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这座城市,爱情太过悲伤

  一
  10月的深山五彩斑斓,像是打翻了颜料盒。旅游巴士载着树谦和同事走走停停,导游反馈过来的情况是,前边路况不好,堵车了,让大家别着急。那对穿着藏服的兄妹就是这时走过来的。哥哥介绍自己叫央金,妹妹叫卓玛,两人要去附近集市上卖东西,询问能不能搭载一程。
  上了车,兄妹俩为了表示感谢,妹妹特意唱了几首歌,全是藏语的,声音清澈,宛若莺啼。唱完了有人起哄说:“我们树谦是‘麦霸’,让他和你对唱两首。”树谦推不过,唱了两首,马马虎虎也还说得过去。
  树谦随口问卓玛卖什么东西。卓玛说是首饰,然后打开挎包,指着里面花花绿绿的东西补充道:“都是阿爸从矿上采的。这是绿松石,可以辟邪;这是天珠,有磁疗作用……”
  树谦挑了几条项链,其他同事也买了一些。卓玛见东西已所剩无几,便决定和哥哥回去,临走时对树谦感激地笑笑。
  那时,树谦绝不会想到,这次回去,女朋友吴茜竟和他闹翻了,而起因,恰恰是那几条项链。
  树谦记得很清楚,当时吴茜拿着项链左看右看,撇撇嘴说:“你上当了,全是假的,荷花池批发市场到处都是,才10元一条。”树谦心平气和地说:“旅游纪念品而已,真的假的又如何,再说,样子挺好看的,和你的毛衣也很搭。”吴茜冷哼:“就知道买这种不值钱的玩意儿。”树谦有些不高兴了:“不也给你买过LV吗?我自己一分也不舍得乱花,两个月的工资攒起来就只为给你买个包,知足吧。”吴茜的脸却拉得更长了:“你还好意思说?就那么一个像样的,天天背,连个换的都没有。”
  树谦忽然就感到了悲哀。他脱口而出:“如果你和我在一起觉得委屈,那就分手好了。”吴茜惊讶地看着他:“好啊,这可是你说的。”
  那天,吴茜把房里的东西能摔的全摔了,然后拉着她的红色小皮箱,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扬地走了。
  二
  不知从何时起,睡不着的时候,树谦便会看着他和卓玛对唱时的合影照片,絮絮叨叨说两句话,照片上的卓玛笑得清澈无邪。
  �淝�把那次的出行发了一条图文并茂的微博,居然有不少人关注,有人赞他写得好,有人夸那藏族少女漂亮。一天,树谦看到了这样一条评论:“嗬,就她?她要是藏族少女,我还是清代格格呢!”
  树谦问她是否认识卓玛,对方丢过来一句话:“我不认识什么卓玛,只认识民族学院艺术系的祝小欢。”
  树谦很好奇,第二天就跑到民族学院,三问两问,还真的有了结果。有人说:“祝小欢啊,刚才还在小礼堂门口呢。”
  树谦运气不错,在小礼堂门口,一个女孩儿站在那里,穿着鹅黄色套头毛衣,短裙,长靴,不是卓玛又是谁?树谦飞快地跑过去,喊:“卓玛!”祝小欢定睛一看,愣了。
  树谦问她:“你在旅游巴士上卖的那些饰品是不是从荷花池批发的?”祝小欢老老实实地承认了。她说自己经常去藏区游玩,难免经济紧张,后来便想了个主意,每次批些东西顺便卖一卖,因为她穿着排节目时的藏袍,又会说一口藏语,几乎每次都很顺利。至于那个同行的哥哥,其实是她的男友沈鹏飞。
  树谦哼了一声:“小骗子!”祝小欢不高兴了:“一条不就30元嘛,我退给你好了。”
  树谦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笑了。“算了,30元得到一件饰品,还听了你的歌和你的故事,也值了。”他故意把故事两个字咬得很重。祝小欢狡黠地笑了:“哥,以后想听歌了就来找我哦。”
  三
  吴茜走后,树谦整天心不在焉,结果出了事,开车出去时撞伤了一个人,赔得老本都没了。工作也不在状态,不久,树谦被单位辞了。
  那天,树谦坐在河边发呆,一次又一次想着,如果跳下去会怎样。就在这时,他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祝小欢发来的。“哥,晚上我在小礼堂演出,你来不?”树谦迟疑半天,终于回了一个字:“来。”
  晚上,树谦去了小礼堂。祝小欢捧着雪白的哈达,美得像个天使。树谦站在后排,默默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不久后,树谦找到了一份推销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是提成高。偶尔祝小欢会来个电话,树谦总是无一例外地说自己很好。事实上,他一点儿也不好,产品很难卖,每天受够了冷眼。
  有天夜里,祝小欢忽然打来电话:“哥,快来救我。”声音沙哑低沉,背景音很嘈杂。树谦几乎找遍了学校附近的酒吧,终于找到了醉得一塌糊涂的祝小欢。被外面的冷风一吹,祝小欢醒了,看见树谦,忽然就哭得不成样子:“哥,我很难受,我心里难受。”
  原来,沈鹏飞背地里玩“劈腿”,被她逮了个正着。树谦咬着牙说:“祝小欢,你要记着,只爱那些爱你的人,谁对你不好,就让他滚蛋。”祝小欢使劲点头:“对,让他滚蛋!”
  但实际情况是,祝小欢第二天就和沈鹏飞和好了。
  这件事让树谦明白,别人的事最好少插嘴。祝小欢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对树谦渐渐客气了起来。再后来,祝小欢去了外地支教,两人的联系便彻底断了。
  三
  几年后,树谦已是某知名公司的大区经理。在一个年会上,美女如云,树谦却被一个身影吸引住了目光,黑色鱼尾裙包裹着玲珑的曲线,素净的脸,黑色的眼眸。树谦一愣:祝小欢?
  祝小欢正好转过头来,一时四目相对,全是惊喜。
  那晚,树谦不停地笑,不停地跳舞,只和祝小欢一个人。问及沈鹏飞,祝小欢笑了:“你说得很对,对我不好的人,就该让他滚蛋。”
  人多,说话不尽兴,两人去了晾台,聊着聊着就吻到了一起。接下来去宾馆,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分明是第一次,却又那么自然默契,好像已认识了几百年。
  第二天,祝小欢带树谦回她的住处。小小的房间收拾得干净整齐,祝小欢坐在印有百合花图案的床单上对树谦微笑,树谦忍不住又吻了过去。
  此后的日子,一下子有了烟火的气息。祝小欢每天早早下班,做上几样树谦爱吃的小菜。树谦有应酬,祝小欢便会关切地叮嘱他少喝酒。   树谦被调到华北大区的决定是突然下达的。树谦不舍,祝小欢说:“交通这么方便,想我了你可以回来看我啊。”
  那天,树谦正在电脑前忙活,祝小欢不知何时上了线,她有些着急:“树谦,我有点儿急事想请你帮忙。”树谦忙问怎么回事,祝小欢说她爸爸心脏病发作,急需一笔钱手术,自己都快愁死了。树谦看着视频里的小欢,飞快地敲出几个字:“别担心,我这就给你汇钱。”
  从银行汇过钱回来,树谦心里的某根弦突然跳了两下。他想了想,拨通了老同事小周的电话。祝小欢说过,她爸爸是一所小学的校长,他想让小周帮忙问问情况。小周很快有了消息:“祝校长好好的呀,现在正在学校呢。”
  祝小欢的电话是在两天后打过来的,声音很欢快,说已经买好了车票,要过来看他。树谦有些感动,可一想起那天借钱的事,就有些不舒服。最后,他到底没忍住,说:“行啊,等你来了我给你办张卡,以后需要钱,自己取就行了。”
  祝小欢问他什么钱不钱的。树谦有点儿意外,忙把那天的事说了出来。“账户是你的名字,视频里也是你,莫非有什么不对?”祝小欢的声音有点儿冷:“我明白怎么回事了。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树谦忙解释:“你千万别误会,我不在乎那些钱,也没别的意思。”但气氛还是冷了下来。祝小欢伤感地说:“树谦,你连询问一下都没有,就认定是我糊弄你。原来在你心里,我一直都是个女骗子。”然后她把电话挂了。
  四
  树谦还真是冤枉了祝小欢。
  那天借钱的,其实是沈鹏飞。他想和祝小欢和好,却几次遭拒,心中恼怒,所以设了一个局,约祝小欢一起喝酒,说以后再也不纠缠她了。祝小欢当了真,结果没几杯就醉了。在她喝醉睡着的时候,沈鹏飞将她的手机关机,然后登录了她的QQ。至于视频里的祝小欢,不过是以前的视频截图。
  “树谦,其实第一次遇到你,便觉得你是个很好的男人。至于后来怎样一点一滴喜欢上你,我也说不清,可是难过时你对我的好,我全知道。只是没想到,我在你心里竟那样不堪。你放心,那笔钱由我来还,至于沈鹏飞,请你就别报警了,毕竟爱过一场,我不想因此变成仇人。”
  树谦懊悔不已,立刻乘飞机去找祝小欢。然而开门的却是个陌生的女孩,听说找祝小欢,她笑着说:“原来你就是树谦呀,小欢姐姐说要给你一个惊喜,这边已经辞了职,房子也退了,由我续租,然后高高兴兴投奔你去了,怎么,她没和你在一起吗?”
  树谦想哭,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这座城市,爱情太�^悲伤,才让他红了眼眶。


【相关论文推荐】
  • 这座城市,爱情太过悲伤
  • 悲伤电影:这座城市充满悲伤
  • 这座城市
  • 这座城市这个夜晚
  • 他,就是这座城市
  • 这座城市是咱们的
  • 南京这座城市的名字
  • 这座城市竟如此魔幻
  • 那些变化让我爱上这座城市
  • 我走不进这座城市(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