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安徽馆藏吉州窑瓷器赏析

  吉州窑在中国古陶瓷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一千多年前吉州窑工匠的制作技艺,推动了中国古陶瓷业的发展和提高,同时为景德镇窑瓷工们成功烧造清新淡雅的青花瓷作好了技术上的支持,进而为元明清瓷业迅速繁荣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吉州窑创烧于唐代,兴起于五代,发展于北宋,极盛于南宋,元代以后逐渐衰落,有七八百年的烧造陶瓷历史。吉州窑在今江西省吉安市吉安县永和镇内,由于唐宋时期习惯上以属地州名命名窑场,吉安自隋至元初曾称为吉州,永和镇隶属吉州所辖范围,因地得名,故称吉州窑。又自东汉至宋,在永和曾置东昌县,所以吉州窑又称东昌窑、永和窑。由于历史的原因,长期以来人们对吉州窑的面貌所知甚少,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几次考古发掘,才使我们对它有了较全面的了解,使之呈现出一个清晰的重要窑场的大型场区。吉州窑在以永和镇为中心的赣江两岸浅山丛林,绵亘逶迤延续数十公里,主要窑场有永和窑、临江窑、彭州窑等。考古发掘实物资料证明,吉州窑是我国古代江西地区举世闻名的综合性民间瓷窑,该窑生产的产品具有浓厚的地方工艺风格与民族艺术特色。吉州窑产品类型丰富多彩,民众广泛使用。宋元时期吉州窑也是全国重要陶瓷器产品出口地之一,为促进中国和周边各国的贸易往来以及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吉州永和窑遗址现存窑包有窑岭、尹家山岭、蒋家岭、松树岭、曹门岭、曾家岭等24处,分布面积达3平方公里以上,是宋元时期独步一时的综合性民间大窑,炉火不熄,在历史上曾与定窑、磁州窑、钧窑、耀州窑、建窑等窑场齐名。
  谈到吉州窑的概况与成就,就不能不提吉州窑中的一处重要窑场——临江窑。临江窑位于吉安市天玉镇内,靠近赣江的东岸,与永和窑隔江相望。1991年在京九铁路勘探时发现了吉州临江古窑,因出土大量与吉州永和窑相类似产品以及青花瓷、仿龙泉窑产品,因而被列为吉州窑的一支主要遗址,也有力地证明清代蓝浦著《景德镇陶录》所记载的“宋元吉州分窑”的情况,是比较可靠的。据临江窑遗址发掘报告,该窑址堆积与作坊遗址高达四米,总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挖掘整理后考证,起自唐宋五代开始,窑火一直延续到明末,共约八百余年。临江窑遗址囊括了泥土选取、淘洗瓷土、制坯成型、配兑上釉、人窑烧制的生产流程,从而再现了明末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所描绘的中国古代制瓷生产工艺全过程。1991年吉州临江古窑发掘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成为全国迄今为止发现的工艺流程最完整、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古代瓷器生产窑址。
  吉州窑釉色丰富多彩,有黑釉、白釉、青釉、褐釉、绿釉、黄釉、青白釉、花釉、碎纹瓷、青花瓷、仿龙泉瓷和琉璃器等等;装饰工艺有彩绘、刻划花、剔花、印花、剪纸贴花、木叶纹和瓷塑等。最具代表性的是釉下彩绘和黑釉瓷中的木叶纹、剪纸贴花等独特个性的产品。下面介绍的安徽博物院的吉州窑三件藏品,釉色滋润,装饰别致,器形完好,可以让我们重温一下吉州窑精品的风采。
  南宋吉州窑黑褐地白花莲花纹梅瓶(图1)
  1955年安徽巢县出土。高29厘米,口径6.2厘米,足径9.6厘米。瓶小口,外卷,短颈,溜肩,椭圆形腹,矮圈足。黄白色胎,器体轻薄细致,瓶口、颈部施白釉,肩以下为黑褐色,有两道白色弦纹,弦纹以下是黑褐色釉,底足部分有一道较宽的白釉弦纹。
  这件梅瓶装饰工艺是釉下彩绘,吉州窑的釉下彩绘以铁元素为色剂,一般不施化妆土,直接在胚胎上用铁质彩料绘画,然后再罩一层薄透明釉,烧成后彩绘多呈黑褐色、褐色或红褐色。其彩料随所含金属比例不同,会有多种呈色效果出现,窑温的变化也影响彩绘色调。吉州窑的颜色釉瓷最为人称道的是黑釉、绿釉和釉下彩绘,其中每类釉色还有区别,如黑釉瓷有纯黑釉、窑变釉以及黑褐釉。釉下彩绘有白釉地黑褐花,也有黑褐釉地白花等。吉州窑的颜色釉再罩一层薄的透明釉,这种透明釉随着窑温的高低产生出高亮玻化釉,或是呈半透明釉。在南宋鼎盛时期的永和窑精品一般地釉和透明釉质量非常好。梅瓶就属釉料上佳的一类。吉州窑的烧瓷温度不太高,所以器物上缩釉爆釉等情况少见,黑釉一般釉层薄,像建窑黑釉在烧造过程中因釉厚下垂而形成的“流泪”现象鲜有。由于铁料着色剂比较稳定,依靠釉层的遮盖、经焙烧而显露明澈晶亮的艺术效果。同时色彩在釉下,彩绘不易磨损腐蚀,色泽莹润,经久不变,深受民众青睐。从江西丰城市淳熙十年(1183年)墓所出牡丹纹瓶,南昌县嘉定二年(1209年)墓出土彩绘奔鹿纹罐和彩绘莲花纹炉等精美器物来看,吉州窑的釉下彩绘技术在南宋已达到了十分娴熟、精致的程度。这件南宋梅瓶可说是南宋吉州永和大窑彩绘顶峰时期扛鼎之作。犹为可贵的是梅瓶彩绘采用了黑褐釉地白花的装饰风格,画意高超,工艺精湛,严谨细腻,丝丝入扣,显示出器宇不凡的珍贵、稀罕的价值。
  梅瓶中的莲花在中国古代陶瓷装饰艺术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东汉时期佛教传入中国,莲花纹给人们带来了新的文化内涵和表现形式。1972年南京灵山南朝墓出土的青瓷莲花尊,通体装饰带有浓厚宗教敬畏色彩的莲花纹样。我国瓷器上的莲花纹到唐代逐渐淡化宗教色彩,多了几分生活气息,突破了一直以来莲花的图案化、规范化模式。宋代,陶瓷莲花纹样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大量富有民间生活气息的图案十分盛行。吉州窑与磁州窑是我国南北两大民间著名的窑场,产品种类繁多,陶瓷上的莲花纹饰同样具有乡土色彩,形态丰富多样。吉州窑莲花纹彩绘风格与磁州窑一脉相承,深受其工艺及装饰的影响,在继承的基础上有发展和创新,保持着自身的鲜明特点,如莲花运笔流畅,施釉较薄,形成色彩柔和、含蓄婉约的瓷绘风格;瓶体烧成不施化妆土,直接用白釉在胚胎上彩绘莲花、荷叶及莲蓬组成的图案,用铁料施黑褐色,而不是北方磁州窑系一般铁质含量较高的黑色彩。
  南宋吉州窑褐彩水波纹枕(图2)
  高9.4厘米,长28.6厘米,宽11厘米,中腰7.5厘米。长方形,束腰,内空。瓷枕胎米黄色,较致密。这件枕也属于釉下彩绘瓷,施白釉,彩绘釉色棕褐雅致、晶莹。枕腰四面呈弧形内凹。枕六面都绘有纹饰,上下两面为水波纹,前后两面绘卷草纹,两端面为花卉纹。六个面相交绘褐彩宽边,形成六个开光,六面三景,各具魅力。枕一端有一直径为1.5厘米的通气孔,孔位于花蕊处,另一端的四角有垫烧痕。   瓷枕在隋唐时期就已多见,也是百姓常用之物。瓷枕用途,大体是日常生活用品,其次为墓葬的明器,再是医用的脉枕,还有一种动物枕,它的形体较小,应属于玩具之类。瓷枕在多个窑口都有生产,形制各异,釉色丰富。这件釉下褐彩水波纹枕,绘画纤细,布局繁密,造型优美,色彩白褐相间,柔和自然,属南宋时期吉州窑的精品。吉州窑瓷枕的烧造有典型的南方窑的特点,在瓷枕烧法上一般采用竖立烧制,而北方枕多使用正烧或侧烧方法,枕底无釉或一侧四角有四个支烧痕。该瓷枕绘画的水波纹、卷草纹、折枝兰花、开光、宽带纹都是吉州窑较典型的纹样,在罐、瓶、壶、枕和炉等器物上所饰的主纹、边饰都经常出现。其中,水波纹、卷草纹、开光纹在元青花瓷上同样大量采用,并且与其他纹样结合组成新的图案。吉州窑的釉下彩绘与景德镇窑的元青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釉下彩绘和青花瓷的区别只是在于彩绘颜料成分不同(一个是铁料,而另一个是钴料),因而吉州窑釉下彩绘瓷大量的烧造和成熟,为元代景德镇窑清新淡雅的青花瓷出现奠定坚实基础,做好了技术上的探索、先导和准备,也为元青花装饰构图、纹样,提供了丰富的来源。另外,吉州临江古窑20世纪90年代也出土有青花器物,多属于元代的产品,并且这些标本已完全显现青花瓷的特征,其中发现了元初甚至更早一些的青花瓷早期产品。可以说,临江窑生产的青花也为景德镇元青花提供了一定的研究、参考意义。
  北宋吉州窑绿釉狮盖香薰(图3)
  1964年安徽宿松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墓出土。通高32厘米,口径12.2厘米,底径12.3厘米。上半部盖塑成蹲踞的狮子,狮侧目昂首,尾巴上翘,蹲在莲蓬果上,狮颈部挂有三个铃铛,前足踏彩球,姿态雄健,生动活泼。下部台基塑成一莲花须弥座。莲瓣有的特意不施釉,露出黄白色胎,别有韵味,绿釉肥厚光润,造型和装饰颇具匠心。
  宋代全国同期烧低温绿釉的窑口不计其数。绿釉瓷也是吉州窑的大宗商品之一,大部分绿釉因窑温偏低,瓷化程度也不高,所以大都胎骨脆折,釉附合度不足,剥釉现象比较严重。釉色有深绿、黄绿、淡绿等。吉州窑绿釉也有一定独创的创意或个性特征,如绿釉瓷深剔花、刻划花和印花等,特别是深剔刻装饰工艺显得尤为精彩。吉州窑绿釉的所谓“似瓷非陶”的胎,是因为就釉质釉色烧成的需要,窑温往往都稍欠火候,所以时间久器物极易损坏,大件完整品佳的深剔刻绿釉瓷存世的稀见。吉州窑早期的釉为解决窑温低的问题,一般采用了两次烧成,如绿釉枕,先高温烧素胚,再上釉,二次低温烧造。后来绿釉烧造温度略高了,胎质也坚硬,釉色地透明,玻璃质感较强。瓷器工艺进一步提高发展,并可一次烧成较高温的绿釉,非常精彩、华美。北宋吉州窑绿釉狮盖香熏就是一件有出土年代传承有序的,胎釉紧密、坚硬、润泽的精品,为研究宋代瓷器文化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宝贵的实物资料。吉州窑瓷塑作品在制作手法上可以分为捏塑和雕塑两种。捏塑是采用当地的泥料,以手捏、堆贴及竹签工具等使用技法来制作其立体的形象,手工造型痕迹明显。捏塑的题材形象大致有人物、神像、动物和玩具等多类。大部分捏塑施深褐色、酱黄色、绿色釉等,但多半截釉不到底。一些形体较小的略施米黄色薄釉,或加以褐彩斑点。捏塑手法多用于制作复杂精细的立件,首先是以捏塑方法求得大体造型轮廓,然后再局部的加工修饰。工匠采用传统剔刀的剔刻手法,使人们感受到了雕塑的力量、刀锋的味道。吉州窑瓷塑的工艺特征及文化内涵在这件香薰上淋漓尽致体现出来。古代任何一个大窑的产品基本可分为精细生产和粗糙生活用品,以适应不同的社会消费群体。吉州窑是大窑,也是民窑,人们烧造陶瓷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追求商品的利润,商品的基本属性规定了不同的商品具有不同的使用价值。这件香薰是一件烧香供奉的用品,更是一个质量上乘的观赏陈设品,瓷器上呈现以米黄的暖色调,配以绿釉色,展示雕塑艺术形象审美情感,北宋的崇文重艺的精神氛围被表达出来。
  吉州窑的影响力巨大,遍及大江南北各地,江西赣州窑、四川广元窑、西坝窑、广东南海窑、福建磁灶窑等窑区的部分产品,从工艺装饰特征上看应归属为吉州窑系的范畴和风格。甚至在东南亚以及印度、阿拉伯等地,都曾发现吉州窑或具吉州窑风格的瓷器。吉州窑的南宋黑釉木叶纹盏瓷器在日本被定为“重要文化财”弥足珍贵,影响深远。所以说吉州窑在民窑中是无可争议的佼佼者、领跑者。


【相关论文推荐】
  • 柳孜遗址出土的吉州窑瓷器
  • 对南昌县博物馆藏洪州窑瓷器的几点思考
  • 邛窑瓷器精品赏析
  • 禅宗思想对南宋吉州窑瓷器装饰的影响
  • 馆藏淄博窑瓷器选介
  • 西坝窑瓷器精品赏析
  • 无为县馆藏精品瓷器赏析
  • 天津博物馆藏瓷器赏析
  • 晨曦里的吉州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