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夜拍古栈道

  我的办公室墙壁上悬挂着一张彩色照片,题目是《灿烂的古栈道》。照片上石门栈道的雄姿在浓重的夜幕下忽隐忽现于悬崖硝壁之间。整个栈道色彩斑斓,象一条彩龙在山谷中游动。仔细凝视,又觉得象一条彩虹飞架于褒河谷山水之间。不禁使人浮想联翩,似乎看到了沟通蜀汉古栈道商旅络绎不绝的繁华景象,又仿佛听到汉王刘邦“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隆隆战鼓的征战声响。
  这是汉中一群摄影者集体创作的。
  两年前,汉中为发展旅游事业,重建了石门古栈道。我曾三次实地拍照,试图寻找到能够再现这一历史画卷的场景。可是每次都未如愿。为了表现中国交通史上古栈道的壮丽景象,我构想用夜景来表现。然而,栈道上没有灯光设施,也不可能期望有关部门安装灯光后再行拍照。怎么办?为难中我忽然想到北京曾有组织万人拍长城的壮举,我们为何不也搞一次集体创作呢!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一些影友,立即得到大家的赞同和支持。1999年5月9日上午,十几名影友会聚汉中市群艺馆,仔细商讨了拍摄方案。当日下午即赴现场踩点选景,拍摄样片,确定5月13日晚正式拍摄。
  5月12日之夜,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拍摄夜景对于我这个有40年摄龄的老摄影来说并不难,但组织群体创作,用人工布光的方法拍摄,这还是头一次。我一遍又遍地在心中思考着拍摄时的每个细节。
  5月13日下午6时,两辆小面包载着12名影友奔向褒河。我们兵分两路,一路是我与彭勃、熊铭新到西岸隔岸拍照;另一路由胡迪生指挥去东岸栈道现场布光。天近黄昏,我们已架机按下第一次快门,拍下了古栈道的外景,等待着夜幕降临后再拍摄灯光。晚8时半,我们用手机通知对岸的同志布光。于是,三盏应急灯发出的红绿蓝三色光在栈道上来回流动,接着各色闪光灯发出频闪。此时,我的心也随着闪光灯跳动,似乎一道道光束在我心中划过,留下了永不熄灭的光华 。回程途中,影友们兴致勃勃,而我却陷入深深的困扰之中。我担心拍照现场的灯光在洋灰地面的反射下进入镜头,可能会产生光晕效果。胶片冲洗后,果然不出所料。懊悔中,我将这一情况告诉每个影友,大家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咱们再去拍”。在大家的热情参与下,5月25日夜晚再次奔赴现场,进行了第二次拍照。这次我们重新选择了拍摄角度,彭勃不顾危险,沿山坡的荆棘中爬到岸边一块突出的平台上拍照。傍晚时分,河谷里风大,冻得全身起鸡皮疙瘩,但大家坚守现场。天完全黑下来,河对岸的灯光又开始闪个不停,我急忙按下快门,并且锁定。一个多小时后,拍摄结束。此时,彭勃却迟迟不见回来,我心中非常不安。我急忙到山坡上去喊,久久不见回音。急得我大喊个不停。一会儿,一束微弱的手电光一闪一闪,随之彭勃的声音出现:“我下来了!”当我们到家时已是深夜了。
  1999年5月26日,我们汉中摄影群体创作的第一幅作品《灿烂的古栈道》诞生了。这是一次美好的尝试,也是一次深刻的学习,同时也体现了汉中摄影群体的团结和创新精神。◆

【相关论文推荐】
  • 寻访秦岭古栈道
  • 偷水孔栈道巴渝最神秘的古栈道
  • 栈道逶迤贯古今――“古栈道”价值之研究
  • 瞿塘峡古栈道三峡古栈道的精髓
  • 拍,不止于夜
  • 古夜郎漂流
  • 孟良梯古栈道“之”到绝壁为止
  • 古蜀栈道:古代的“高速公路”
  • 在线服务

    服务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