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熊猫”师傅

  “熊猫”师傅是个一线工人,他个子矮而敦实,性情憨厚,动作迟缓,像极了大熊猫,因此工友们便送他这个绰号。
  “熊猫”师傅待人真诚友善,因而在车间里人缘很好。
  一次,车间里的电工钱师傅在一次接线中一不留神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正好落在“熊猫”师傅工位的旁边,他立即与工友们把钱师傅抬着送往医院的急救室抢救。
  接下来,车间主任提出要找人陪床,陪床这个活儿比当工人轻松些,工资、奖金一分钱不少,可是得熬夜陪伴。最后经过领导决议,挑选出了车间里脾气好又有耐心的三个人,三班倒着陪护钱师傅,其中一个就是“熊猫”师傅。
  这一天,轮到“熊猫”师傅值班了,因为傍晚六点接班,这时白班的还没走,恰巧又来了一帮下班后来探望钱师傅的同事,顿时小小的病房热闹起来。
  当大家正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来了一名护士姑娘,她和气地提醒大家小点声,病区还有许多病人。
  一名年轻的工友仍兴致很高地说:“我们声音不大,都怪熊猫,他嗓门儿太大了。”说完还在“熊猫”师傅的头上撸了一把。
  年轻的护士立即转过身对“熊猫”师傅说:“熊师傅,请小点声。”
  “哈哈哈哈……”
  大家立刻哄堂大笑起来。
  护士莫名其妙地望着大家,不知是自己说错话了还是怎么回事。
  这时只见“熊猫”师傅憨笑着像个小孩子一样老老实实地说:“我不姓熊,姓毛。”
  “哈哈哈哈……”大家笑得更厉害了,个个前仰后合。
  笑一阵子后工友张师傅极力忍住笑,挺费劲儿地加了一句:“他不姓熊,姓猫。”
  “熊猫”师傅一点儿不恼,只是随大家一起笑。
  看“熊猫”师傅那憨笑的样儿,护士也“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夏天的一个上午,“熊猫”师傅去菜场买了一大袋子好吃的,一转身碰到一个盲人。
  这位盲人用乞求的声音说:“这位好心人,你把我送出去好不好?菜场人太多,我不敢走……”
  牵着这样一位衣衫褴褛形如乞丐的盲人穿过整个菜市场,估计很多人都是因为嫌弃与怕麻烦而放弃做这件好事。可“熊猫”师傅只应了一声“好”,便腾出一只手握住盲人那根污渍斑斑的竹棍,顶着夏季的炎炎烈日,迈着很轻缓的步子,很体贴地说着“往右来点儿”、“往左走点儿”,直到将盲人送出了市场,送到了人行道的盲道上。
  盲人很感激,不住地说:“谢谢,谢谢!”
  “熊猫”师傅只憨憨地一笑说:“不用谢!你慢着点儿。”便像一个小学生一般擦擦脖子上的汗,自豪而满足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又是一个下班后的时光,老婆送闺女去学英语了,“熊猫”师傅负责买菜。
  来到肉摊前,经过一番选择,“熊猫”师傅选中了一块排骨和一条里脊肉,排骨洗干净放进冰箱,明天早上上班前用紫砂锅给炖上,里脊肉给闺女炒青椒,孩子长身体的时候可得吃好。
  卖肉的摊主把排骨剁好后与里脊肉一起装好袋。“熊猫”师傅掏出100元付账。本来是两清的事,很简单,可是这个卖肉的摊主不简单,他找回的50元是假钞。
  “熊猫”师傅当时拎着好几样菜,熟食、生食、蔬菜,腾不出手细看。可能他憨憨的善相和拿了太多东西的原因才使不良的肉摊老板动了歪心思。
  回家后,也存了一丝疑心的“熊猫”师傅把找回的钱掏出来仔细一看,真是假钱。
  一个大男人竟然让个卖肉的给坑了,真来气。
  钱虽然不多,可“熊猫”师傅常常从早上干到晚上八点,周六常常加班,一个月也不过挣两千多块钱啊。
  这个黑心的摊主,照顾了你的生意,你却昧着良心骗我们劳苦大众的钱。
  生气归生气,“熊猫”师傅很快就冷静地进入到如何罚治无良摊主的思索中去了……
  第二天下午正巧没加班,准时6点下班,“熊猫”师傅自告奋勇地向老婆请示由自己去买菜,还得到了老婆的一番夸奖。
  “熊猫”师傅来到菜场,找到昨天的猪肉摊,很平静地说来个50块钱的肉,一块儿前胛肉,两根儿腿骨。那卖肉的已经忘记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昨天被他黑了50块钱的人,只见他笑吟吟地举刀剁肉、砍骨头,很麻利地装袋上秤。
  接过肉,“熊猫”师傅很坦然地掏出昨天卖肉人找的50元假钞付账。
  卖肉人真损,拿假钞找顾客,收钱时却格外仔细。他接过钱一摸一看,立即扔给“熊猫”师傅,还挺气愤地嚷嚷道:“你这是假钱!”
  此时,“熊猫”师傅也来了脾气,他拿起50元假钞使劲扔到卖肉人身上:“这是你昨天找给我的50块钱。”
  卖肉人做贼心虚地打量起“熊猫”师傅来,没一会儿便消了刚才的戾气,像油条见了水――软了。
  众人见此情景都用鄙夷的目光盯着卖肉人。
  这时拎着战利品的“熊猫”师傅像一名得胜的将军一般,颇为自豪地迈开两条粗壮的短腿,哼着小曲,得意地往回走去。
  一个周日的下午,“熊猫”师傅去面包店给闺女买蛋糕,刚走下立交桥,只见路边围了好大一群人,一定有什么热闹了。
  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名骑电动车的女子与两名开路虎的女子就停车的事正吵得不可开交,其中一名长得人高马大的路虎女极其不满电动车女子的言语,上前就使劲揪对方的嘴以阻止她说话,而电动车女子也很固执,仍然不停地争执,另一路虎女上来挥舞巴掌顺手就狠狠给了她一下子,电动车女子不还手却仍旧执拗地争吵。
  眼看两名路虎女欲一齐上前殴打电动车女子,“熊猫”师傅大喝一声:“不许打人!”
  三名女子同时望向“熊猫”师傅。只见他客气地说:“有话好说,打人是不对的,东岳分局就在前面不远处。”
  “你们谁想惹事?”
  两名路虎女稍稍愣了一下,可是她们即刻便气呼呼地叫嚷道:“关你啥事?!”
  “走开!”
  “怎么不关我事儿?路不平有人踩,就为了停车这点儿小事,就两个打一个,你们欺人太甚了吧!”
  “看你们俩儿人高马大的,把人打坏了,你们既要赔钱又要受法律制裁。”
  其中一名路虎女马上反唇相讥:“她是你老婆啊,你这么心疼她。”
  “嘴巴放干净点儿,一个女人说话这么难听。你再敢胡咧咧小心我��你个臭娘们儿。”
  说着似乎火气被点燃了,瞬间露出平时少有的凶相。
  两名路虎女相互对了个眼色,难道为了和电动车女的争执而再和这个莽汉厮打吗?这太不划算了,两个女人打一个男人仍然要吃亏的。
  于是这两个面子撒了一地的,可能昨天还在装斯文的泼妇狼狈地理理头发,为了掩饰尴尬嘴里还念叨着太没素质了,钻进车赶紧开跑了。
  “真不知道什么叫素质?” “熊猫”师傅望着她们离去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看热闹的一帮闲人渐渐散去,剩下“熊猫”师傅和电动车女子。
  “熊猫”师傅语重心长地说开了:“妹子,你刚才太犟了点。她们是两个人,你一个人,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必要争个你死我活?”
  “是她们先欺负人,吵着让我把车移开,说挡了她们的道。”
  “争两句发现她们是为富不仁的混帐东西就别再扯下去了,走人。”
  “像她们这样买个好车以为自己多了不起的人社会上有不少,可一定会有人整治她们替你出气的,而且还不会是一次,估计得教训好几次她们才能老实。”
  说到这儿,“熊猫”师傅的表情异常逗人发笑。电动车女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临走时,“熊猫”师傅又嘱咐电动车女子道:“妹子,以后出门随和点儿,别太要强,这讲理的都得让着不讲理的。”
  电动车女子含着笑感激地说:“谢谢大哥,我记住了。”
  “这就对了!”“熊猫”师傅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肉包子,一边朝车间的方向走着,一脸的满足感。


【相关论文推荐】
  • 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