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科技论文 首页
长江经济带制造业服务转型路径选择

  摘要:以中国长江经济带的上市制造业企业为研究对象,选取其中企业数量最多的前四个分行业,将长江经济带的9省2市按照地域划分为上游、中游和下游三个区域,通过分行业分地区分析这四大分行业上市公司2012~2014年的面板数据,基于微笑曲线理论的观点,定量研究了这四大制造分行业服务转型的路径选择问题,绘制出这四大分行业服务转型路径的微笑曲线图谱,给出了长江经济带分行业分地区上市制造企业服务转型路径的选择方向及其转型策略。
  关键词:长江经济带;制造业服务转型;微笑曲线;发展路径
  DOI:10.13956/j.ss.1001-8409.2017.06.06
  中图分类号:F127;F4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409(2017)06-0024-06
  The Choice of the Manufacturing Service Transformation Path in Yangtze River Economic Belt
  ――A Empirical Study Based on Smiling Curve
  ZHANG Yuchuan,DAI Cheng,ZHANG Jinxin
  (School of Business,Hubei University,Wuhan 430062)
  Abstract: Regarding the listed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 in Yangtze River Economic Belt as our study object, and select the four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whose number of listed enterprise ranked the top four. This paper divides the nine provinces and two cities into three part, including upper reaches, middle reaches and lower reaches. Based on the smiling curve theory, it quantitatively studies the problem of the Choice of the Manufacturing Service Transformation Path of the top four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by subsectors and subregional analysis the 20122014 panel data of the top four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listed enterprises, and drawing out the smiling curve map about the service transformation path of the top four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giving the choice direction and transformation strategy of service transformation of listed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 in the Yangtze River Economic Belt.
  Key words:Yangtze River economic belt; manufacturing service transformation; smiling curve; development path
  制造�I服务转型是指制造企业由最初的单纯提供物品向现在的提供物品―服务包进行转变的一种动态变化过程[1]。在这一过程中,制造商的主要任务由提供有形产品向提供服务的方向发生着转变[2]。具体体现就是制造企业向市场所提供的物品中,服务成分所占的比重已经越来越高[3]。根据“微笑曲线”理论,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环节的研发和销售附加值较高,而产业链中游环节制造附加值较低[4]。在制造业竞争日趋激烈和利润日趋压缩的严峻局势下,制造业服务转型是制造企业为了更好地满足顾客多样化的需求、获取更强的竞争优势和提高企业经营绩效而采取的一种以服务为导向、提供更多数量和更高品质服务的变革过程[5]。研究表明,以我国服务化转型的制造企业为研究对象得出制造业服务化对企业绩效有正向影响[6],服务产品在制造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7],制造企业能够在产品的基础上增加服务以获取竞争优势[8]。从国内外若干制造企业服务转型成功实例的经验看,通过提升制造能力、减少投入和消耗从而降低成本的方法同样可以提升企业的附加值,并带来微笑曲线的上移[9]。制造业在其价值链上地位的转变可以从营销等产业链的下游转变[10],也可以同时向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移动[11]。以价值链为研究对象,制造业服务转型可供选择的转型路径有四条,即下游产业链服务化、上游产业链服务化、上下游产业链服务化和完全去制造化[12]。因此制造业服务转型的路径不唯一,而如何选取最合适的服务转型路径是值得研究的。
  从现有的文献看,关于制造业服务转型路径选择的研究,国内外学者大多是在相关理论的基础上进行理论推导研究[13,14],很少在微笑曲线的视角下进行实证研究。微笑曲线是以企业价值链为对象来刻画的,本文认为即便是同一产业(如制造业)中的不同分行业,甚至是同一分行业所处地理区域的不同,其“微笑曲线”的“微笑”程度也是不同的。此外,在对制造业服务转型这种产业融合模式的探讨下,本文认为并不是所有的制造业都适合于此转型模式,制造业服务转型会受到诸如企业所处地理区域以及企业所属行业等诸多因素的影响。鉴于此,本文希望通过定量的实证研究,探索我国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不同行业制造企业的服务转型路径,并试图刻画出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不同区域不同分行业的制造企业服务转型的微笑曲线图谱,为长江经济带制造企业服务转型的实践提供有益的参考与指导。   1样本数据搜集与模型设定
  11样本与数据搜集
  本文统计了长江经济带所有制造业各分行业上市企业的数量,数据来源于国泰安数据库,并选取了企业数量最多的4个行业:机械、设备、仪表(C7),石油、化学、塑胶、塑料(C4),金属、非金属(C6)和医药、生物制品(C8)(行业名称后括号内为行业分类代码,本文将用此分类代码表示这些行业)作为研究对象,这4个行业上市企业的数量为452家,占长江经济带制造业所有上市企业的791%由于篇幅的限制,本文没有报告每个行业的企业数量。。为了研究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不同区域不同分行业服务转型的路径,本文按照地域分布将长江经济带9省2市划分为上、中、下游三个区域,其中上游涵盖的省市有重庆、四川、贵州和云南,中游涵盖的省市有安徽、江西、湖北和湖南,下游涵盖的省市有上海、江苏和浙江。
  用研发投入利润率(R&DIPR)、制造投入利润率(MIPR)和销售投入利润率(SIPR)3个指标分别表示企业价值链研发环节、制造环节和营销环节的附加值。其中研发投入利润率、制造投入利润率和销售投入利润率分别等于企业的利润总额(TP)与其相应环节投入的比值,当相应环节没有投入时,其利润率为零。样本企业相关财务数据来自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布的样本企业在2012~2014年的年度报表,452家公司的样本数据描述性统计见表1。
  12模型设定
  为了量化长江经济带各区域各行业的制造企业在研发、制造和营销各环节的附加值水平,本文利用所搜集到的452家样本企业2012~2014年的面板数据,用样本企业的利润总额(TP)作为企业附加值的衡量指标,以其作为回归模型的被解释变量。用样本企业的研发投入(R&DI)、制造投入(MI)和销售投入(SI)作为企业分别在研发、制造和营销环节上所贡献附加值能力的衡量指标,以这些指标作为回归模型的解释变量。综上得出本研究的回归模型:
  TP=β0+β2R&DI+β2MI+β2SI+μ(1)
  2微笑曲线的量化分析与绘制
  按照样本企业所处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各区域和企业所属C4、C6、C7、C8各行业的不同,将所搜集到的452家样本企业划分为12类,即长江经济带上游C4、C6、C7、C8行业的样本企业,中游C4、C6、C7、C8行业的样本企业和下游C4、C6、C7、C8行业的样本企业,利用Eviews72对模型(1)进行了回归分析,分析结果见表2。
  基于表2的回归结果,以产业链各环节对企业利润总额的贡献能力即以上回归模型中研发投入、制造投入和营销投入这3个解释变量的回归系数(产业链各环节的利润率)作为企业附加值的衡量指标,绘制出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不同区域不同行业服务转型的微笑曲线图谱,如图1所示。
  由表2的回归结果及图1所绘的“微笑曲线”图谱可知:长江经济带上游C4行业的研发投入和营销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均没有显著影响,而制造投入对利润总额有显著负影响,这表明由于地理区域和行业特征等因素的影响,长江经济带上游C4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尚未呈现出一条固定的适合其发展的转型路径;长江经济带中游C4行业的研发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有显著负影响,制造投入和营销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有显著正影响,可见长江经济带中游C4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选择继续保持制造业发展的同时向下游产业链发展,以此将“微笑曲线”整体上移;长江经济带下游C4行业的研发投入和营销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的影响是显著的,而制造投入对企业利润的改�没有显著影响,可见长江经济带下游C4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减少或舍弃制造环节的投入,选择向产业链的上游研发环节和下游营销环节发展,因为研发投入对利润总额的影响明显大于营销投入对利润总额的影响,所以企业在向产业链的两端延伸时应重点发展产业链的上游研发环节。
  长江经济带上游C6行业的研发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有显著负影响,而制造投入和营销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没有显著影响,表明长江经济带上游C6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舍弃其研发环节的投入。长江经济带中游C6行业的研发投入和营销投入对利润总额产生显著正影响,而制造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产生显著负影响,因此长江经济带中游C6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选择完全去制造化向产业链两端发展的路径,因为营销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的影响明显大于研发投入对利润总额的影响,因此企业在选择完全去制造化向产业链两端发展路径的前提下,应重点发展产业链的下游营销环节;长江经济带下游C6行业的研发投入和营销投入的增加对企业利润总额均不会产生显著的影响,而制造投入的增加对企业利润总额产生显著正影响,因此长江经济带下游的C6行业应继续保持其制造业的发展,放弃服务转型。
  长江经济带上游C7行业的企业在研发和制造环节的投入对其利润总额有显著负影响,而其营销环节的投入对利润总额有显著正影响,可见长江经济带上游C7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选择向下游产业链发展。长江经济带中游C7行业的研发投入和营销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均有显著正影响,而制造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有显著负影响,因此长江经济带中游C7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选择完全去制造化向产业链的两端发展。此外,由于研发投入对利润总额的影响系数明显大于营销投入对利润总额的影响系数,因此在选择完全去制造化向产业链两端发展的同时,应重点发展产业链上游的研发环节。长江经济带下游C7行业的研发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有显著负影响,而制造投入和营销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有显著正影响,因此长江经济带下游C7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选择继续保持制造业发展的同时向下游产业链发展,以此将“微笑曲线”整体上移。
  长江经济带上游C8行业的研发投入和营销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均有显著正影响,而制造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有显著负影响,可见长江经济带上游C8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选择完全去制造化向产业链的两端发展。同时,由于研发投入对利润总额的影响系数明显大于营销投入对利润总额的影响,因此在选择完全去制造化向产业链两端发展的同时,应重点发展产业链的上游研发环节。长江经济带中游C8行业的研发投入和营销投入对利润总额有显著正影响,而制造投入对利润总额没有显著的影响。且研发投入对利润总额的影响系数明显大于营销投入对利润总额的影响系数,因此长江经济带中游C8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选择同时向产业链的两端发展并重点发展产业链的上游研发环节。长江经济带下游C8行业的研发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有显著负影响,而制造投入和营销投入对利润总额有显著正影响,因此长江经济带下游C8行业在服务转型时,应选择继续保持制造业发展的同时向下游产业链发展。   �C合以上描述,本文将长江经济带不同行业不同区域的制造企业服务转型的路径选择方向列入表3。
  3总结与启示
  本文基于微笑曲线理论的视角,定量研究了长江经济带属于制造业的前四大分行业服务转型路径选择的问题,发现制造业前四大分行业因企业所处区域和所属行业不同,其服务转型的路径也各有不同。根据本文的研究结果,提出相应的建议与对策。
  31石油、化学、塑胶塑料行业
  处于长江经济带上游的石油、化学、塑胶塑料行业,在服务转型过程中尚未呈现出一条固定的适合其发展的转型路径。由实证结果可知,其在制造环节的投入仅能产生较低的附加值,这些低附加值甚至会比该行业在制造环节上投入的资金还低,这是由于该行业的企业要想在制造环节上获得附加值,就必须付出更多的成本,因此该行业的企业完全可以将其制造业务外包出去,通过减少成本的方法来提高利润;处于长江经济带中游的石油、化学、塑胶塑料行业,在中游产业链的制造环节和下游产业链的服务环节上具备良好的竞争与盈利能力,因此其应该将发展重心落脚在制造环节和营销环节上,可以通过提高产品的质量以及独特的营销手段来发展固定的顾客群进而发展企业的品牌,获得更高的市场影响度;处于长江经济带下游的石油、化学、塑胶塑料行业,因处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城市,其在产业链的上下游服务环节中均能够获得较高的附加值,由于石油、化学、塑胶塑料行业的性质,其在产业链的上游研发环节可以获得更高的附加值,因此在没有足够的资金同时发展上下游产业链的情况下,企业应优先选择发展上游研发环节,通过研发获得品牌特有的核心竞争力,以此获取消费者的青睐。
  32金属、非金属行业
  处于长江经济带上游的金属、非金属行业,在研发环节上的投入会显著地降低企业利润,而在其他环节上的投入对企业利润总额没有明显的影响,因此该地区该行业的企业应该舍弃研发环节,在技术上可以直接采用拿来主义,引进别人的技术,再消化吸收为适合自身发展的新技术,并结合区域以及行业的发展特性和企业的发展战略,选择适合企业长远发展的转型路径;处于长江经济带中游的金属、非金属行业,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均具有明显的获利能力,而产业链中游制造环节的投入会降低企业利润,因此服务转型选择是完全去制造化,并由实证结果可知,其下游营销环节的获利能力高于上游研发环节的获利能力,因此处于该区域的金属、非金属企业可以先通过在营销环节上的投入来攫取较大的市场份额,获取一定的利润后再发展研发环节,通过研发技术获得属于企业产品特有的核心竞争力,稳固已获得的顾客市场并开拓新的市场,使企业的市场份额逐渐增加从而逐步走向金字塔的顶端;处于长江经济带下游的金属、非金属行业,其产业链的上游研发环节和下游营销环节均没有明显的获利能力,而制造环节对企业利润的增加有显著的贡献作用,因此应该继续保持制造业的发展,放弃服务化转型。
  33机械、设备、仪表行业
  处于长江经济带上游的机械、设备、仪表行业,在研发环节上的投入很难给企业带来较高的附加值,研发环节上的大量投入还会使企业整体的获利水平降低,因此应该重点发展其产业链的下游环节,努力做好产品营销,加强同其他区域其他行业的交流与合作,建立企业的品牌,通过品牌效应提升议价能力,在该行业的市场供应方面获得较其他企业更强的竞争力,占领更大的市场以获取更高的利润;处于长江经济带中游的机械、设备、仪表行业,在其价值链的上游和下游环节上都可以获得一定的附加值,尤其是在产业链的上游环节可以获得高附加值,因此当该行业的企业没有足够的资金使其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环节得到均衡发展时,可以优先发展上游产业链,通过研发技术确保企业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再向产业链的下游环节发展,在拥有核心竞争力的前提下,通过适当的营销便可以获得较好的市场反应从而进一步给企业带来较高的利润;处于长江经济带下游的机械、设备、仪表行业,其产业链的中下游均可以给企业带来附加值,但是相对于下游的营销环节,中游制造环节的获利能力更强,因此可以在保证制造环节正常高效发展的前提下,适当向下游营销环节发展,通过营销环节的投入来提高企业产品的知名度以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为企业实现高额利润提供有力的条件。
  34医药、生物行业
  伴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更加关注生命健康,因此医药生物技术的发展是当今社会关注的焦点。处于长江经济带上游的医药、生物行业,由于地理区域的限制,首先应该重点发展产业链的上游研发环节,研制出新的有利于人类生命健康的医药或生物技术,再发展产业链的下游营销环节,通过加强区域合作,获取更多的顾客群体,从而达到获取利润的目的;处于长江经济带中游的医药、生物行业,其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具有一定的获利能力,但研发环节的获利能力最大,因此应重点发展研发环节,在具有一定的研发技术基础上,加大制造环节的投入,通过有效的营销将企业的成果推向市场;处于长江经济带下游的医药、生物行业,相对于制造环节和营销环节而言,在研发环节上投入的回报需要大量时间的积淀才会显现出来,因此应直接引用长江经济带上中游的研发技术,将投资的重点放在营销环节,获取一定的市场份额,再通过区域合作将长江经济带上游和中游的医药、生物行业研制出来的新产品推向市场,实现共赢。
  参考文献:
  [1]Vandermerwe S, Rada J. Servitization of Business: Adding Value by Adding Services[J]. European Management Journal, 1988, 6(4): 314-324.
  [2]White A L, Stoughton M, Feng L. Servicizing: The Quiet Transition to Extended Product Responsibility[J]. Tellus Institute Boston, 1999, 97:27-35.


【相关论文推荐】
  • 精益IT:制造业转型的路径选择
  • 长江经济带纺织服装产业发展路径研究
  • 制造业转型升级路径研究
  • “长江经济带”龙尾
  • 博弈长江经济带
  •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制造业上市公司财务绩效测评
  • 物流服务业与制造业的互动发展及路径选择
  • 基于价值链视角的嘉兴制造业转型升级路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