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春风十里斗婵娟

  “春风十里斗婵娟”是宋贺铸《浣溪沙》中的句子,当我看到杨亮兄的作品�r不由得想起了它,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他是我的同门师弟,我们都是徐利明老师的硕士研究生,他现在又在徐老师门下攻读博士学位。我在北大期间他也暂居北京,曾一起听朱良志老师的美学课,有过较为深入的交流,同时增进了我对他的认识。
  杨亮兄对各种书体都下过功夫。其楷书既学唐人又攻魏碑;行书在楷书的基础上师法王羲之及其流脉;草书以《书谱》为径,上窥右军,兼习章草;隶书碑、简并重;篆书喜作古文。山水师古学范宽、倪瓒、八大、黄宾虹,兼师今人。花鸟学明人及黄宾虹,又学王雪涛。印喜作鸟虫文,又学宋人盘条文。
  他艺术感觉敏锐,能够把摸各种风格的基本特征,用自己的方法,尽可能逼近地表现出来,这是他的优点。宋代米芾自谓“集古字”而后成家,给后世留下了极为宝贵的经验。在艺术实践上杨亮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在书、画、印三个领域同时推进,这样的预设和追求是可敬的。在这三个领域打通并共同提高是传统文人艺术家的理想。潘天寿先生说“不求三绝,但求四能”,“诗书画印”的“诗”在当今已经失去了基本的生态环境,而他则试图以“文”替换“诗”。杨亮的文有两类,一类是类于散文的书画感念,另一类则是学术论文。前者的为文状态近于古文人,后者则是完全的现代学术思维,这使杨亮更近于学者的立场。
  杨亮的自我要求很高,在外人看来有着过多的负担,但是他却是以艺术的眼光,从心性出发把握所从事的各个不同门类。当我们在心性的深处来面对书画印的时候,自然地会在它们的共通之处着眼,在遵循各自艺术规律的前提下,呈现一种圆融自适的个人风貌,在这种个人的风貌之下孕育着具有深度的艺术风格。总体来说,杨亮的书、画、印都呈现着秀逸之气,但是这种秀逸在不同艺术形式中又有着些许不同及相应特点。他的楷书虽然在魏碑上下过很多功夫,但是并没有追求北朝碑刻中中实雄强一路,而是以流美俊俏的墓志书法为主要师法对象;他的小字行草书,极好地发挥了笔毫锋尖在书写时的功用,大字行草书虽然有不少笔画粗重之处,但是处处带弧形,圆曲流动是主要特征;隶书虽然碑简并重,但在笔画外形上往往是以简行碑,多婀娜之致。其画重雅淡空灵,尽管在山水画中有积墨苍郁的取向,但是着墨处的外形与动势仍然呈现为秀逸的特征。其印,白文不作满白,朱文线条多柔秀。秀逸是古代文人艺术的重要追求,杨亮在这一点上甚为可嘉,但是秀逸易滑于柔媚,如何避其轻弱与圆熟倒是应该极为警惕的。
  从艺术家的成长来说,博取自然有益,但是杨亮兄的求学已经处在博士阶段,我觉得应该开始向“约”上努力了。这个“约”可以理解为在诸艺之中略分主次,也可以理解为在各艺的努力之中也作适当的取向与取舍,这样会更有利于把精力集中到重点突破之中。


【相关论文推荐】
  • 春风十里
  • 春风十里路
  • 春风十里赏花时
  • 春风十里不如你
  • 春风十里,不如你
  • 春风十里不如李
  • 春风十里,不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