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鲜花·蛋糕(外两篇)

  汽车总装配厂电工班的陈丽因急性阑尾炎发作,住进了医院,正是月底抢任务的节骨眼上。躺在医院里的陈丽,还惦记着汽车生产线上自己的那点活,正在病床上七思八想的时候,班长赵姐手捧着一束鲜花来看她了。赵姐给陈丽带来了车间领导和班组姐妹对她的问候,还告诉她大家正在齐心协力赶进度,完成这个月的装车任务没有问题。要她在医院安心养好病。临走,赵姐特意交代:鲜花是李艳托她送来的。
  送走了赵姐,陈丽对着这束鲜花发起了愣。原来,月初她和李艳因工序衔接问题,话赶话发生了口角,把脸�o拉下来了,虽然事态并未扩大,事后双方也都有悔意,只是大家都是“孩子他妈”的年龄了,谁也抹不开面子先开这个口,所以至今两个人都没说话。但现在人家把鲜花送到自己的病床前了,分明就有道歉的意思在里头,没说的,再上班时,自己要主动向李艳问个好,另外,最近在上新品,李艳那个工位线束接口有点多,自己如有间歇,可以转个身帮她搭个手,还有,等以后哪天下了夜班,叫上李艳和其他姐妹,一起去“麻辣烫”消个夜,把这个鲜花的人情给还了。
  就在陈丽对着鲜花发愣的时候,李艳也对着一盒精美的水果蛋糕感慨不已,蛋糕是班长赵姐刚送来的。明天是李艳宝贝女儿的生日,赵姐说,她已经代表大家去医院看望了陈丽,这个蛋糕是陈丽专门托她买来给李艳女儿过生日的。赵姐走后,李艳陷入了遐思:看来还是人家陈丽气量大,生病住院了,还掂记着给自己女儿过生日。自己也不能太被动了,待陈丽出院了,一定要在家里煨点汤,炒几个菜,把她和班里姐妹接来,给陈丽补补身子,大家也好好热闹一下。至于工位上那点活,自己手脚再放利索些,争取做到匀速对接,尽量不让陈丽在工位上转身来帮忙。
  眼见得陈丽与李艳和好在望了,她们班长赵姐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了地。这天晚上赵姐睡得特香甜,还做了个好梦,她梦见电工班年底又被评为工厂的红旗班组,她们全班成员的合影,挂在了厂大门口的宣传橱窗里,照片上陈丽和李艳手牵着手站在一起,格外的神气。赵姐完全有资格享受这个美梦,倒不是因为她是从工厂上百名班组长中评选出来的优秀“班花”,也不是因为她们电工班里挂满的那些锦旗、奖牌,而是因为“鲜花”和“蛋糕”的故事,是她用自己这个月的工资精心编导出来的。
  从头再来
  江城丁字巷是个住着上万居民的大社区。在巷子北口,有几爿早点铺子,每天很多人来这里“过早”,都爱吃王三炸的面窝。
  王三的手艺是祖辈传下来的。他炸面窝的用料很讲究,头天晚上把新鲜大米和黄豆泡好,早起再磨成浆,掺进切碎的葱花和作料,开锅用油,王三都是到乡下作坊去买来精榨的花生油。他炸出来的面窝外脆内软,咬一口满嘴酥香,丁字巷的人常排着队来买王三的面窝。每天磨的两大桶浆,早早地就卖完了。王三的小钱兜子也渐渐地鼓了起来。老大不小的王三已和对面涮热干面的蔡家妹子对上了眼,正在攒钱准备办大事呢。
  王三的面窝炸出了名,巷子南口的刘五慕名前来“取经”,说是也想摆个摊子炸面窝,为了做好这个生意,他已拜了不少师傅。说着还掏出一沓子各种炸面窝的配方来证明。王三是个实在人,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街坊,就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炸面窝的经验和盘托出。刘五忙不迭地谢过,起身告辞时,手里的那沓配方漏掉了一张到地下。王三送客回来,见到这张配方,不禁心里一动。这个配方中将大米黄豆的比例减少,替之为面粉,这样可以不仅可免去每天起早磨浆的辛苦,还可以节省费用。配方中还将小葱换成大葱,用咸盐取代了各种调料。特别是用批发的便宜油来替代花生油,此举可大大降低炸面窝的成本。
  王三虽然很快地将配方还给了刘五,但他心中却开始盘算起来。为了能快速致富,王三终于没能抵住诱惑,开始用新配方来炸面窝了。头几天,两大桶浆还是能早早卖完,而收入竟是接近以前的一倍!令王三狂喜不已。然而好景不长,个把礼拜以后,王三的面窝就卖不动了,两桶浆炸到中午都还有剩的。对面蔡家妹子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得知王三面窝摊近况的缘由,就劝他莫贪小利,还是用老方子来炸面窝。但因现在的配方成本低,所以虽然顾客日见冷落,收入每况愈下,王三每天仍是有赚的,他的面窝摊子仍这么撑熬着。
  大约个把月后的一天早晨,王三的面窝居然是一个也卖不动了。他正在纳闷间,蔡家妹子手上举着个面窝从丁字街南口走过来,掰下一块塞到王三嘴里,他嚼了两下,好熟悉的味道:外脆内软,满口酥香。不待他发问,蔡家妹子一边把他往巷南口方向推,一边嗔怪地说道:“你快去看看吧”。王三赶紧来到了丁字巷南口,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刘五正忙着在那里炸面窝,他新开张的摊子前面已排起了长队。看到王三来了,极不自然的刘五没有放下手里的忙活,他只用略带狡狯的眼神瞟了瞟王三,算是打了招呼。
  如同落入了陷阱一般的王三,记不清自己是如何从巷南口走回来的。但就在这段路上,他悟到了“商场如战场”的道理,心中也有了新的打算。因此,当为他担着心的蔡家小妹急着问他下一步的想法时,他一边不急不慢地收拾着摊子,一边稳稳当当地从嘴里吐出四个字:“从头再来!”
  坏人好人
  东盛汽配公司销售科长胡平驾着他的东风自主品牌“S60”,行驶在汉十高速公路上。正值盛夏,为避开中午的暑气,也为了尽快赶到省城参加下午的产品定货会,他特意起了个大早。但现在胡平感到今天可能会赶个“晚集”,因为他明显是遇到麻烦了。一台挂着“粤A”牌照的黑色“BMW”车,先是在他后面不停地按喇叭,现在又打着“双闪”,超到他的车前面,压着车速,从“BMW”车后排座右边车窗里伸出一只纹有刺青的胳膊,示意要胡平的车停下来。
  胡平在前几天的湖北经视直播中,曾看到一个新闻报道,有人用租来的“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碰瓷”诈骗,劫财劫物,莫非今天“点子”低,给自己摊上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的行驶过程,确信自己绝对没有和这辆黑色“BMW”车发生任何碰撞,此时贸然停车无异是自投罗网。于是他向左急打几把方向,绕过了黑色“BMW”车,赶紧向前奔跑。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里恐慌的缘故,今天这车开得犟犟巴巴的,速度硬是起不来。不一会工夫,“BMW”车就追上来了。在被超车的时候,胡平看见手臂刺青的是个中年男人,他眼上架着副墨镜,非常粗糙的脸上挂了一圈络腮胡子,活脱一副“黑社会”的神气。此刻,“络腮胡子”正用夹里半生的广东普通话对着胡平喊叫,意思是要胡平靠路右边停车。
  这个时候胡平哪敢停车?他一边放慢速度,一边思考,掉头逆行肯定不行,再说在高速上也没有合适掉头的地方。想从其他支线通道溜下高速,车速又跑不过“BMW”,担心在那生僻道路上更容易出问题。下车去拦过往车辆求救吧,此时天色尚早,路上来往车少,而且别人也未必肯停车相助。就在胡平的车减速时,前面的“BMW”车也开始慢行起来,仍是打着“双闪”,压逼着他停车。胡平没有再犹豫,用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奇怪的是前面的黑色“BMW”车并没有停下来,也不加速,就这么继续打着“双闪”,如同开道车护驾般带着胡平的车慢慢向前行驶。弄得胡平满心狐疑,不知道前车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终于,在前方服务区的岔路口,胡平看见了高速巡查车顶那闪烁的警灯,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待胡平下车来到警车跟前,“络腮胡子”正在用他那“广东普通话”向高警边说边比划着,摘掉墨镜以后的他,看起来还是蛮友善的。见到胡平过来,“络腮胡子”上前向他握手问好后,赶紧拉着走到胡平车前,用手指着右后轮给他看。胡平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原来自己车右后轮大概是扎了钉子,瘪得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气压,眼见得这轮毂就要挨着地面了。在高速上再跑下去,随时会有发生事故的危险。由于刚才行车时太紧张了,竟没能察觉出来这车辆失衡的异常。“络腮胡子”拍着胡平的肩笑着对他说:“你大概是把我们当着是‘碰瓷’的坏人了吧?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嘛!我们在后面提醒,你开车飞跑,到前面拦,你超过去还跑。又怕你车速快了出事,就只好在前面压着你慢慢走。现在好了,快去服务区换好车胎赶路吧。”
  听着“络腮胡子”这一番解释,胡平羞愧得满脸通红,百感交集的他竟没顾得说上一句感谢的话,他久久地伫立在路边,目送渐渐远去的黑色“BMW”车,心中默默地祝福着车上的好人一路平安!


【相关论文推荐】
  • 鲜花・蛋糕(外两篇)
  • 鲜花(外两篇)
  • 蛋糕(外一篇)
  • 外两篇
  • 垂钓(外两篇)
  • 谎言(外两篇)
  • 阿花(外两篇)
  • 消失(外两篇)
  • 诚实(外两篇)
  • 花事(外两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