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火车驶过河西村(组诗)

  火车驶过一个叫河西的村庄
  火车驶过一个叫河西的村庄
  只见山村
  未见乡亲
  山村原貌依旧
  田舍变了模样
  火车驶过
  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
  河西没有站台
  我乘坐的列车无法停留
  我内心祈望
  快驶的列车能够慢些
  让我看看河西
  看看故乡
  可我多少年都只能这么
  乘坐火车从河西匆匆经过
  在经过河西的土地上
  去体验一个异乡人奔波的沧桑与累
  去体验那种离乡的乡愁
  火车经过一个叫河西的村庄
  车轮与钢轨
  正撞击着我心中的酸楚与痛
  只有在心灵中默念
  河西这一个温暖的村庄
  回乡是一种疼
  心病又犯了
  回乡总是让我感到
  内心一阵阵的疼
  久居城市
  时常回不了乡
  回不了乡才让我
  内心感到不安与疼痛
  每逢思乡的深夜
  我都会独坐灯前
  想念出村的那条土路
  是多么祈盼回乡的步伐
  回乡是一种疼
  不回乡更是一种疼
  我总是徘徊在回乡的路口
  举棋不定
  在举目无亲的城市
  只有回乡才会医治我心中的病和疼
  把目光凝成两句诗行或灯盏
  照亮回乡的路
  把脚印走成两道车辙
  回乡的路才不再漫长
  走在回乡的路上
  我只看到
  母亲等我回乡的步伐
  一任一脸的沧桑在她额头上纵横
  失去的河西
  重回故乡那道山梁
  洋楼遍布我的河西
  我的村庄
  行走乡里
  怎么也找不到
  土房瓦屋和那温暖的屋檐
  洋楼遍布
  却大都失去主人的看管
  纷纷外出打工的乡邻
  让我站在河西
  备感孤独与冷清
  满目萧条扫荡着昔日欢乐的河西
  站在河西的大地上
  远方不再一望无际
  凄凉冷清的河西
  夜晚怎么也难见灯火人家
  土地荒芜 家园废弃
  如今的河西已不再是我心中的河西
  已让我再难找到
  土房老屋的温暖
  走在如今的土地上
  我心中的河西早已失去
  失去河西的我
  迎来满目的迷茫
  乡村火炉
  木柴燃烧着
  晒着孩子的脸
  围坐火炉 谈论收成
  年味就这样近了
  多少往事在木柴的燃烧中
  成为经年的岁月
  只有这场落雪
  才使火炉更加温暖
  离开河西的日子
  我已多年找不到这种感觉
  亲近火炉
  亲近河西
  我已成为一个无言的人
  只任木柴燃烧
  烧红了又一个红火的来年
  愤怒的风
  秋天里
  没有什么比风更愤怒的了
  它发出愤怒的吼声
  一阵接着一阵
  扫荡着河西村的树木和大地
  树叶被风愤怒地打落
  伤痛一片接着一片
  一池枯荷
  盛满一池的忧伤
  曾经娇艳的荷花
  早已仙逝在另一个世界
  枯黄的世界
  满眼苍凉
  我呆立在风中
  任凭风的怒吼
  吹黄我疯长的胡须
  也要把河西坚守
  梦回河西
  已不止一次梦到河西
  梦回河西
  幸福总是在我的睡梦中荡漾
  逼近腊月
  回乡的脚步近了
  梦到河西也变得更加频繁
  梦回河西
  就像在火焰中取暖
  温暖而富有诗意
  再一次回到河西
  回到河西的那个梦中
  何时能让我
  回到河西
  不再仅仅是梦
  仰望红椿
  红椿高大挺拔
  挺拔成一树的风景
  孤独不是一棵树的唯一
  内心的鲜红不为人知
  你默默生长
  只任岁月春去秋来
  叶落叶生
  你宁折不弯
  笔直向上
  你用一生的力量
  刺破青天
  不需要实现
  仅仅这种毅力
  就足以让我仰视
  仰视这株生长在我家门口的红椿
  向上 永远向上
  笔直 如剑般挺立
  你永葆的那颗红心
  书写着你一生的写照
  只是我早已远走他乡
  可你坚守河西的红心
  永世不变
  河西木椅
  从河西带回几把木椅
  红椿做背
  松木板做垫
  柳木做椅腿
  不用钢钉或木楔
  全是榫卯结构
  坐上这些木椅
  牢固可靠 美观大方
  椅背就是一座靠山
  我要坐上它百年千年
  坐成一座江山
  坐成一座河西村百年千年不倒的江山
  乌鸦在夜中
  夜幕笼罩乡野
  乌鸦落在黑夜中
  四周一片漆黑
  黑暗一阵接着一阵
  孤独更加孤独
  没有比夜更黑更凄凉
  笼罩这只孤身的乌鸦
  忧伤无法言说
  举目仰望
  四处皆是温暖和光明
  身披一袭黑羽
  接受黑夜的煎熬
  没法说清自己的清白
  让自己面向黑夜对话
  所有的世界都是黑
  唯有自言自语
  才是一生中追求的白
  穿越夜色
  迎来光明
  茶,沉浮往事
  午夜独坐
  端望一杯冒着热气的茶
  煮沸过去
  沉浮往事
  掀开我的思绪
  多少年了
  我独爱这样静坐
  端望一杯茶
  回到过去
  回到河西
  我爱孤独
  更爱深夜
  它让我总是在城市的浮躁中
  回到乡间
  回到那诞生我骨血的河西村
  这杯茶
  让热气荡漾
  让茶香沁入我的心扉
  我不知道这茶这水
  是否来自河西村
  但它总是会让我
  在这静寂的深夜想起河西想起那些坚守在黄土地上苦苦劳作的乡亲
  那年复一年盼望田里的禾苗
  来年有个好收成
  灌满丰收的双眼


【相关论文推荐】
  • 火车驶过河西村(组诗)
  • 河西村(组诗)
  • 河西村(组诗)
  • 河西村
  • 河西村的昆曲
  • 河西(组诗)
  • 火车(组诗)
  • 火车(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