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我所珍视的三幅字

  一幅字中有画的行草
  在我国文艺界,提到美术创作成就,有“南周北吴”之说。周即周韶华,吴即吴冠中,两人都以写意画闻名海内外。周又是书法家。吴又是散文家。周的书法,厚重而洒脱,又多有变化。
  上世纪80年代我在十堰市文联工作期间,与时任湖北省文联主席的周韶华同志有过几次交往,并得到他所赠书法一幅和画作一幅。那幅书法写的是初唐诗人王勃散文名篇《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又称《滕王阁序》)中的一个对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书体为行草。与一般行草不同的是,他把字与画结合起来,创作了一幅字中有画的书法。其中齐飞的“飞”写成了简化字一只鸟两翅奋飞的样子;秋水的“水”写成了类似“川”字像一股清泉飞流直下的样子。如此一来,就使这幅行草不知生动耐看了多少倍。
  多少年来,在我居室的墙上,总是更换着挂书画条幅,周韶华同志所写这幅行草,是我悬挂次数最多的一幅。每当家里来了客人,总是对它观赏玩味一番。
  杜民送给的条幅
  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从市文联调到二汽电视台,担负新闻编辑工作。在通讯员队伍中,有一个名叫杜松的小伙子(那时是冲模厂党委宣传科的干事),不但图像拍得精,解说词写得好,而且字也写得漂亮。
  与杜松接触一段日子,得知他的父亲就是书法家杜民。我对他说,我在市文联工作期间,有一次到省里参加会议,曾顺便把他父亲加入省书法家协会的申请表带到省文联。大概杜松回去后把此事向他父亲说了,我可能就给他父亲留下了印象。我与杜民虽未见过面,但是总有一种互相亲近的感觉。
  事隔不久,春节期间,我邀几位文友在家里聚会,也邀了杜民、杜松父子俩。那天上午我到楼外去迎接他们时,见杜松手里拿着一件长东西,后来知道那是杜民特意送给我的一个装裱好的条幅。他在条幅上写的字是:“文姿笔态云山里 画意诗情烟树中”。
  这一条幅,不但从一个角度说出了文艺作品与物质存在的关系,而且其本身就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对仗例句。
  一幅嵌名联
  前些日子,因为工作的关系,结识了能诗能画又善书法,已经86岁的朱能华同志。
  那天朱老到我家里,带来他2013年出版的《诗词联选集》一册送我,我则送一本散文随笔集《往昔和今天》给他。未料几天后,他特意写了一幅行草嵌名联给我送来。那嵌名联,上联是“濡沫精深散文洒脱歌尘世”,下联是“毛锥锋利短辑清逸兴岁华”。流畅的笔墨和联语,使我感到,他似乎是毫不费力就把我的名字“世兴”嵌进了其中,但又感到他是下了一番斟酌之功的。
  我毫不怀疑朱老对我那本书评语的真诚,可又觉得它们确是有些“溢美”了。
  现在,那幅装裱好的嵌名联已挂在我住室洁白的墙上。
  我喜爱它,是因为它是一幅很耐看的书法。
  我喜爱它,是因为它闪烁着深挚的友谊之光。
  我喜爱它,是因为它那些赞词都是我的文字尚未达到的境界。


【相关论文推荐】
  • 我所珍藏的孙中山两幅墨宝
  • 毕加索的三幅肖像
  • 宋美龄的三幅油画
  • 我珍视诗歌的非理性基础
  • 请珍视我们的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