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学论文 首页
颈内动脉内中膜厚度与经颅多普勒脉动指数在缺血性脑卒中患者中的相关性分析

  摘要:目的 探讨颈内动脉(ICA)颅外段内中膜厚度(IMT)与经颅多普勒(TCD)脉动指数(PI)在缺血性脑卒中患者中的相关性。方法 对199例ICA供血区急性脑梗死患者,分别检测双侧ICA颅外段IMT及PI,观察梗死侧与非梗死侧ICA的PI有无差异;观察梗死侧ICA的IMT正常组与增厚组的PI有无差异,观察ICA的IMT与PI的相关性。结果 梗死侧颈内动脉PI值大于非梗死侧(P<0.05);与颈内动脉IMT正常组比较,IMT增厚组PI较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梗死侧颈内动脉的顺应性较非梗死侧低;发生动脉粥样硬化血管的PI较未发生动脉粥样硬化血管的PI高;颈内动脉经颅多普勒脉动指数与颈内动脉内中膜厚度相结合可完善缺血性脑卒中的预测体系。
  关键词:缺血性脑卒中;颈内动脉;脉动指数;内中膜厚度
  中图分类号:R743R255.2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2-1349(2015)02-0258-02
  脑血管病已成为我国城市和农村人口的第一位致残和死亡原因,其中约70%为缺血性脑卒中(CIS),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生活方式的改变以及人口老龄化的进展,CIS发病率呈明显上升趋势,伴有多种危险因素的CIS是再发脑卒中的高危个体。目前,对CIS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因此,与治疗相比,对CIS的预防在临床工作中意义更大。脑梗死的发生常以动脉粥样硬化为病理基础,动脉粥样硬化是血管顺应性降低的主要原因,已有研究表明,动脉顺应性与动脉粥样硬化的各种危险因素密切相关,可作为心脑血管病风险标记物之一[1]。本研究通过对颈内动脉(ICA)的内中膜厚度(IMT)与脉动指数(PI)进行测定,探讨ICA的IMT与PI在缺血性脑卒中患者中的相关性,以进一步完善缺血性脑卒中的预测体系。
  1 资料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选取2013年1月―2014年2月在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内科住院的颈内动脉系统的急性脑梗死患者199例作为研究对象。其中男140例,女59例,年龄58.16岁±12.41岁。
  1.2 纳入标准 所有入选病例均符合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脑血管病学组制定的诊断标准[2],均经MR扩散加权成像(DWI)证实为颈内动脉供血区急性期脑梗死,病程2周。
  1.3 排除标准 经头颅CT或MRI排除脑出血;脑疝形成及双侧颈内动脉供血区均存在急性期梗死灶的病例;合并房颤、血液病、重症感染、肝肾功能不全、自身免疫性疾病、恶性肿瘤的病例;颈内动脉闭塞及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形成的病例。
  1.4 研究方法
  1.4.1 临床基本资料、基础测量及检查 记录所有患者的一般情况、吸烟、饮酒、高血压、糖尿病、心肾疾病史;测量并记录所有患者的身高及体重;禁食12 h后空腹抽取静脉血进行血脂、血糖、同型半胱氨酸、纤维蛋白原、血常规、感染性疾病筛查、肝功能、肾功能等检查。常规行心电图、心脏彩超检查。
  1.4.2 双侧颈内动脉血流检测 采用Aaslid标准的超声检测方法,经颞窗探查ICA颅外段,记录最快的血流速度值,包括收缩期血流速度(systolic flow velocity,Vs)、舒张期血流速度(diastolic flow velocity,Vd)及平均血流速度(mean flow velocity,Vm),计算PI,PI=(Vs-Vd)/Vm。PI值参考宣武医院正常值:0.65~1.10。
  1.4.3 双侧颈内动脉IMT的测量 采用美国GE公司生产的型号LDGIQ S6彩色超声仪,采用频率10 MHz探头,患者取仰卧位,头颈仰伸充分暴露颈部。由超声科主治医师以上的人员扫描双侧颈总动脉、颈动脉分叉、颈内动脉颅外段 IMT,记录颈内动脉颅外段IMT值。
  1.4.4 梗死侧与非梗死侧的确定 依据头部DWI的检查结果,将入选病例按ICA供血区有无急性期梗死灶分为梗死侧(患侧)与非梗死侧(健侧),观察PI值在患侧与健侧有无差异。
  1.4.5 颈内动脉IMT分组 依据颈内动脉IMT分为正常组(IMT<1.0 mm)与增厚组(1.0≤IMT<1.5 mm)。
  1.5 统计学长处理 采用SPSS17.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梗死侧与非梗死侧PI比较采用配对资料t检验,颈内动脉内中膜厚度正常组与增厚组的PI值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1 急性脑梗死患者患侧与健侧颈内动脉PI值比较 颈内动脉供血区急性脑梗死患者患侧颈内动脉的PI值显著高于健侧(t=2.47,P<0.05)。详见表1。
  3 讨 论
  脑血管病已经成为中老年人致死、致残的主要疾病。已有研究表明,有63%以上的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病人伴有动脉粥样硬化改变[3]。颈动脉粥样硬化病变与缺血性脑血管病的关系已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颈动脉粥样硬化是脑血管病的重要危险因素之一[4]。Homburg等[5]研究认为颈动脉粥样硬化可作为脑梗死危险预测的重要指标。颈动脉颅外段粥样硬化与缺血性脑血管病密切相关[6]。在卒中患者中,20%~25%的病例是由颈动脉颅外段粥样硬化引起的[7]。动脉粥样硬化是血管形态结构和功能损伤的共存病变,动脉粥样硬化一方面导致管腔狭窄,另一方面使动脉的顺应性降低,血管阻力增加从而使其供应组织血流量急剧下降。已有研究表明,动脉顺应性下降是早期血管病变特异性和敏感性的重要指标,是心脑血管病变的重要标志之一。数字减影血管造影(DSA)是现阶段评价颅内外动脉结构病变(狭窄或闭塞)的金标准,但其难以判定血管功能的情况,即不能评价血管顺应性及对颅内血管的血流动力学做出评价,也不能对血管IMT增厚(早期动脉粥样硬化)引起血管狭窄的病变进行检测[8],且其有创性、不易反复操作及价格昂贵,使其临床应用受限。颈动脉彩色多普勒超声无创、价廉,其IMT是判定早期动脉粥样硬化的可靠的形态学指标,通过IMT可对早期动脉粥样硬化做出一定的评价[9],但IMT仅能反映动脉管壁的结构特征,不能反映功能的改变,亦不能对颅内血流动力学作出评价;经颅多普勒超声PI是评价脑血管顺应性的良好指标,PI增高提示血管顺应性减退和弹性下降,脑血流量减少[10],通过PI可对动脉顺应性的改变做出评价,从而可反映动脉功能的变化及脑血流量的变化;将IMT及PI两者相结合可提供血管形态结构及功能的改变。本研究通过对ICA的PI及IMT的测定,探讨颈内动脉PI与IMT在缺血性卒中患者中的相关性,为临床提供无创、快捷便利、价廉的预测缺血性卒中的新手段,以更好地做好卒中的防治。   侯玉立教授通过动物试验表明了颈内动脉PI的改变与动脉粥样硬化程度及病理变化有较好的相关性,证实了PI可较好地反映动脉的僵硬度及顺应性,当PI有显著变化时,从病理改变来看,血管内膜已经有明显破坏,因此,临床上对患者进行TCD检查时,如果PI显著增大时,提示血管内膜已有病理改变,血管的顺应性已下降。朵振顺教授曾在脑动脉硬化患者中行颅内血管的PI测定,发现动脉硬化患者PI值增大,并且随着动脉硬化程度的加重,PI值也随之增大。
  本研究通过对颈内动脉供血区急性脑梗死患者梗死侧与非梗死侧颈内动脉PI值的比较,发现梗死侧颈内动脉的PI值高于非梗死侧(t=2.47,P<0.05),提示梗死侧颈内动脉粥样硬化程度较非梗死侧重,梗死侧颈内动脉顺应性较非梗死侧低,血管阻力较非梗死侧高,病变血管位于梗死灶的同侧。本研究通过颈内动脉多普勒超声检测颈内动脉内中膜厚度,通过经颅多普勒超声检测颈内动脉PI值,对颈内动脉内膜厚度正常组及增厚组PI值进行比较,发现颈内动脉内中膜增厚组PI值较颈内动脉内中膜正常组高(t=2.03,P<0.05),与侯玉立教授通过动物实验证实的PI的改变与动脉粥样硬化程度及病理变化有较好的相关性这一观点相符,同时与朵振顺教授对脑动脉硬化患者行颅内动脉PI测定得出的PI随动脉硬化程度加重而增大一致。
  综上所述,通过颈内动脉IMT及PI测定,并将两者相结合可以对颈内动脉的形态结构及功能做出评价,在评估血管结构病变同时,明确脑血管血流量的情况,从而更好地预测缺血性脑卒中的发生风险,结合患者合并存在的缺血性脑卒中危险因素,以尽早采取有效措施预防卒中发生。
  参考文献:
  [1] McEniery CM,Wilkinson IB,Avolio AP.Age,hypertention and arterial function[J].Clin Wxp Phamacol Physiol,2007,34(7):665-671.
  [2]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脑血管病学组缺血性脑卒中二级预防指南撰写组.中国缺血性脑卒中和短暂性脑缺血发作二级预防指南2010[J].中华神经科杂志,2010,43(2):154-160.
  [3] 华杨.实用颈动脉与颅脑血管超声诊断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2:179.
  [4] 曹杨.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颈动脉粥样硬化的的临床价值[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08,12(11):106-107.
  [5] Homburg PJ,Rozie S,van Gils MJ,et al.Atherosclerotic plaqueulceration in the symptomatic internal carotid artery is associated with nonlacunar stroke[J].Stroke,2010,41(6):1151-1156.
  [6] Shoji T,Hatsuda S,Tsuchikura S,et al.Small dense low-density lipoprotein cholesterol concentration and carotid atherosclerosis[J].Atherosclerosis,2009,202:582-588.
  [7] Kazmierski MK.Stenosis of the carotid arteries[J].Wiad Lek,2003,56:260-265.
  [8] 程流泉,赵锡海,高元桂,等.冠状动脉狭窄和粥样硬化斑块血管造影、MRA和CTA的研究[J].中国医学影像学杂志,2008,16:85-89.
  [9] Jacques D,Barth.An update on carotid ultrasound measurement of intima-media thickness[J].Am J Cardiol,2002,89(suppl):32B-38B.
  [10] 顾慎为.经颅多普勒检测与临床[M].上海:上海医科大学出版社,1993:74.
  (收稿日期:2014-10-10)
  (本文编辑郭怀印)


【相关论文推荐】
  • 脉压指数与高血压患者颈动脉内中膜厚度的相关性分析
  • 缺血性脑卒中中医辨证分型与经颅多普勒的相关性研究
  • 头晕患者颈动脉内中膜厚度与血液指标的相关性分析
  • 经颅多普勒脉动指数与病理改变相关性的实验研究
  • 急性脑梗死患者血尿酸水平与颈动脉内中膜厚度的相关性分析
  • 颈动脉斑块形成与缺血性脑卒中相关性分析
  • 高尿酸血症患者血浆尿酸水平与颈动脉内中膜厚度的相关性研究
  • 2型糖尿病合并高血压患者颈动脉内中膜厚度与臂踝脉搏波传导速度的相关性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