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宋徽宗书“崇宁通宝”币文

  崇宁通宝,始铸于宋徽宗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重约9.7克,币文瘦金书,为宋徽宗赵佶21岁时所书。
  宋徽宗在艺术上才华过人,精书善画,在中国书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但在龙庭上却颐气指使,把国家整治得一塌糊涂,在国家危亡之时束手无策。靖康之变,金兵攻陷东京(今河南开封),他与其子宋钦宗赵桓被虏至北国五国城,从天上掉进了地狱。宋徽宗所作《燕山亭》词:“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活画出国破身囚时的凄婉哀绝之境,令人扼腕长叹。清王士祯在《池北偶谈》中说:“宋徽宗百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让一个艺术家去当皇上,这种人生角色的错位,是苍生之不幸,亦是宋徽宗本人之不幸。
  由于经济繁荣,宋代冶金铸造技术大为提高,运用母钱印模翻砂新工艺,并对铸币的形制、重量、合金都有严格的要求,故币形端庄,孔方周圆,字迹清晰,铜质优良,表面光洁度高。加之,宋徽宗立钱纲验样法、颁行大观新修钱法。有样有法,所以所铸各种钱币无一不精,史称宋徽宗与王莽、金章宗为“铸币三绝”。宋徽宗用瘦金书书写过几个年号的币文,其中以崇宁通宝币文为最佳。
  宋徽宗书法初学唐褚遂良、薛稷及宋黄庭坚,他们同守"书贵瘦硬"的古训。唐高宗末年至武周中期,瘦劲之书一时成为时尚风气,游寿在《书苑镂锦》中说:“近者把玩唐人石刻,高宗末年,伊洛墓刻,甚好尚常丑奴之瘦劲,到武周中此瘦劲书成一风气。每画用笔起止顿挫,特见锋芒,尤以宫人墓志全是此种书体。与宋徽宗之瘦金书相似,唯唐人书多筋劲,宋书柔媚,结体较胜。此种书体石刻之最大者,即登封石淙南北崖二刻,云是薛曜正书,大径寸,其点画波撇瘦金书全取法于此。”
  薛稷书与其兄薛曜相类。宋徽宗用笔虽起源于褚遂良、薛稷,结体笔势取黄庭坚楷书,但不同的是宋徽宗变其法度,将“瘦硬”一类书风推向极限,创造出不同于前人、也不同于时人的个性鲜明的“瘦金书”。
  这种书体在结构上中宫紧收,四面开张,笔法亦不同于其它楷书,有其明显特点:楷书点画向来强调逆锋起笔,以求凝重与含蓄,但瘦金书却反其道而行,顺锋杀纸,笔触尖削而劲利。横画露锋入笔而收笔带钩,竖画收笔皆顿笔带点,运笔行书化,快捷峻爽,提按有致,节奏宛然;捺画轻入笔,然后行笔捻转成柳叶形出锋,婀娜曼舞,风流蕴藉;钩法顿提,方折顿肩,笔画极具弹性而犀利,精神舒展外露,有"铁画银钩"之誉。然历来书论家对瘦金书颇多微词,言其主要缺陷是以下几个方面:在结体上为大小一律的瘦长条,有时重心不稳;用笔多为偏锋,致使笔画扁薄而不厚重;凡有悬针皆以垂露代之,字数多时,竖笔显得单调;撇画下笔重,尔后突然提笔出锋,形成“鼠尾”;过分的雕饰破坏了字的自然真态;笔画多雷同,缺少丰富的变化,有美术化倾向;是"偏师"、是"旁门左道"等等。尽管如此,楷书至唐代已法度森严,出新极难,但宋徽宗能从体格上问鼎壶奥,在20岁左右即创造出了瘦金书这种瘦硬劲健、飘逸不凡的书体,亦确属难能可贵。看来旁门亦是门,左道也是道,且后人已无法从这种书体翻出新意。
  现代人学瘦金书者甚少,主要为工笔人物画家、花鸟画家学之用来题款,如于非闇等,另外著名的文学家茅盾也学的是这种字。
  另外,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件宋徽宗草书的纨扇,绢本,直径28.4厘米,内容为:“掠水燕翎寒自转,随泥花片湿相重。”这是一件非常罕见的宋徽宗的草书作品,此书线条细瘦刚劲,同其“瘦金体”楷书一脉相承,但比其用笔更为爽快、洒脱,笔势圆转流畅,打破了楷书那种匀称整齐的单字排列组合方式,从而越发显得活泼多姿。
  《宋史食货志》:“崇宁四年,立钱纲验样法。崇宁监以所铸御书当十钱来上,用铜九斤七两有奇,铅居三分之一,诏颁其式于诸路,令赤仄乌背,书画分明。”
  张可中《南宋泉谱凡例》中云:“宋徽宗为古来第一铸钱能手,所铸范各一体,体各一态,或如美女簪花,自然窈窕;或如天女织锦,文彩斑斓。若宣和、政和、大观、崇宁、圣宋、重和等,靡不骨秀格清,令人意远。吾人搜罗此泉数种,陈列于明窗净几之间,直无异展开一部瘦金字帖也。”
  币文并不好写,其难度在于以方就圆的章法布局。清戴熙《古泉丛话》云:“余谓作书有三难:印篆难,榜书难,钱文难。非毫发无遗憾,波澜独老成,不成书道。然论章法,印以方、榜以横、钱以圆,三者之中,钱尤难矣!因难见巧,其徽宗乎?!”戴熙曾书咸丰通宝币文,体会自是深刻。欣赏崇宁通宝币文,当知戴熙对宋徽宗并非过誉。


【相关论文推荐】
  • 宋高宗书绍兴通宝币文
  • 欧阳询书“开元通宝”币文
  • 北宋徽宗“崇宁重宝”雕制工艺浅议
  • 几枚少见的崇宁通宝
  • “崇宁通宝”的稀世珍品
  • 奇异的“崇宁通宝”出头“通”
  • “崇宁通宝”合背铁钱
  • 美制的“崇宁通宝”小平钱
  • 崇宁通宝――感恩节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