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我知道青春的疼痛

  那年我上高一,她刚大学毕业分配到学校,教我们政治。她外表纤细柔弱,一副林黛玉模样,按照我现在的审美眼光,绝对地楚楚动人,可那时我读金庸正上瘾,顶讨厌的就是温声软语的小女子,所以她刚一站到讲台上说第一句话,我鄙夷的眼光就情不自禁地生了出来。
  一天课上,我正陷入《神雕侠侣》中杨过小龙女久别重逢的喜悦不能自拔,她冷不丁儿叫我起来回答问题。我说没听清楚,她又重复了一遍,当时教室很不安静,我只听到什么“国”什么“民”,随口地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引得一片哄笑。她仿佛故意为难我,又问了两个问题,我用质疑的目光盯着她,仿佛答不出问题的是她,她哭笑不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那天后,她懒得再管我,大概也渐渐得知我的“恶名”了吧。那时,我的父母长年在外地工作,年迈的奶奶负责照看我。奶奶的溺爱加上青春期的叛逆,越发造成我的为所欲为。我逃课、抽烟、早恋,和人打架,被学校点名批评如家常便饭。学校早就想把我除之而后快,但教育局的某领导和我的父母是老同学,几经说情,我才得以继续留下做“混世魔王”。每次考试下来,学校都会打电话给我的父母,通报完糟糕的成绩后,再评点一番我近期的恶劣表现,然后父母又打电话给我,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我暗自怨恨:你们长年对我不疼不爱,凭什么又要管我。最令我憎恶的是周围轻视的目光,班里谁丢了什么东西,不用调查,一定以为是我这个“落后分子”干的。
  出乎意料的是,有一天我与她在校园的小路上迎面走过,她破天荒地叫住了我。“这是你写的吗?”她指着晨报上的一篇文章问。我学习不积极,却热衷于写作,也发表了一些。“从你的文字中可以看出,你是个挺有正义感的男孩子。”小径的四周繁花似锦,我很陶醉,还是第一次有人表扬我。但我嘴上却冷淡地回敬:“你错了,谁都知道我无恶不作!”她莞尔一笑:“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不堪。你很聪明,如果能把心思用到学习上,一定能够考上大学。”临走前,她说出了四个几乎令我流泪的字:“我相信你。”
  是的,从没有人相信我可以变好,更没有人相信我可以考上大学,就连我的父母,对我的要求也降低到只要今后不入歧途就好。从此,她的课上我不再兴风作浪,专注地享受着她温暖而信任的目光。遗憾的是,转眼期末就伴着雪花翩然而至。
  考试前一周,我认真地复习,每天都到很晚才回家。这一天,等到四周同学散尽,我才揉了揉疲倦的眼睛,拿起书包往回走。路过漆黑的小巷,隐约觉得前方有一团人影,接着就听到一个女孩的呼叫声。我飞快上前,两个小流氓正要对女孩施暴,“住手!”我喝令。一个流氓欲上前来对付我,他哪里知道,我自幼酷爱武侠也学了点三脚猫功夫,轻易就把他放倒,他自知不敌,起身逃跑。另一个流氓抄起石头向我袭来,被我一把夺过,一脚踹倒在墙角下呻吟不止。惶恐的女孩趁机飞快逃离,这时,附近一家住户的灯亮了,接着就听到110的警笛声……
  住户说,他一开灯,就见我手里拿着石头,而另一个人瘫倒在地。我拼命解释,我是见义勇为。然而,女孩不见了,没人作证。最终,小流氓被送到医院检查,而我,则被狠狠地批评教育一通。
  警方还通报了学校,回到学校,政教处正在商讨给我什么处分。我料想不会有人相信我,懒得做什么解释。这时,她找到了我。“派出所有我一个朋友,他说你辩解自己是见义勇为?”我苦笑:“反正没人相信,那就算我打架斗殴好了。…我相信!”她坚定地说。看着她清澈而柔和的眼眸,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汩汩直流。
  她与政教处据理力争,说:“虽然没法证明他是见义勇为,同样也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先动的手,或许他是自卫。所以不能轻率地做结论。”政教处的人不解地问:“他不是曾经把你快气哭的学生吗,你怎么替他讲话?”她说:“我相信他。”
  我最终免于处罚。像很多人一样,我也很奇怪,她究竟凭什么相信一个表现素来差劲的学生?期末考试结束的那天,终于忍不住问她。她说:“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刚走过来,我知道青春的疼痛。你的那些文章,其实透露了你的心声,你一直希望变成一个好学生,但却用自暴自弃来对抗别人的鄙夷与不信任。”后一句讲到我的心坎里,我低头沉默。“你也不必自责,谁都有过这样的青春。所以我选择信任你,因为我相信,一个心中有着‘大侠梦’的少年,绝非无可救药。”平生第一次,我向另一个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后来,我痛改前非,发愤苦读,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当我脱胎换骨般地呼吸大学里的清新空气时,心中充满了对她的感激与怀念。新年来临之前,我亲手做了一张明信片,里面写着:“谢谢您的信任,它温暖着我走过了那段冰冷的时光。在我的心中,你就是一个女侠,善良、宽容、仁爱!”


【相关论文推荐】
  • 疼痛的青春内衣
  • 『疼痛』的青春
  • 疼痛的青春
  • 欲望的齿痕,疼痛了我无法祭奠的一场青春
  • 青春往事里疼痛的暗恋
  • 谁的青春没有疼痛
  • 青春是一次疼痛的
  • 饶雪漫:“疼痛”青春的文字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