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学论文 首页
历经人生悲欢草原硬汉绝地重生

  为了新婚妻子
  他也要干出一番事业
  臧彩楼1963年生于内蒙古一个破落的村庄。在那个年代,草原的辽阔与富足,被长年的自然灾害席卷成了饥饿的荒漠。迫于无奈,1981年,臧彩楼父母带着15岁的他和弟弟,以“跑盲流”(没有当地户口)的身份,来到了大兴安岭牙克石市乌尔旗汗镇。
  20世�o80年代,正赶上国家大力开发林区建设的好形势,臧彩楼父母本以为凭着草原人浑身使不完的力气,只要肯干,就能找到一份好工作,让全家过上好日子。然而,就因为没有户口,找一份固定工作竟成了奢望,更别提安排正式工作了,全家人只能继续艰难度日。
  学习成绩一向优异的臧彩楼不得不在17岁时终止了学业,全家人指望他考上一所正规大学,获得一份正式工作的愿望,终因家境贫寒而成泡影。臧彩楼只能选择到林业局劳动服务公司当了一名临时工,跟师傅学包沙发。期间,因为他善于钻研业务,平时又爱帮助人以及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悄悄赢得了漂亮姑娘韩秀玲的芳心,两人很快坠入爱河。
  一样的芳龄,一样的热心,两个年轻人一恋就是八年。然而,家境殷实的韩家根本看不起臧彩楼,全家人都不认可这段姻缘,尤其韩秀玲的两个姐姐,处处与臧彩楼作对,企图将两人拆散。
  真正的爱情若来临,一定势如洪水,任何声音都无法阻挡两人要在一起的决心,他们冲破一切阻力,决定于1991年3月举办婚礼。谁知,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却被韩秀玲的两个姐姐掀翻了所有的酒桌,打碎了所有的酒杯,赶走了所有的亲朋。最终两个新人抱头痛哭,婚礼潦草收场。
  当时的臧彩楼死的心都有了,但看着眼前泪眼迷蒙的娇妻,他强忍怒火,顶着巨大的羞辱,新婚当天便带着爱人投奔了更远的伊图里河林业局的朋友。他发誓一定要干出点模样来,让韩家人看看,他就不信,只要努力,还愁没好日子过。
  真正的朋友,是在你危难的时候,肯出手相助的人。臧彩楼很幸运,他遇到了这么个好朋友。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朋友非但没有嫌弃他们夫妻二人,还组织很多哥们一起,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先帮他们找到一个小屋安顿下来。因为臧彩楼学会了包沙发,大家又帮他们集资,很快,一个承载着臧彩楼全部希望的沙发家具厂开业了。
  生活连遭不幸
  他失去了腿脚
  臧彩楼手艺精湛,韩秀玲热情好客,服务态度好,生意异常火爆,他们的小日子终于迎来了春日的阳光。但要强的臧彩楼认为,日子仅仅好转还不够,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赚到更多的钱,给自己的老婆弄上一座大房子。于是,想更快积累财富的臧彩楼,竟然瞒着妻子,趁晚上时间,偷偷赶去火车站扛木头装火车,想再赚一份工钱。
  一眼望不到头的火车厢一节连着一节,一块不到50厘米宽的木头板子,搭在木马凳上,又从木马凳搭一根到火车厢侧端。臧彩楼要将一根根三四米长的大木头,扛在肩膀上,然后踩着两节跳板,晃晃悠悠地从地面走到火车厢里,再把木头顺着车厢方向一根根摆放好。一个人,一块跳板,一根木头,颤颤巍巍地送到车厢里,还不到几元钱。可是臧彩楼觉得每天赚一点儿,总有一天大房子就会气派地平地而起,到时候,看那两位姐姐还能说啥。
  谁知,老天不公平。白天忙了一天,夜里又不休息的臧彩楼,终因劳累过度,神情恍惚间,竟被远处开来的小火车无情地撞倒。经过三天三夜的抢救,臧彩楼总算捡回来一条命,可他永远失去了左腿。一夜之间,他成了二级伤残。
  臧彩楼醒过来,一下便发现自己没了左腿,他一把拽下了所有输液的针头,一个打挺竟然将自己翻到了地上,一边捶打那条空空的裤腿,一边把脑袋向地上撞去。他的大房子,他的梦想,那两个姐姐的嘲讽,一时间像电影一样刺激着他那颗要强的心,没了一条腿,以后可怎么生活?怎么能让如花似玉的玲子,再跟着自己遭罪?一番死去活来的哭闹,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再也没有希望了。臧彩楼变得疯狂了,指着韩秀玲的鼻子,让她赶紧滚回家,甚至想拿刀砍了自己的双手,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悔恨。
  然而,灾难面前,善良的韩秀玲没有抛弃他,日夜精心守护着丈夫,倾心相劝。功夫不负有心人,坚贞的爱情,终于让几度寻死的臧彩楼走出阴霾,选择勇敢地面对生活。
  父母将他们接回了乌尔旗汗的家,细心的妻子鼓励臧彩楼学习钟表修理。弟弟也很快就为他们盖了一个木头板房,挂上了牌匾。拄着拐的臧彩楼勇敢地支撑起这个小店,他又可以养家糊口了,昔日的笑容终于又回到他的脸上。
  为了给邻居修好一块手表,臧彩楼开了个夜车。寒冷的夜晚,小店中间烧得正旺的火盆子,难免会蹦出火星,正当臧彩楼聚精会神地安装手表零件的时候,一个火星竟然飞溅到他眼前的酒精罐里,酒精“呼”地蹿起一个蘑菇云,一下又蹿到房顶,落在屋里的草堆上。熊熊大火以无法控制的势头,燃烧了整个小店。眼看着大火即将把自己吞噬,聪明的臧彩楼竟然单腿跳起,一头扎进了墙角的水缸里。头和身子没有被烧到,可露在外面的右脚无法躲藏,脚趾和脚后跟再次被烧坏。医生不得不又一次截去他的右脚脚趾,挖掉他的后脚跟,才保住了他的右腿。臧彩楼又经历了一场生死劫,总算这次又保住了这条命。
  苦难的臧彩楼,躺在病床上伤心不已,他痛恨老天对他的不公平,好在心爱的人一直对他不离不弃,抚慰着他悲伤的心。
  这些苦难根本不算什么,臧彩楼的弟弟一边安抚父母兄嫂,一边张罗木头材料,于1994年又给哥哥支起新的店铺。这次臧彩楼注意防范,兢兢业业,很快将小店经营得红红火火。不久,妻子还给他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臧彩楼的日子慢慢地又好起来。
  失去妻女失去弟弟
  悲欢离合的人生路
  谁知,好人总是多磨难,更大的不幸再次降临到臧彩楼身上。1996年正月初二,已经和岳父母们相处融洽的臧彩楼,答应陪妻子回娘家与岳父母共度佳节。因为要烧火取暖,孩子又睡着没醒,妻子就让臧彩楼先去了娘家。已过吃饭时间,臧彩楼仍不见妻儿身影。他忽然莫名地焦躁起来,赶紧喊着小舅子陪他回家看看情况。结果惊人的一幕让臧彩楼当即晕倒:妻子倒在血泊之中已经没了气息,弱小的女儿躺在地上,后脑勺还在流血,看起来奄奄一息。家中已经一片狼藉,值钱的财物也被洗劫一空。臧彩楼像一头发怒的雄狮,抱着可怜的女儿立刻冲向了距离最近的大城市――哈尔滨。   大夫告诉臧彩楼,他怀里的女儿即使救活了,也是意识不清醒的残疾儿。悲愤无望的臧彩楼不相信命运,绝对不放弃治疗,没有钱就上街乞讨,为了要来给女儿救命的钱,他胸前挂着写满“求救”字样的大牌子,实在站不住了就跪下来,凛冽的寒风吹得他脸上冻僵了,手上通红了,但他依然像一座巍峨的大山,跪在烈烈寒风里。
  这凄惨的一幕被当地一家报社的记者看到了,第二天便进行了详细地报道。消息一经发出,引起了哈尔滨当地很多好心人的关注,其中有个仅仅9岁的孩子,在妈妈的陪同下,把自己所有的压岁钱都拿给了臧彩楼。小女孩儿真诚的眼神像北斗星一样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就这样,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孩子进行了两次手术,但是很遗憾,最终她还是离开了人世。
  苍天无眼,为什么所有的不幸都降于一身?臧彩楼彻底被打垮了,沿街乞讨至家后,整日酗酒,喝多了就要举着斧子去派出所砍人,他说老婆孩子被砍是因为警察失职,治安管理太差造成的。无奈之下,家里人只得寸步不离地守着他。臧彩楼这次真的垮了,恍惚之间不知自己是死是活了。
  已经到了人生最低谷的臧彩楼,命运之魔还是不肯放过他。1997年11月,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弟弟在去臧彩楼家的路上,遇上一伙正打群架的暴徒。来不及躲开的弟弟,被暴徒误当成敌人,扎了他好几刀。就这样,最关心他的弟弟也在一夜间离开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瘸腿的臧彩楼跟着老爸处理完弟弟的丧事,弟媳提出要回娘家,把两岁多的儿子留在了臧家。一连串的打击终于让臧彩楼的妈妈承受不住了,她变得��疯傻傻,上街赊肉吃,回家不做饭,有时端起臧彩楼的酒杯咕咚咕咚就喝了下去。
  一夜苍老的父亲,在臧彩楼妹妹的帮衬下,勉强支撑着仅剩四个人的家。终日浑浑噩噩的臧彩楼,忽然在腊月里的一天,发现邻居大哥正对着糊涂的老妈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仔细一听,原来是老妈欠了他肉钱,他正逼着老妈还钱。
  看着老妈满头白发,唯唯诺诺的样子,臧彩楼眼前闪现着曾经给这位邻家大哥修表的情景,他热心助人,根本没要他的钱。真是世态炎凉啊,如今家里落魄,邻居大哥毫不顾及邻里情谊,为十几元的肉钱上门讨债。一蹶不振的臧彩楼幡然觉醒了,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让老母亲受到如此欺辱?他瘸着身子从手臂上摘下一块价值三百多元的手表,说:“大哥,这块手表够不够肉钱?你记住,我臧彩楼从今天开始站起来了,拿了手表赶紧给我滚!”
  萎靡不振快四年的臧彩楼,竟然就这样冲出了心里的阴霾,他拉过老母亲的手说:“老妈你放心,儿子绝不会再让您赊肉吃!”
  再创业
  他成了全国残疾人自强模范
  沉醉酒精四年的臧彩楼终于再坚强地站起来。他喊过来父母和妹妹,正式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他说要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那天,他抱着小侄子来到弟弟的坟前,说:“从此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臧家有后了,日子就得像个日子才对。”
  带着亲戚朋友为他凑的两百元钱,臧彩楼决定南下广州,学会修手机这门手艺。在这个连正常人都充满竞争的年代,一个瘸腿之人谈何容易,南下无望,臧彩楼便一路乞讨,辗转回到了北方城市哈尔滨。他的虔诚,终于感动了一位修手机的老伯,收留他做了徒弟。
  2001年,臧彩楼学成归来。一向坚强的他再一次集资,很快在牙克石市开了一家手机专修店。因为态度好,技术精湛,臧彩楼赢得了广大顾客的信任,仅用两年多时间就积累了7万多元,因为惦记父母和孩子,而且家乡的小镇里还没有修手机的店铺,臧彩楼关了生意红火的小店,回到乌尔旗汗镇,开了自治区唯一一家镇级甲等资质的眼镜店,随后他又注册了一家眼镜公司。
  好事总要趁热打铁,2003年,臧彩楼又在牙克石投资开设了一间网吧,因为他的事迹突出,2007年,臧彩楼又被联通公司聘为分公司经理,在镇政府帮助下在乌尔旗汗镇开了一家手机大卖场。
  至此,那个曾经嗜酒如命的臧彩楼再一次挺直腰板站了起来,他时常对别人说:“生活赐我悲欢离合,我还生活自信微笑。”
  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臧彩楼的几家店铺经营得越来越好,生意如日中天。曾经在背后总是对臧彩楼说三道四的异样声音,又不时传来。“臧彩楼再也不是那个大酒鬼了,即使整天瘸着条腿,也不甘心,就喜欢开店,一个接着一个开,何必把自己弄那么累呢?”可是臧彩楼不这么认为,他说上有七旬的老父母,下有听话懂事的儿子,自己没有理由自暴自弃,不是有句广告词说得好: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活一天就该充满信心地折腾一天。
  臧彩楼知道作为家里的顶梁柱,自己已经勇敢地站起来了。镇上的几家店铺远不能满足自己的心愿,经过多方考察,他再一次将目光盯在了大兴安岭天然野生资源――蓝莓。饮料公司不同于别的行业,审批手续实在太难,臧彩楼为了办齐所有手续,跑了很多单位。2010年,在各级党委、政府和残联的支持下,经过多方考察,臧彩楼果真投资200余万元建起了饮料公司。
  经过两年多的运行,公司总资产已经达到600余万元,年产值1500万元,还安排16名残疾人就业。直到2016年年末,公司一改往日玻璃瓶装饮料的各种不便,将产品外包装设计成了易拉罐的方式,这又一次大大提高了效率,为大兴安岭的天然蓝莓饮料走向世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致富不忘回馈社会,这位安了假肢的草原硬汉挺直腰板又站起来了,成了大兴安岭地区响当当的大老板。臧彩楼勇敢与生活抗争的精神引起了当地多家媒体和政府领导的关注。2014年5月16日,只有一条腿的臧彩楼,荣获“第五届全国残疾人自强模范”,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习近平、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2015年3月他又被评为“感动内蒙古的人物”。
  鲜花和掌声伴随着臧彩楼的铿锵有力的拐杖声一路而来,但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他心中还一直有一个夙愿没有完成。臧彩楼向中央电视台《等着我》节目提交了寻找恩人的请求,他想再一次见见曾经在哈尔滨大街上帮助过他的那位小女孩,还有其他两位恩人。单腿跪地的臧彩楼,在那一瞬间终于完成了他人生最大的愿望,喜极而泣的几人相拥在一起的画面,永远定格在了电视屏幕上。
  如今,这位独腿草原硬汉,已经给儿子(侄子)办完了风风光光的婚礼,自己更放开手脚干事业了。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喝上安全放心的纯天然蓝莓饮料。他要将自己的人生舞台,搬到世界去。


【相关论文推荐】
  • 柏林绝地重生背后
  • “英超之魂”绝地重生
  • 郭德纲 绝地重生
  • 小米雷军: 绝地重生
  • 凸版印刷设备绝地重生
  • 是坐以待毙,还是绝地重生?
  • 欧元繁华落尽 美元绝地重生
  • 绝地重生:文化呐喊点亮抗战中国
  • 一代才女李清照人生悲欢浅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