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论文 首页
克什克腾世界地质公园 将地球“面子”雕刻到底


  “大人物”陪我们走马观花
  
  这是一个北方四月典型的扬沙天,我们一行三人驾驶一辆1.8L排量的普通家轿,西出八达岭高速奔张家口。手机短信乱叫,各路“衰友”得意地报着花名,不外是黄草梁的丁香开了,金海湖的桃花有“焦边”了等等,看的人眼热心急。
  三个多小时以后,到了张北,风越来越大,稍微摇下点窗玻璃便发出掣大旗般的呼呼声,有一次,一股“沙子风”愣从车前横卷而过,拔地而起十来丈高,呵呵!真有出塞的感觉。
  虽说视野里沙丘和没返青的茺草透着股子荒凉,仍然让在城市里憋屈坏的目光充满了那种舒展开来的痛快。偶尔有轻快的鸟影划过半空,朝着一汪一汪的泡子疾落下去,我们的心越来越欢快。深深庆幸西路经锡林浩特前往克旗,经赤峰市、承德回京这个环游计划很成功,也许头儿是想给负责“攒字儿”的小编我多提供点灵感燃料吧。
  经过10个小时左右的长途跋涉,我们的车灰头土脸地进了克旗政府所在地――经棚镇。在北京街头都不算寒酸的小车来到这里立即比周围的越野SUV低了一头,不过据说克旗的公路相当四通八达,甚至夏利、奥拓都能胜任。
  当晚我们结识了克旗世界地质公园的“大人物”,旗国土资源局的孙副局长。外表看来,孙局相当年轻干练,高挑个子,微微黝黑的肤色,完全是一副塞北汉子的身子骨嘛,而且禀承了当地人热情豪爽的性格,酒桌上也能见个真章。
  “大人物”这称道吗,就说来话长了,一是因为克旗从申办国家地质公园,到荣升世界级,他的工作算是头功;而且听他如数家珍般从园区大模样说到一块小石头,再说到一围金长城马面,一具古人类化石……无不好像夸耀自家学习好的孩子一般,再有就是考古出身的学者形气质也令人心仪。
  以后两天,我们早出晚归在草原上颠簸,虽然还没入夏的草原和扬沙天里的浑善达克好像还在沉沉的梦乡,但孙局绘声绘色的描述,尤其是在达里湖岸地质公园博物馆内手指沙盘的指挥式宣讲,令我对克旗的博大暗吐舌头,看来再来十趟八趟也并不为过啊,如果各位看客认为我口出大话,尽管去后文看看八个园区的介绍,就当知我所言非虚了!
  简段节说,由于季节和时间的关系,我们只能匆匆从火山群中穿过,侧眼瞄了下金长城,又紧催座驾穿越了浑善达克沙地最有价值的活化石云杉自然保护区,然后直奔阿斯哈图花岗岩石林而去。不仅我们兴奋,我发现一年总要来上百八十次的孙局长居然也满眼专注和期待,另外还有一丝丝兴奋,原来国家地质公园的主碑就设在这里呢,而且哪个父亲会嫌多看一眼孩子麻烦啊!理解,理解。
  
  遭遇花岗岩“长城”
  
  来之前就听说克旗的环保搞的好,园区建设到位。先是发现浑善达克沙地即使在这样的大风天地表的草也能手挽手护得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后来看到建设得整整齐齐的阿斯哈图园区大门,一侧由地质公园主碑傲然把守,一侧就是图文并茂的展墙兼园墙。在进口处颇扎眼地停着很多艳黄的大小巴士,原来到这里参观的人都必须换乘园区巴士进山,一则为保安全,二则也怕私家车破坏园区的生态和设施,印象分加十!
  我们的越野车,十几分钟就爬升到了山顶,我因为离大名鼎鼎的“世界奇观”越来越近而变得兴奋,手握着相机都有些出汗了。
  自认对观光揽胜我是个相当滥情的人,有的慢热,有的一见钟情,总之是来者不拒。当我从车窗里远远看到第一丛石林逶迤在山脊线上的身形,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石林那种棱角削直、冷峻;线条细部又嶙峋沧桑的轮廓如此熟悉,明明牵动着我记忆中古长城的映象!并且它也和古长城一样逶迤于脊线之上,有相连者如边墙,有孑然者如敌楼,有向隅而立的就是烽火台了。
  车总算停了,我迫不急待地沿着铺砌整齐的石道奔近石林丛中,如见故人的亲近感又淡下去,近看之下,它又是非常陌生的样子。大多数的峰林丛都比长城要高一些,依着山脊的走向排列着,比长城呈现出更多各异的形态,似人、似物又仿似神……石头基本是书页般横向节理发育的,我举着相机追逐着每个细节。
  地质公园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迷惑我的又一种“头大”玩具,它超越时空而存在,且不拒绝承担负载地球数十亿年走过的历史。
  孙局无疑是最出色的导游,他向我介绍代表峰林发育各个时期的典型景观:比如代表晚期的“将军床”,代表早期的“月亮城堡”等。还及时提醒我看了一块蘑菇石上的“岩臼”现象,使得我多少减低了这次不能亲至大青山岩臼园区的遗憾。
  饱览了石林的远影,又奔近某一群仰视,我的脚步越来越慢,手底下掀快门倒是越来越麻利,天色开始转昏,我又为灰太阳下的“世贸大楼”留了影,并且在白桦道旁我称为“长老开会”的一堆峰丛徘徊良久。顺带表扬一句这里的地质标牌相当完善,讲解很详细,令人满意。
  天气始终不是蓝天白云,不过有时候遗憾也是一种恩惠,我曾经听朋友说起过,阿斯哈图石林的蛤蟆坝上有片七彩坡,在秋天,坡下村庄、小河、牧羊孩子和狗,衬着让岩石红起来的夕阳,是标准的学院派摄影基地。不过下次同来的时候,我也会不藏不掖,把我的长城角度指给他们看。
  突然觉得,那种属于长城的“沧桑着并历久弥坚”的美德,不也属于花岗岩石林吗?两者一为人文奇迹,一为造化神功,都是我们这些“城市老鼠”心中的圣物。
  


【相关论文推荐】
  • 克什克腾世界地质公园 将地球“面子”雕刻到底
  • 克什克腾世界地质公园地质广场落成(等)
  • 以哲理将中考作文深刻到底
  • 将智慧地球进行到底
  • 公园西门,文艺面子
  • 内蒙古克什克腾东南部元素地球化学异常的�油气示踪
  • 世界地质公园,雄伟瑰丽的地球“历史书”
  • 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