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学论文 首页
章红:“请父母们不要过于迷信父母的威权”

  章红访谈
  章红,18岁开始在《少年文艺》(江苏)发表小说,后成为《少年文艺》的编辑、主编,现为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编审。写过多部童书,出版有“章红‘时光’系列”六部:《放慢脚步去长大》《小猪和圆妈》《白杨树成片地飞过》《踏上阅读之路》《青春之羽》《木雕面具》;“章红‘亲子’系列”三部:《慢慢教,养出好小孩》《杨等等的顽皮时光》和《杨等等的成长时光》;出版散文随笔集《对幸福我怎能麻木》《你吸引怎样的灵魂》《像毒一样读》,长篇小说《我的日子还没来,临》等。曾获冰心文学奖、江苏紫金山文学奖、南京市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金陵文学奖、中国书刊发行协会全行业年度优秀畅销书奖等。系江苏省作协签约作家。
  陈云昭:最近手头在读什么书?
  章红:我习惯同时读好几本书。最近读的是《北欧,冰与火之地的寻真之旅》和《涉过忘川》。前者很有意思,谈论丹麦、瑞典、冰岛、挪威、芬兰五国国民人格特质,相似与迥异之处,涉及北欧地理、风俗人情与政治文化经济各方面,挺开眼界的。《涉过忘川》是居住在广州的女作家筱敏的散文集,一边读一边肃然起敬。她是那种磨骨为笔、捐血为墨的写作者,她是用生命在写作。
  陈云昭:作为一个儿童出版社的编审,经你之于出版的童书中,有遇到让你特别欣赏心仪的吗?章红:遇到过特别心仪的短篇作品。
  陈云昭:你认为一部优秀的儿章文学著作,会有哪些特征?
  章红:我首先在意灵魂真诚与否。这是我判断一切作品的先决条件;与此同样重要的是,作品体现的价值观是否与人类文明走向一致,是否对弱者有悲悯,对强权有say no的勇气:其次才是风格与笔触。让儿童阅读的作品,希望是流畅好读的,如果能有点幽默感那就更棒了。
  陈云昭:你的女儿在童年期似乎很喜欢阅读,这是刻意引导的结果吗?
  章红:如果说存在引导,一个原因是我和她父亲都读书,家里到处是随手乱放的书,我们也经常在餐桌上谈论书中的情节或观点。书籍是日常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女儿幼儿时期每晚睡前会给她念书,记得有一个阶段念的是《绿野仙踪》,每天读一个章节。那是一段特别美好的记忆。她可以独立阅读之后,就是给她提供书籍以及自由选择的权力。
  陈云昭:你会给她怎么选择读物?
  章红:读到好的东西会推荐给她。我自己就是一个狂热的读者,涉猎还算广泛,对书籍上也建立起了自己的判断力,我推荐给她的书她通常也会很喜欢。比如《大地之歌》、《布鲁诺与布茨》都是我推荐给她的。但更多的出于她自己的选择。念小学以后她就会一个人泡在新华书店,在选择书籍上有了自己的一些主张。除了内容,她会在意书籍装帧是否合心意,封面和插图能否打动她;她会看看作者介绍,翻阅前言后记,也看看书籍获得的奖项,把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做出判断。《可怕的科学》和《大森林里的小木屋》都是她自己在书店发现的,先买了一两本,觉得好看,便陆续购买同一系列的书籍,慢慢收集起全套。
  陈云昭:我在做阅渎推广的工作中,经常遇到这样的一个问题:我的孩子不爱阅读怎么办?你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章红:除非个别有阅读障碍症的孩子,我认为童年期的孩子是天生的阅读者。人从出生开始,就被赋予了求知与探索的本能。婴幼儿动用一切感官来感知这个世界,当他们习得一些文字后,读书便成为了探索世界最有效的途径。当然随着科技发展,手机与电子产品在争夺孩子们的注意力。这是一个客观事实。但小孩不爱读书,仍然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成年人的责任。我不妨列举几条:
  其一、属于小孩子的闲暇时间太少。
  他们的每一天都充斥着各种计划好的活动:上�n、写作业、练习才艺、上补习班……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们疲于奔命,属于自己的时间少之又少。这时候被“逼”而读的书自然成为负累的一部分,责任与义务的一部分。当童年期孩子表示出对书本的厌倦与冷漠,成年人就需要考量对他们生活的安排是否有不合理的地方。当父母苦恼于学龄孩童不爱读书,首先应反躬自问的:你真的重视他的课外阅读吗?父母应该意识到,一个活动内容总是以取消另一个活动内容为代价。父母想培养孩童的方面很多,有所取舍是必须面对的事实。
  其二、功利化阅读败坏了孩童读书胃口
  有些家长对书籍的选择特别严格,喜欢孩子只读名著或者“有用”的书。名著自然不错,但是有的名著超出孩子的承受力与领悟力,有的名著节奏缓慢、叙事冗长,如果硬要将故事内容、生活背景与表达技术都还不适合孩子阅读的名著塞给小孩,他们不喜欢看就断言“我家孩子就是不爱看书,真让人发愁啊”,这完全是家长的强人所难。古人说“开卷有益”,有的家长或教师强调“开有益卷”,希望孩子得到正面的教化,选择的书根本就是讲道理,印教条,结果自然是败坏了孩子阅读的胃口。成年人如果想在阅读上帮助小孩,就得加强自身的人文修养,首先自己当一个读者,广泛地去读,去思考,去选择。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教育后方能形成书籍上的鉴赏力。
  陈云昭:还有一个问题,也被经常问起,很多孩子会喜欢读玄幻、侦探、悬疑类的读物,但家长会认为这些读物大多没有“审美”和“思想”价值。你怎么看对孩子的阅读趣味的引导问题?
  章红:阅读行为贯穿一生,我们没有必要让孩子们从一开始就完全正确。我不主张以家长的权威来要求孩子只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这样做很容易压制与扼杀孩子的阅读兴趣。我听过一个妈妈抱怨儿子不爱看书,只爱看漫画,当她夺走儿子的漫画书,把《水浒传》硬塞给儿子,男孩流下了眼泪。
  当然可以向孩子谈论与推荐书籍,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必须放手让孩子自己去选,哪怕走一些弯路。我女儿秋秋小学时迷恋日本漫画《百变小樱》《名侦探柯南》,也迷恋科普读物《可怕的科学》和历史读物《大森林里的小木屋》。多年以后谈起,她说对她来说小樱和《可怕的科学》是一回事,都是好玩的东西。上初中以后网络小说以其快速的情节推进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读了大量网络小说,现在她把那段阅读称为她的“黑历史”。阅读是孩子开启认知自身和外部世界的一把钥匙,入门后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浪费一点时间,走一走岔路,这是成长中应有之意。让孩子始终把阅读视为美妙的精神享受,这才是最重要的。不在于他现在读了什么或者读了多少,而在于他以后自己会不会去读。只要去读,他们最终将把自己教育为一名对书籍有鉴别能力,能够享受阅读的好读者。   陈云昭:在你的多部章书著作中,你会有一些恒定的核心的价值坚守吗?
  章红:毫无疑问,有。借用村上春树的话,这种价值坚守就是――“在鸡蛋与高墙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陈云昭:你曾写过《慢慢教,养出好小孩》这本书,从这本书的标题来看,你认为什么足好小孩?
  章红:高自尊,有求知欲与学习的能力,习惯独立思考,待人友善,这就是完美的小孩了;如果再加上一点有趣,那简直就超级完美了。
  陈云昭:你曾说过,这个世界是否会好(梁漱溟语),取决于我们现在如何当父母。怎么理解你这句话?是否一个孩子最终成为什么样的人只是取决于父母?
  章红:社会是由个体组成,今天的孩童就是明天的社会成员。这些未来成员拥有怎样的质素,将决定未来社会的面貌。儿童是人类的未来,作为新生的生命,他们天然被赋予了希望和祝福。一个孩子最终成为什么样的人当然不仅仅取决于父母。但孩子成长得怎样的确有赖于于成人社会的合力,这当中包括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家庭的影响在其中分量尤重。教育家、夏山学校的创始人尼尔先生曾说:“要孩子做一个灵魂自由、对工作感兴趣、对友谊有乐趣、对爱情感到快乐的人,或者让他成为一个痛苦的、矛盾的、恨自己和社会的人,这大权操控在家长和老师手中。”对此我毫无保留地赞同。
  陈云昭:从育儿的角度来说,你对父母的自我教育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章红:大人多多少少都浸染了社会的丑恶而不自知,如果傲慢地;悔完全错的东西硬往小孩头上套,对小孩的扭曲就特别严重。所以,首要的,就是请父母们不要过于迷信父母的威权。人的认知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局限。没有关系,如果你知道自己身上肯定有偏差有问题,暂时不知道问题在哪儿,或者不具体知道,但是你明白你不可像全知全能的上帝一样对待小孩子,就不会那么傲慢,那么蛮横。
  就算认识不到自己的缺陷或错误,只要不去强加,就可以让这种错误最小限度地影响孩子。要有一点自省精神,管束住那个狂傲的自我。不要以有限的经验来框住你的孩子。不要让“我相信我是正确的”这种执念,成为禁锢自身的枷锁,也成为劈向下一代的枷锁。
  陈云昭:如果一个小学要求孩子都背诵《弟子规》,但作为父母觉得自己的孩子不应该去背诵这个。如何协调?当家长的价值观念和学校教育有分歧时,该如何应对?
  章红:我不赞成强制儿童背《弟子规》。但我设想了一下,如果我的孩子在学校遇到这个局面,我可能不会强硬反对,因为不想把孩子推到对抗的第一线,她扛不起这个压力。与此同时我也不对她撒谎,不避讳谈到自己的价值观,我怎么想的都直接告诉孩子。我们家什么都说,孩子也都能明白。
  陈云昭:现在社交�件的广泛使用,很多学校的老师和家长之间都建立了“群聊”,在群里不断提醒家长这个孩子在学校的表现,哪怕一次小测验也会报告名次等等,有些家长不厌其烦,但又无可奈何,他们大多在感叹仿佛自己又上了一遍中小学,甚至比自己上学时更累。自己除了应付工作,还要协助孩子默写、背诵、填写家庭作业意见书等等。甚至有些家长发出呼吁,学校能不能给点空间给家长;你觉得在孩子的成长和学习过程,是不是也应该对家长“减负”了,我们说家庭教育很重要,但这个家庭教育不应该只是学校教育的延伸吧,甚至是老师角色的延伸吧?毕竞家长只是作为家长。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章红:你这个问题我得分两个层面来说。公布成绩、排座次我觉得是很不好的做法,它把竞争、比较视为格外理所当然的东西,从正面肯定这种心理。整个社会由一种竞争心理主导,人和人之间一直在比,在学校比成绩,出校门比薪水,价值观特别单一。这种单一价值观下的比较影响深远,它让我们内心失衡,不容易获得幸福。人是完整的有机体,何其高贵,何其丰富。这种比较根子上是欠缺对人真正意义上的尊重。
  协助孩子默写背诵什么的,这个我觉得还好吧,正好让你有个机会了解孩子在学校的生活,也是对孩子的一种陪伴。如果家长协助一下都觉得特别累,那说明作业量过大了。因为你工作一天,小孩子也学习了一天。你只是协助完成作业都觉得受不了,那小孩子恐怕就更受不了。这种感受或许可以帮助你对自己的孩子有一份体谅。
  陈云昭:做了这么多年的出版编审,你是怎么理解阅读对一个人的意义?章红:对阅读的感受与理解,跟我的职业没有什么关系,跟我的人生有很大关系。我感谢书籍,它庇护了我。在书籍中我获得美妙的感受,遇到精神上的知己与导师,它让我保持一种智性上的成长。没有这种成长,人生就不值一提。
  陈云昭:给《读读书》的读者推荐几本章书。
  章红:《吹小号的天鹅》以及E-B-怀特的另外两本儿童文学作品,《布鲁诺与布茨》系列,《大森林里的小木屋》系列。


【相关论文推荐】
  • 章红:“请父母们不要过于迷信父母的威权”
  • 章光101的“红”与“黑”
  • 历史的落红(外一章)
  • 抹不去的高原红(四章)
  • 儿子牵起父母复婚的红绳
  • 红使者(外五章)
  • 如血的红高粱,至爱的父母亲
  • 青苹果红苹果(四章)
  • 别对父母过于强求
  • 请深爱我们的父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