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学论文 首页
云中漫步 漂浮人生

  相传春秋时的列子可以御风而行,遨游于苍穹。世间凡人做不到列子那般潇洒,但有了热气球,现代人却也可以仿效一二――乘着吊篮,云中漫步在蓝天中飞行的感觉,是种享受。
  
  在东瀛引吭云端
  
  200多年前,法国南部的一座小城。当蒙特尔菲埃兄弟两人用漆布做的热气球将一只母鸭、一只公鸡和一只绵羊带上空中,并成功的飞行了一英里的时候,谁能想到这项运动在两个世纪以后会开展到何种地步呢?
  2008年深秋,日本佐贺。
  100多个热气球汇集于嘉濑河畔,绚丽夺目的热气球将深秋的天空妆扮得五彩斑斓,参赛的热气球除了灯泡形状的标准热气球,还有不少卡通造型,唐老鸭、多啦A梦漂浮在空中。自1980年举行以来,每年的热气球节都是这里一年一度的大事。
  日本九州地区的佐贺市,人口仅80多万。在地图上也只是一个可以被忽略的点,很少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一切改变都从佐贺上空有规模地漂浮起热气球开始,从最初的小型热气球邀请赛,到今天4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国际性热气球节,可见这项运动的别样魅力。如今,来自世界各地的热气球爱好者、旅游者、广告商不断涌入,这些让佐贺这个小地方逐渐变成具有国际声誉的城市。
  热气球节期间,共有来自世界11个国家和地区的62支代表队参加比赛,其中包括美国、日本和蒙古的世界级名将。由左丹驾驶的“雷龙号”热气球代表中国,首次在国际热气球比赛中亮相。
  26岁的东北小伙子左丹在比赛经验和竞赛器材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以8937分的总成绩获得亚军,这是迄今为止我国选手在国际热气球比赛中取得的最好成绩。
  “我的目标是进入前20名就可以了,因为之前最好的成绩也就是我师傅取得的第十一名,这又是第一次出国参赛比赛,对自己的要求并不高。”左丹根本没有想到会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考验选手综合技能的抓钥匙飞行比赛中,左丹在“雷龙号”飘过高高竖起的杆子时,第一个成功地抓住了“黄钥匙”。现场欢声雷动。
  左丹是谁?在这成绩的背后,左丹和他的队友们付出了多少,谁又知道呢?当这个帅气的小伙子面带微笑,手持“黄钥匙”站在领奖台接受赞誉的时候,人们应当知道,在这背后是中国三代热气球人的不懈努力。
  
  父与子 师与徒
  
  2008年12月4日,广西阳朔,还算风和日丽,左丹驾驶着心爱的热气球,去看日出。
  清晨,左丹和队友给热气球充气。几分钟后,热气球就鼓了起来,队友们将吊篮扶正,左丹站进吊篮。随着喷火器将热气球越充越大,热气球缓缓升上天空,吊篮内的左丹向地面的队友们挥了挥手。
  不一会儿,热气球上升到千米高空,向下鸟瞰,可见世界尽在足下。远处薄雾轻缈,飞过山林田野,俯视城市村庄,一切显得如此安详,左丹张开双臂,尽情呼吸着高空中清冷的空气。
  左丹说,每天都是如此,迎着日出,乘风飞扬。
  
  1982年,左丹出生在吉林省桦甸市,他的父母都是运动健将。左丹的理想是当跳伞运动员,可最终,他却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融入天空。
  左丹说,刚开始只是单纯的喜欢这项运动,只是想体验一下飞天的感觉,想在云端俯瞰世界。之后,经中国航协的帮助,左丹来到了北京学习热气球飞行,拜国内热气球界大佬级人物刘翔为师。
  在北京的俱乐部里,左丹学得最认真、最刻苦。两个月后,经过考试,他获得了民航总局颁发的热气球飞行驾照,成为中国航空协会最年轻的会员。
  左丹的师傅刘翔是中国热气球界的一位传奇人物:刘翔出身“热气球世家”,父亲刘连成是我国第一位热气球飞行员。
  1983年,中国热气球小组赴法国参加纪念热气球升空200周年活动,刘连成在美国教练员的指导下进行了系留和自由飞行,初步掌握了热气球的飞行技术。两年后,刘连成代表中国参加了在美国举行的第七届热气球世界锦标赛,这是中国热气球运动与外界全面交流的开始。
  由此,也奠定了刘连成中国热气球飞行第一人的地位。
  刘翔子承父业,也站进了热气球吊篮。与父亲相比,刘翔得到了更多参加比赛的机会,而且多次获得冠军,逐渐成为国内热气球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到如今,刘家到处都是热气球的奖杯、奖状和照片。
  可以说,正是以刘翔父子和左丹为代表的三代人孜孜不倦的追求,使这项在中国并不普及的昂贵运动得以长足的进步。
  
  吊篮飞行依然“贵族”
  
  科幻小说先驱儒勒・凡尔纳成名之作《气球上的五星期》中,主人公塞缪尔・弗格森就把热气球当作探险工具,这位英国旅行家在空中穿越非洲的奇妙经历,即使现在也依然令人欣羡。
  如今,离人们十分遥远的热气球吊篮就摇摆在面前,不过,它却依然贴着“贵族”的标签,有人将热气球与马术、帆船并称当代社会的三大“贵族运动”。
  一般而言,一个热气球的造价在6万―15万元之间,有特殊造型要求的热气球造价更加昂贵。除了热气球本身,其它费用还有这几方面:人力、燃油、申报审批……
  一个热气球至少要5个人协作,才能升到空中。热气球飞行时间长短不一,需要的燃料量也不尽相同,丙烷或者石油液化气一般至少要用80公斤左右,但一般只能飞1―2个小时,消费不菲。另外乘热气球飞行,还需向主管部门申报,申请使用空域,这也需要一定的费用。要获得热气球驾驶证照需要进行培训,抛却占用业余时间不说,报价不会低于1.5万元。
  如此一算,这项运动的门槛之高,绝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其实,自诞生起,热气球运动就烙上了贵族印迹。在欧洲,早期的飞行表演观看者不是王室贵族,就是富商巨贾。如今的富豪更是对这种充满冒险的运动热衷不已。英国商界巨子理查德・布兰森已经乘热气球环游了地球,美国亿万富翁福塞特在遇难前也常年在热气球上飘来飘去……
  “贵族”的热气球运动,在我国的现状又如何呢?
  据统计,我国目前取得热气球飞行驾驶执照的飞行员仅有300余名,其中九成为男性,热气球俱乐部约40家左右,热气球共有200多个。
  北京、山东、青海等地都曾成功举办国际热气球邀请赛。另外,我国在一些城市开始试运行热气球巡回赛,这被认为是“钱途”远大的赛事。
  热气球还被开发成特色旅游项目。就在左丹平时训练的广西阳朔,乘坐热气球空中观赏地貌成为当地的特色旅游内容。
  热气球运动的背后,是对拥趸们经济实力的考验,不是人人都能随心所欲乘坐热气球飞天遨游,可是云中漫步的美妙感觉仍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和心神。你的漂浮人生,从拥有梦想开始。


【相关论文推荐】
  • 云中漫步 漂浮人生
  • 云中漫步
  • 云中漫步不是梦
  • 云中漫步 澳门塔
  • 云中漫步话培训
  • 华为“云中漫步”
  • 舒健:云中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