改建,只有这一溜石库门房子,因为最能代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民居的建筑风格,而被保存下来。虽然每隔两年都要粉刷装修一番,可还是掩盖不住黑漆大门上陈年剥落的痕迹。不知怎么的,站在这终年紧闭的黑漆大门前,总有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感觉。
  少年伸手按下了装在大门旁的门铃。
  二十秒钟以后,一个面貌清瘦,但是目光炯炯的长者出现在门口。
  “您就是苏桐先生?”少年自报家门,“听说您老是古钱币专家,我有几枚好东西,您老有兴趣看看吗?”
  苏桐先生把少年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三遍,说:“我这里从不接待来历不明的东西,走吧!”说着就要关门。
  “唔,不,不,您老别误会!我这是自己家的宝贝……”
  苏桐先生第二次将少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这才请他进去。
  空空荡荡的客厅里,挂着一只猫头鹰笼子。开半只眼闭半只眼的猫头鹰,看见客人进来,喔喔叫了两声。
  坐定以后,少年一边从怀里取出一只红木盒子,一边吞吞吐吐地介绍自己怎么从家中偷出这宝贝玩艺儿的过程。
  苏桐先生七分相信,三分怀疑,但也没有多加盘问。因为时下迷上网吧,不能自拔的孩子不在少数。你肯卖,我愿买,就算不道德,也够不上犯法。他接过红木盒子,小心翼翼地把它打开,兴致勃勃地掏出一枚放大镜,戴上老花眼睛,开始鉴赏起来。
  专家到底是专家,苏桐先生一忽儿注视着钱币,一忽儿翻阅查考书籍,叫人不得不相信这古币里面大有学问。他怕柯可闲坐一旁太过无聊,也把他自己的藏品取出来交给他来欣赏。
  柯可一边低头欣赏苏桐的藏品,一边偷偷留意这家伙会玩什么把戏。
  苏桐始终十分专心地在鉴赏柯可带来的藏品,翻来覆去地看个不停。其间只是偶尔站起来一次,因为听见猫头鹰躁叫,苏桐不得不起来去给它喂了一块肉。
  鉴赏完毕,物归原主,接下来的便是讨价还价。柯可数点了一下盒子里的钱币,忽然发现,原本有12枚古钱币,转眼间却只剩下了11枚!还有一枚呢?那一枚古钱币可是这全部藏品中唯一最珍贵的一枚啊!
  “这不可能。”苏桐说,显出也很吃惊的样子。这其间,书房里自始至终只有他们两人,从没有第三个人进来过,“你好好想想,会不会是你对它太过钟爱,没有跟它们放在一块,忘在家里没有带来?”
  “不可能!”柯可十分肯定地说。
  苏桐一听这话,眼睛顿时瞪得比铜钱更大:“你这是什么话?你的意思是说,你这枚古币是在我这个房间里丢失的,是我偷了你的古币?”一边说一边就“嗖嗖嗖”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脱下来,非要柯可检查。
  不用说,什么结果也没有。房间里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柯可尽管有一百个理由认定苏桐做了手脚,可是捉贼总得拿赃啊!一枚看得见摸得着的古钱币怎么会不翼而飞了呢?
  在此其间,苏桐一步都未离开过书房,甚至也没有打开过窗户。柯可一遍又一遍回忆着整个全过程,“难道这猫头鹰……”双眼直勾勾地望着那只猫头鹰,在寻思着。
  苏桐除了爱好收集古钱币,第二兴趣就是饲养这只猫头鹰。他自己以素食为主,储存在冰箱里的肉都是为了这只猫头鹰准备的。一枚古钱币少说直径也有三厘米,苏桐本人是不可能吞下肚去的。因为这毕竟不像西瓜子,可以从大便中排泄出来,如果剖开肚子把它取出来,一个钱币收藏家还不至于到这种玩命的地步。但是,交给猫头鹰吞下就是另一回事了。柯可在思忖:他会不会在自己全神贯注地欣赏着苏桐的收藏品时,将那枚古钱币夹在肉中喂了猫头鹰?
  “怎么?你想宰掉猫头鹰,来个剖腹检查?”
  “那倒用不着。只要上医院去,把它放在X光机前照上一照,就什么都清楚了。”
  “真是荒唐!”看得出苏桐非常生气,“一个堂堂正正的古钱币收藏家,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来!”
  生气管生气,不过他仍然十分通情达理地说:“那也行。不过,现在太晚了吧?医院早下班了。急诊医生不会有工夫管这种事的。要去也只能明天去。”
  柯可心里再急,也只能这么办。苏桐还真够道地,怕他不放心,信誓旦旦地当着他的面,剪下两根猫头鹰翅膀上的羽毛交给柯可做记号。这样,柯可一觉醒来时就不能怀疑主人在他睡着时做了手脚调了包。柯可还能说什么呢?
  当夜,柯可就在客房里休息。可他就像躺在针毡上,如何能睡得着?别以为他真是什么偷鸡摸狗的小瘪三,柯可的老爸是上海滩上的一名警长。听老爸说,先后不止一次接到举报,有个名叫苏桐的古钱币收藏家莫名其妙地吞吃了他们的钱币,可又拿不出真凭实据。没有证据,就无法立案。柯可听在耳里,记在心里。这孩子天生爱冒险,又看过了太多的电视剧,立志要当一名大侦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于是便偷偷将爷爷收藏的一盒钱币装进书包,扮演了这么一回“卧底”的戏。原只想当做鱼饵,没想到鱼儿没上钩,反倒“偷鸡不着蚀把米”。这可怎么办,回去如何向老爸和爷爷交代?
  一夜平安无事。苏桐向有早起的习惯,凌晨起来,走到客人房前,侧耳听了听,不见有动静,就去书房做了些自己该做的事情。7点过后,便提了鸟笼,去敲客人的门。
  “这孩子倒是真能睡!”苏桐这样想着,就迈进客房,主动提醒他说:“还去不去医院?”
  “还有这个必要吗?”柯可揉着还没有睡醒似的双眼,用一种不可捉摸的目光打量着苏桐问。
  苏桐感觉到味道有些不对劲。
  “这场戏该收场了,先生。”柯可说。然后径直走向书房,以一种不可违抗的口气,指着一盆五针松,对苏桐说,“我能检查一下这花盆的盆底吗?”
  苏桐的脸像突然被什么虫子蛰了一下,脸色由红变白。
  眨眼间,柯可伸手从花盆底下摸出了一枚钱币。
  “好一个道貌岸然的古钱币收藏家,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苏桐只能要死要活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骂自己“混球”。是啊,一个人真要犯起“混”来,连治的药都没有。就说这位收藏家吧,在古钱币研究领域里,原本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有头有脸的人,你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喜欢以至于迷恋一样东西,原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如果你看见喜欢的东西,就想占为己有,那就离开犯罪的深渊只差一步了。
  只是直到这时,只怕你还没有明白,这个老混球究竟玩的是什么小把戏?最终又是怎么被我们的小侦探柯可看穿的?
  破案提示:
  了解猫头鹰的觅食习惯,才是破解本案的关键。
  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到森林中去作一番考察。如果你在一棵大树底下发现一堆小鸟或老鼠的骨头,那么,此时你抬起头来,保准能看到树枝间有个猫头鹰的巢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解密:
  猫头鹰有夜间外出觅食而将食物“囫囵吞枣”的习惯,并于次日清晨将不消化的动物骨头等吐出。苏桐正是利用猫头鹰的这一习性,在喂食时偷偷将那枚古钱币夹在食饵中,而在第二天早晨当它吐出时再把钱币藏匿起来,从而窃为己有。
  捉贼拿赃,捉奸拿双。实际上这整整一夜,柯可连一分钟都不敢真睡着。佯装躺在那客房的床上,看似睡着了,而竖起的耳朵却无时无刻不在捕捉着室外的动静。苏桐什么时候起的床,怎么个偷偷地溜进书房,然后又怎么取走那枚钱币,怎么把它藏在花盆底下……全都落入了他的监控之中。


【相关论文推荐】
  • 失窃的古钱币
  • 古钱币收藏
  • 古钱币源流
  • 古钱币漫谈(上)
  • 古钱币漫谈(下)
  • 古钱币漫谈(中)
  • 鲁迅与古钱币
  • 古钱币被窃案
  • 古钱币收藏升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