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学论文 首页
女盲人调律师唱响人生的幸福之歌

  陈燕是一名盲人钢琴调律师,是中国音乐家协会钢琴调律学会注册会员,一出生她就双眼看不见,但随便扔到地上的硬币,她能一步到位地捡起来;遍布京城的钢琴调音家庭,她能自己坐着公交车上门服务。她会游泳,考过了深水证;她会跆拳道,现在已经晋升到黄带;她还会开卡丁车、滑旱冰、骑独轮车,还能写书出书。经过多年拼搏,陈燕开办了自己的钢琴调律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生意兴隆,如今她和盲人丈夫的生活幸福美满。
  姥姥把她抱回家抚养
  教她靠�觉生活
  陈燕1973年出生于河北,后来在北京长大。陈燕三个月大的时候,一天爸爸抱着她玩,突然发现她的眼睛里有一个白点。爸爸妈妈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这孩子得了先天性白内障,以后可能连视力表上最大的字母都看不见。”爸爸妈妈经受不住这个巨大的打击,打算放弃她,再生一个。最关键的时刻,姥姥站了出来,把她接到身边照顾。
  为了照看陈燕,姥姥把街道工厂的工作辞了,就靠姥爷的工资养活一家人。
  陈燕八个多月的时候,姥姥带她到同仁医院做了眼部手术。虽然如此,这个世界在她眼中注定还是模糊的。
  由于眼睛看不见,小朋友们都不愿和陈燕一起玩。为了陪她,姥姥抱回家一只小猫,陈燕给它起名叫“黄黄”。“黄黄”陪伴了陈燕13年的时光。姥姥常说,猫有九条命,陈燕身体不好,她就给陈燕起名叫“咪咪”,希望她健健康康地长大。
  姥姥从不领着陈燕走路,而是告诉她哪里有障碍物,训练她靠听觉走路。为此,小陈燕经常撞到门上、树上,甚至掉到沟里。那时候,姥姥不会扶她,即便她哇哇大哭,也要让她自己站起来。陈燕5岁的时候,姥姥就让她自己去买东西,自己去公园玩,自己坐公交车,还教她眼睛要跟着手走,训练她捡起丢在地上的硬币,而且不能用手去摸……这一切都使陈燕在长大后看上去不像一个盲人。2002年姥姥病逝前才告诉陈燕,其实,在陈燕独自去买东西,去公园玩,坐公交车时,姥姥都悄悄地跟在她后面,一直跟了她18年。
  由于视力上的残疾,童年的陈燕被许多学校拒之门外。为了争取自己的读书权利,小小年纪的她四处奔走。13岁的时候,她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了。1986年9月,陈燕如愿以偿地跨进了盲校的大门,而到1991年6月,当时间仅仅过去5年时,陈燕已经完成了正常孩子需要9年才能完成的所有义务教育课程。
  1990年,在北京盲人学校快要毕业的时候,陈燕听到了一个好消息,继按摩之后,中国残联投资50万元,为盲人又开辟一条就业道路,把在欧美地区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盲人钢琴调律引进中国。经过一番努力,陈燕考入了钢琴调律专业,成为中国盲人学习钢琴调律的第一批学生。
  其实学钢琴调律,一点都不像陈燕想象的那样容易,8000多个零件等着去熟悉,不仅要会调律,还得会修琴,这对盲人来说是相当困难的。这时,不少同学开始打退堂鼓。陈燕随即买来教授钢琴调律的书,请别人帮着念,她用录音机录下来,然后反复地听。可是书上画的图形没法念,于是,她通过拐弯抹角的关系把钢琴厂的一位老师傅请到家里,请他教自己。当老师傅得知陈燕请他来是为学调琴时,他告诉陈燕:“我劝你别跟自己过不去了,调琴的话,视力是最关键的!”说完,老师傅就走了。陈燕并没有因为老师的这句话而放弃学习,相反这句话反而激发出她的学习热情,性格倔强的她相信,只要努力,盲人也一样可以学会调琴。
  不光要学习调琴,还要学修琴。修琴的基础课是工艺课,要学习把一块木头用刨子刨平,用钻在木头上打眼,把螺丝拧进木头里,把钉子垂直钉进木头里还不能歪。陈燕经常在钉钉子时,把锤子砸到手上,拧螺丝时螺丝刀扎到手上。自从有了工艺课,她的手上就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毕业后,陈燕来到了一家钢琴厂应聘调律师。接待她的是一位女厂长,由于陈燕还有些光感,外表看不出是盲人。女厂长有些和蔼地说:“你先试调一台琴吧!”
  陈燕拿出工具,来到钢琴前,她认真熟练地调完了一台琴,几个师傅都来试听,大家都很满意。女厂长当即告诉陈燕,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在这家钢琴厂,陈燕很快打开了局面,师傅们看到陈燕所掌握的是目前较先进的流行于欧美的“三六度验证技术”,比传统方法的精确度提高了许多,纷纷要求她传授技艺。陈燕在技术上总是毫无保留,所以跟大伙相处得很融洽。
  但好景不长,一次意外事故让陈燕骨折了,她没法上班,因此被迫失业了。半年后,她的身体才得以恢复。随后,她又去了很多家琴行,却都被拒绝了,原因是人家不相信盲人能调好琴。
  钢琴调律师
  嫁给了盲人按摩师
  陈燕最后又找到一家大琴行,向经理提出应聘。经理让陈燕调了一台琴,他仔细检验后非常满意,高兴地说:“看你小小年纪,没想到琴却调得这么好,明天就来上班!”陈燕又高兴又害怕,犹豫着告诉了经理自己是盲人。经理一听,诧异地说,“真没看出来,也没听说过盲人能调琴。”
  陈燕说自己学的是欧美的先进技术,一定会使用户满意,经理却说:“调律师要上门为用户服务,没人带你,你能找到用户家吗?再说路上车多,万一遇到危险,琴行要承担责任。”陈燕随即对经理说:“北京一年出了那么多交通事故,可你听说几个盲人被车撞死了?”经理听后也笑了。
  陈燕上岗之前就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去用户家前,绝不告诉对方自己是盲人。到了用户家,陈燕一边调琴,一边教用户钢琴保养的知识。琴调完了,用户也和陈燕成了朋友,这时陈燕再告诉对方自己是盲人。一般用户都很惊讶,要问她一连串的问题。“你怎么找到我家的?”“你是怎样调琴的,我怎么没看见你在摸琴呀?”每一次,陈燕都会诚恳耐心地回答用户这些好奇的问题,换来的是用户对她的钦佩和信任。
  如今,陈燕已经给上万个家庭的钢琴做过调音,遍布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目前,她的调琴订单已经排到两个月以后,她的客户中除了普通市民,还有著名钢琴家鲍蕙荞。


【相关论文推荐】
  • 中国第一盲人调律师的传奇人生
  • 盲人调律师陈燕:我的人生绚丽多彩
  • 盲人调律师陈燕
  • 盲人调律师陈燕:用自信调出幸福乐章
  • 岳成:唱响中国律师精神之歌
  • 盲人调律师也想拥有80后的春天
  • 昆明调烟女的抽烟人生
  • 唱响青春之歌 书写精彩人生
  • 唱响永恒的“母爱”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