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清茶(外一篇)

  野三坡境内有一高山,悬崖陡壁,状如斧劈。山顶有一平台,台上曾建有一娘娘庙。据说建此庙时因山高路远,建筑材料难以运送上山,有人便想出用山羊驮运的高招。将附近村庄山羊集中起来,在每只羊身上拴几块砖瓦,成千上百的山羊边啃食青草边朝山顶进发,远远望去,整个大山犹如下了一层雪,很是壮观。
  经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打,娘娘庙越发变得残破,驻僧也换了一茬又一茬,到清朝光绪年间,只剩一高僧在此修行。高僧法号了凡,已年近八旬,但仍精神矍铄,腰身板直。了凡高僧出家前乃是一名医,本就心地善良,出家后更加仁慈,经常义务为百姓治病。他怕乡亲们到山上看病不方便,便每月初一、十五背药葫芦骑毛驴下山巡诊。那毛驴是个早产儿,它母亲生下它便死去了,主人怕养不活它,想丢弃不管。高僧得知,将小毛驴抱到山上,用米汤把它喂活。毛驴个头不大,却长了一个“大门头”,人说这种驴极聪明极智慧。
  了凡巡诊,天蒙蒙亮就出发。高僧骑驴,无需手握缰绳,稳坐驴背,仍能手持佛珠念经。毛驴四蹄撒欢,踏得山石“得得”脆响,人和驴都显出几分精神。
  到了山下村庄,天正好大亮。病家主人早已在路口迎接。高僧下驴进屋,对病人望闻问切。主人回过身,将一捆鲜嫩青草恭恭敬敬放在驴面前,毛驴便很友好地望望主人,三缕二缕衔起而食,吃得优雅而且气质。吃饱了,高僧也正好从房中走出,主人千恩万谢,高僧双手合十作别,偏腿儿上驴又去了其他病家。
  高僧了凡骑驴巡诊,救治山民无数,百姓无不感念他的恩德。有人提出在悬崖峭壁上为其开凿一块巨型“功德碑”,百姓闻讯,无不响应,纷纷倾囊捐款。了凡知道后,吓了一跳,喊声“罪过”,骑毛驴便去阻拦,好说歹说,乡亲们才作罢。
  了凡有一嗜好――饮茶。高僧脱俗,饮茶也极讲究,他一年四季饮的都是绿茶。绿茶的香气最雅致,一壶开水冲进去,那墨绿色的茶叶打着旋儿舒展成一个个透明的气泡,一股幽香能感染一片天地。茶具是一盏成窑五彩小盖盅,雕镂奇绝,一色山水人物,并有草字图印,那是出家前病家送他的,已摩挲得通体发亮。过去,了凡一直用山上的泉水煮茶,后来换成了山下村庄的“龙眼井”水。了凡第一次接过病家递给他的“龙眼井”水便眼前一亮。病家把水倒得满满的,水高过杯口,光滑如披了一层缎子面。高僧道声“极品”,喝一口果真比山上泉水更加甘冽。自此之后,了凡便改用“龙眼井”水煮茶烧饭。
  为了凡运水的便是那头大脑门毛驴。
  了凡先是领着毛驴下山驮了几次水,然后便决定让毛驴单独去驮。
  天未亮,高僧便起床打火烧饭,接着添草加料,把毛驴喂饱,而后在驴身上拴好水桶,目送毛驴下山。
  这是毛驴第一次单独下山驮水。毛驴因主人对自己的信任而激动,打着响鼻儿一溜小跑,没多久便来到了井边。这时“龙眼井”边已聚集了三三两两打水的乡亲。老乡们见了毛驴独自下山,先是一阵惊讶,再望水桶,更为惊奇――桶里边竟放着两张烙饼。人们一下子明白了――高僧要用烙饼换水吃。人们争先恐后地为水桶灌满水,烙饼却没有留下,依旧让毛驴驮回去。高僧为乡亲们办了那么多好事,为他打水也要报酬么?
  第二天,毛驴又来驮水,不过这次桶里的烙饼却变成了四张,乡亲们给桶灌满水后,依旧不肯把烙饼留下,毛驴便原地打转怎么轰也不走。一老人说:“他一准是上次驮回了烙饼,挨了大师的责怪”。人们只好留下烙饼,毛驴欢快地打个响鼻儿,立即转身上了山。
  这以后,毛驴每天都在大清早儿下山,用烙饼换水,谁第一个见到毛驴,谁便拿走烙饼,然后负责给水桶灌水。
  毛驴驮水,一直持续了二十年。这天早晨,天上下起了白毛雪。毛驴又下了山,然而身上不见了水桶和烙饼。毛驴见到乡亲们,仰天大叫,四蹄刨击地面,一脸的焦躁与不安。乡亲们心里咯噔一下子,忙朝山上奔……入寺庙进禅房,见了凡已经坐化了,眼前一盏茶水,也已冰凉。
  乡亲们含着泪把毛驴拉下山。大伙一商议,决定轮流养护它,每家一月。到了新家,毛驴拉磨驮柴,任劳任怨。当然,有一件事乡亲们谁都不会忘记,那便是户与户交接时,新主一定会和毛驴一起上山,在高僧墓前敬献一杯“龙眼井”茶。
  穿过的衣服
  先生去世两年了,但夫人哀伤的程度并未减轻多少。先生是个爽朗人,善拉胡琴,每天都要为夫人拉上几段,厅堂里便终日琴声袅袅着,这时候夫人便像个小女孩般双手托腮静听。如今先生走了,厅堂就显得寂寥起来。
  先生与夫人情深意笃,先生患痨病去世后,夫人悲痛万分,想随夫而去,但想起腹中的胎儿,终究还是哀伤着活过来了。
  儿子出生后,多少给夫人带来了些欢乐,但那哀伤却并未完全抹平。想念先生的时候,夫人便拿出先生穿过的衣服一件件抚摸,而后贴在脸上,直到把衣服捂热了,才又重新叠好放到衣柜里。
  儿子六岁了,该是学习启蒙的时候了。几天前,夫人让女佣张妈托人找教书先生。这时正好张妈进了门,夫人便问道:“先生请的怎么样了?”
  张妈说:“请到了,是个秀才,姓王,三十多岁,满肚子学问,只是……”张妈欲言又止。
  夫人说:“有什么问题吗?”
  张妈低声说:“先生去年丧妻,无儿无女,无牵无挂,按理说住到咱家教小少爷,最好不过。可是……”
  夫人说:“孤男寡女么?怕人说闲话?其实,只要我身子正,又怕什么呢。再说,不是还有您呢么!”
  张妈一拍手,说:“这就好了,倒是我小心眼儿。”
  王先生被请来了。先生温文尔雅。夫人问了他一些话,先生如实答了。就在王先生转身出门的一刹那,夫人心中忽然一颤――这背影是多么熟悉呀!
  先生被安排在了西跨院。
  王先生对小少爷教授得极是认真。小少爷的学业也就一天天进步,夫人自然很高兴。
  王先生除了教学,自己也用功,所以他总是睡得很晚,在灯下读书,累了便在院中散步,在月光下背诵一些清清爽爽的诗句。


【相关论文推荐】
  • 清茶(外一篇)
  • 清茶一杯
  • 一杯清茶话清廉
  • 一壶清茶见山水
  • 清茶一盏泡心情
  • 只为品一杯清茶
  • 清茶一碗 生活禅修
  • 一杯清茶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