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女菜贩策划的惊天骗局

  借力造势,打响招牌
  1957年出生的程红是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人。程红“发迹”前是地地道道的草根,高中毕业后,她通过招工进了西丰县一家国有企业当工人。程红的丈夫麻德强也是国企工人,两人生有一个女儿麻依娜、一个儿子麻蔚。
  1995年,企业不景气,程红和丈夫都下岗了,于是开始经商。夫妇俩先是当菜贩,从山东贩鱼、贩菜销往东北,供一对儿女上学,10年含辛茹苦,女儿和儿子都考上了大学,后当上了国家公务员。
  随着年岁的增长,程红和丈夫都感到�L途贩菜太辛苦了。2005年,程红和丈夫取出所有积蓄,又东拼西凑地筹措了几十万元,在西丰县城开了一家小旅社,取名好福旅馆。
  旅馆开张后,程红从菜大妈变成了程老板,实现了身份的第一次蜕变,加入了西丰县实业家之列。
  旅馆开业了一段时间,可借的钱还没还上,头脑聪明的程红,想到了融资,建地下钱庄,让钱生钱!程红和丈夫商量后,在县城开了一家典当行,取名好福典当行。
  随后,程红以典当行为平台,开始以月息2分的高息为诱饵,在亲友、亲友的亲友、熟人、熟人的熟人中进行融资,高息借来的钱就通过典当行借出去,从中获取差额利润。渐渐地,典当行成了地下钱庄。
  但是,好福典当行这块招牌还是太小了,人们把钱存在这里,缺乏安全感,根本发挥不了吸引资金的作用。典当行的生意不是很好,吸引不了资金,还堆积了不少的古董。这些东西都是过了当期没人赎回的,虽然都是按赝品当的,但程红是付了真金白银的,处理不出去,就是一堆废物。
  程红的脑瓜子就是与众不同――她居然能从危机中发现新的商机。麻德强望着这堆古董摇头叹气时,程红却说:“不怕,我还嫌少了呢,以后多收集一些,数量和品种越多越好,等收集了几千件后,就开一家价值连城的私人博物馆,有了这张招牌,再加上高息诱惑,我就不相信逐利的人不肯掏出积蓄给我们送来。”
  麻德强非常担心,他和妻子都是门外汉,不懂得辨别真假,万一收了赝品怎么办呀?“你真是死脑筋呀,我们用得着懂吗?真品我们买得起吗?统统都按赝品的价格收,我们的目的是集资,又不是买卖文物,我们要的只是招牌效应,再说这小县城,也没有几个人懂!”程红几句话就打消了丈夫的顾虑。
  经过几年的储备,程红通过典当行收集了几千件文物。2011年年初,程红用旅馆的房产做抵押,向银行贷了一笔款,再加上典当行的集资及收益,一共花了近千万元,在县城最繁华的菜市街买下了一栋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的二层小楼,筹建私人博物馆。经过近10个月的装修、布展,程红精心打造的私人博物馆终于建成了。
  2011年11月15日,号称辽宁首家私人博物馆的鹿城博物馆举行开馆仪式。程红果然能耐不小,把县里的几个重要领导都请来了,还请来了不少记者。分管文化的副县长亲自主持开馆仪式,县政协主席代表政府四大班子致辞,高度评价鹿城博物馆“填补了县文化事业发展的一项空白”。
  程红在开馆仪式上称自己是文物守望者,收藏文物已经30多年了,收藏了上万件文物,隋、唐、五代、宋、辽、金、元、明、清代的珍品应有尽有。
  除此之外,程红还打出了以“厚积明德,广施善行,广结高友,收藏世代珍品”为主题的广告,并宣布她的博物馆是公益性质的,不收取门票。鹿城博物馆在西丰县成了一块响当当的招牌,程红也成了西丰县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
  文物为幌,非法集资
  都说无商不奸。可是人们非常纳闷,程红投入巨资开办私人博物馆,不收门票,如何赢利?这事,程红早有打算,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程红图利的办法就是用博物馆里的文物作为“抵押品”向他人“借钱”。
  有了这个定位,程红才会想方设法借政界官员来提升博物馆的知名度、可信度和潜在价值。鹿城博物馆开馆后不久,程红将她与县委书记、县长的大幅合影摆在玻璃橱窗里。程红的丈夫麻德强与辽宁省一位副省长、程红与辽宁省文化厅一位副厅长的照片也被摆放进橱窗。
  此外,程红总是有意无意地吹嘘她博物馆里的文物如何值钱。她给很多人介绍过博物馆二楼展厅南侧的一把刀鞘金光闪闪上面镶满宝石的弯刀,她说这是乾隆御用宝刀,价值1.2亿元,是20年前她从一位没落蒙古王爷手中收来的。程红还说,2008年,她和丈夫挑了三大箱文物专程赶赴北京,请收藏家马未都鉴定,马未都看后惊讶不已,说想不到他们有这么多有价值的宝贝。
  程红的这些话,是真是假没有人去考证。总之,经程红这么一说,她的博物馆里的文物件件都变得价值不菲,甚至价值连城,这为她用文物做“抵押”集资做好了充分的铺垫。
  博物馆开馆后,程红到馆里当起了义务讲解员,她一边介绍她的文物,一边“顺便”给参观的客人推介集资业务:“现在银行利息那么低,如果有闲钱,就放在我这里,1万元一年有3000元的利息,有钱大家赚!把钱放在我这里,你如果不放心,我博物馆里的乾隆宝刀值1.2亿元,可卖了给大家还钱!”
  听着程红那贴心贴肝的话,看着博物馆里那些价值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文物,谁会担心她还不起那区区几万元、几十万元的钱呀?许多人经不住程红高利息的诱惑,纷纷把钱送上门。
  刘文强是西丰县小有名气的文物爱好者,出于好奇,他到程红的博物馆参观过几次,与程红认识了。2011年年底,刘文强又到博物馆参观,程红对刘文强说,最近她资金紧张,如果刘文强有闲钱可以投给她,月息2.5分。刘文强有些犹豫,程红就指着博物馆里的一件“辽代”瓦罐说:“这些文物你也看到了,值钱着呢。”刘文强将信将疑,但还是投入了1万元试水。
  程红知道,业务要做大,对把钱投给她的客户必须讲诚信,让他们尝到甜头,他们才会投入更多的钱。刘文强拿来试水的1万元,一年后,刘文强不仅收回了本金,还拿到3000元的利息。这下,刘文强对程红深信不疑,将自家和亲戚的50万元投给了程红。其他人也和刘文强一样,开始投入的资金都不多,大都是几万元,最多的也不到10万元。可是,一年后,他们都收回了本金,还拿到高额的利息。此后,绝大多数在程红那里投过钱的人,都把家里的全部积蓄投给程红,一次性投入几十万元的大有人在。   2012年3月以后,程红的业务开始红火起来,每天有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进账。
  程红把丈夫、女儿、儿子、儿媳组织起来,进行了职责分工,建起了家族式的地下钱庄。
  骗局败露,全家被捕
  程红始终没有忘记打造自己的实力,她给家庭成员每人购买了一辆上百万元的轿车,同时,她购买了20多处房产,再次为自己贴上有钱人的标签。除此之外,程红没有忘记集资的目的就是放贷,从中赚利息差价。她用2.5分的月息集资,然后以5分的月息放贷给企业和个人。
  2012年,程红放贷的金额突破了8000万元。从理论上讲,扣除集资人的利息,她一年还有1800万元的纯利润,这是包赚不亏的生意。但是,这中间也潜伏着巨大的风险,操作不当,随时会倾家荡产。风险主要来自于放贷。众所周知,银行的贷款利息比地下钱庄低得多,有实力、信誉好的企业,贷款都找银行。只有那些既没实力、信誉又差、在银行贷不到款的企业和个人才会到地下钱庄借钱。
  程红的放贷也不例外,进入2013年,程红的贷款到期回收率还不到20%,甚至有几个大额贷款人因无力还贷已逃之夭夭。这样一来,程红的钱庄很快就出现了经济危机,连博物馆的正常开销也难以维系,到超市买菜、买电器都是赊账。
  程红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大集资力度,她发动家人全面出击。程红的女儿麻依娜是县统计局副局长、儿子麻蔚是副乡长、儿媳是县国土局公务员,丈夫麻德强虽然不是政府官员,但是铁岭市人大代表,全家人利用各自的资源,展开了新一轮集资。
  麻德强多次给酒行老板崔燕珠打电话拉存款:“我把大伙儿的钱5分利息放贷,给大伙儿2.5分利息,自己赚了也让西丰老百姓赚点儿!你那么多钱放在银行,太亏了,拿一点放到我这里吧!”崔燕珠经不住麻德强的劝说,先后投给麻德强41万元。
  儿子麻蔚的宣传发动工作也做得不错,他工作的乡虽然不富裕,同事的工资也不高,可是同事看在副乡长的情面上,同时也出于对领导的信任,把家里的老底都拿了出来,一共筹了100万元交给麻蔚。
  全家人出动,新一轮集资很快掀起了高潮,程红的集资总额竟然超过了1亿元。但是,在没有风险防控机制的运作下,程红的地下钱庄很快便陷入了“集资金额越多,放贷金额越大,资金回收率越低”的恶性循环,迅速滑向崩溃边缘。
  2013年9月底,程红的资金链断了,她无力再支付集资人的利息。集资人拿不到利息,就开始骚动起来,纷纷找程红要钱。面对越来越多要钱的集资人,程红还是用那句话宽慰大家:“资金正在周转,大家再等两天,我博物馆里的乾隆宝刀值1.2亿元,大不了抵押了给大家还钱。”这句话给不少集资人吃了定心丸。
  诸多要账者中,只有猪肉店老板赵翠要到了8万元。赵翠并非追讨集资款,而是讨要程红赊欠的肉钱。据赵翠说,程红一共赊欠了11万元的猪肉款、7万元的水果款,她讨回了8万元,尚有10万元没有拿到。据说,程红还在西丰县一个家电商场赊下30万元电器。
  2013年10月初,集资人还在不停地找程红要钱,程红信誓旦旦地说:“博物馆里的乾隆宝刀,已经献给北京博物馆,北京博物馆给了6000万元,钱要不了多久就到账。你们放心吧,这点困难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啥。”
  程红苦撑到了11月中旬,便再也撑不下去了。
  2013年11月14日,程红直接把手机关了,带着儿子、女儿携款潜逃。情绪激动的集资者们只好去找程红的丈夫麻德强。麻德强宽慰他们:“你们放心,我跑不了,昨晚我还跟副县长一起吃小鸡炖蘑菇。”为了稳住集资人的情绪,他还说已经通过政府找到一个项目,能够贷到款,让大家再等几天。
  但大家等不及了,于是向警方�蟀浮N鞣嵯毓�安局接到报案后,经过调查取证,认定程红一家涉嫌集资诈骗。
  2013年12月9日,公安机关将麻蔚抓捕,随后抓捕程红的丈夫麻德强。经过审讯,麻蔚交代了程红、麻依娜的藏身地点。2013年12月13日,警方一举擒获程红、麻伊娜及其丈夫,至此,程红一家五口全部归案。
  2014年2月,公安机关经过一个多月的审讯,基本查清程红的犯罪事实。2011年以来,程红绕开监管,以高息回报为手段,非法收取工人、小商贩、农民等466人的存款,涉案金额10844.945万元。在审讯中,程红承认这些钱她已经还不上了。公安机关查封了程红隐匿转移的房产25处、现金197.7万元,以及黄金、古董、珠宝等涉案资金资产。等待陈红一家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案件发生以后,西丰县组织工商局、金融办、人民银行对全县的金融机构、金融担保机构、企业进行排查,避免再有类似非法集资现象出现。
  其实,程红的手段并不十分高明。她先是用一堆真假难辨的文物搭造了一个戏台,紧接着就借地方官员、专家“唱戏”造势,最后引来逐利的人们掏出积蓄,深陷其中。在这个用谎言搭建的戏台上,不管花招耍得多么出神入化,利用的无非就是人心的浮躁与贪婪。人们少一些浮躁,少一些贪婪,或许此案就不会发生。


【相关论文推荐】
  • 达利的惊天大骗局
  • “专家”演绎惊天骗局
  • 惊天翡翠骗局背后
  • 谜情诺曼底的惊天骗局
  • 从卖菜大妈到博物馆长的惊天骗局
  • “富爸”绑架案背后的惊天骗局
  • 负心丈夫布下惊天骗局,“女野人”五年泣血荒村
  • 负心丈夫布下惊天骗局
  • 惊天策划:她的“天堂婚礼”通往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