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武汉,我不只是匆匆过客

  对武汉的最初印象,始于上学期间品读池莉的小说《生活秀》。小说中吉庆街浓郁的市井气息让人倾慕不已,久久鸭脖的麻辣香味漫过时空向我袭来,让人垂涎欲滴。以至于毕业后去十堰参加工作的那一天,故意在武汉停留了一宿,专程去吉庆街体验了一把汉口的市井生活,直呼过瘾。虽然此后吉庆街经历了重新规划改造,但其骨子里头所蕴含的武汉市井文化,并没有随着新建筑的兴起而消散。
  后来,我有幸调至武汉工作,才能够和武汉进行零距离的亲密接触。记得来武汉的第一天,便迫不及待坐上公交直奔江汉路,在这条仅1公里多长的老街上,我足足行走了5个小时,时而抚摸,时而思索,时而拍摄,时而记录……慢慢地移步,细细地品味,执著沉溺于这里的民国风之中,时空因此而恍惚。自此以后,我时常利用闲暇走读武汉,黄鹤楼、古琴台、汉正街、昙华林等历史文化之地都留下了我层叠的足迹,收获了满满一箩筐记忆,惊喜与感动不绝于心。
  此外,我还喜欢翻阅有关武汉的书籍,观看与之相关的影视,诸如池莉的《来来往往》、方方的《春天来到昙华林》、电视剧《汉口码头》等,让我从不同视角和层面了解武汉,熟悉武汉,直至喜欢武汉。其实,武汉作家名片池莉和方方的祖籍都不在武汉,是她们在武汉的长期生活体验,才对这座城市有了入木三分的独到见解,很多作品都烙上了武汉地域文化的印记。可以说,她们是武汉城市形象宣传大使,让外面的人都能或多或少了解武汉,或深或浅走进武汉;反过来说,也是武汉这座城市供给了作品的营养、赋予了作品的灵魂,而且题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来源于生活、根植于群众的作品才是最精彩的,也是最富有生命力和影响力的,这是我热爱此类作品最重要的原因。
  有了池莉的启蒙,这几年我在武汉的工作生活也算丰富多彩,几乎每天过早都要吃热干面,常去露天排档啃鸭脖,有时还会打赤膊在马路上晃悠。可以说,现在的我不再是这座城市的匆匆过客,已然蜕变成半吊子武汉人。
  最近开始关注有关武汉的百度贴吧,常去逛的有“武汉吧”、“中部吧”、“中华城市吧”等。贴吧既是宣传城市的窗口,也是地域PK的殿堂。我发表过一些充满正能量的武汉城市形象宣传贴,收到了不错的效果;但更多的是对那些态度偏激、误解武汉甚至诋毁武汉的吧友进行正面宣传引导(也有少数口诛笔伐),努力使他们回归到全面客观评价一个城市的正轨上来。当然,我也常听到身边一些朋友诟病武汉,比较典型的有“飞车公交”和“满城挖”。武汉的公交车司机开车过猛,这跟武汉的道路地形和武汉司机的性情等有关,也正体现出武汉豪放不羁、热情奔放的城市性格:至于人们对当下满城工地的杂乱之象、对因道路建设造成四处拥堵的抱怨,大凡可以理解,但如果我们都能够把这次“满城挖”看作是大武汉的一次涅��重生,也就不会那么斤斤计较了。
  城市和人一样,也有自己的性格和成长历程,只要我们常怀一颗包容的心,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一切都会变得愈加美好。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看到一个更加清新亮丽、现代时尚、交通通达、人文荟萃的大武汉屹立于祖国中部,届时,无论是地道的武汉人、半吊子武汉人还是即将走进武汉的外地人。都将会感到足够愉悦和自豪。


【相关论文推荐】
  • 武汉,我不只是匆匆过客
  • 武汉,热的不只是天气
  • 不只是过客
  • 我不只是幸运
  • 武汉你我
  • 武汉 无关风月 只是爱了
  • 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