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科技论文 首页
企业内部沟通实践对内部创业的影响研究

  摘要:通过内部创业理论和新官僚制理论,以174家企业为研究样本,实证分析各种类型的日常沟通实践对内部创业的潜在影响。研究结果表明:企业内开放的沟通实践对内部创业具有正向影响;不同类型的内部沟通对内部创业具有不同的影响作用;广泛且频繁的垂直沟通和平行沟通对内部创业具有显著的积极影响作用;开放且直接的斜向沟通形式对创新活动具有显著的积极影响作用。
  关键词:内部沟通实践;内部创业;惯例;标准程序;新官僚制理论
  DOI:10.13956/j.ss.1001-8409.2017.06.22
  中图分类号:F2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409(2017)06-0100-05
  The Effect of Routine Communication Practices on Corporate Entrepreneurship
  DU Yueping, WANG Huanhua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Xian Electronic and Science University, Xian 710126)
  Abstract: Drawing upon CE theory and neobureaucratic theory, a research model is proposed to investigate all the directions of routine corporate communication and their potential influence on CE, and 174 firms are taken as samples to justify the hypothesis proposed while following the deducted conceptual model.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greater number of open routine communication practices is positively related to CE; Different types of internal communication have the various levels of influence on CE; Extensive volume and frequency of routine vertical communication and parallel communication has significantly positive effects on CE; Open and direct form of crosshierarchical communication has a significantly positive influence on innovation.
  Key words:internal communication practices; CE; routines; standard practices; neobureaucratic theory
  在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中,内部创业无疑成为企业获得竞争优势的关键。内部创业是发生在组织框架内的创业活动,通过利用创业机会和实施战略更新开展创业活动[1]。影响内部创业家识别和利用创业机会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信息,但是有关信息和沟通的创业研究有待完善。已有研究证明,组织系统是促进内部创业的重要因素之一[2]。信息和沟通实践作为组织系统及其标准运作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创新创业机会的识别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近年来,组织因素对内部创业的影响受到学者们的重视[3],但是较少关注沟通对内部创业的影响。因此,本研究利用新官僚制理论,从中心化和正式化两个维度分析企业内部各类沟通活动,以考察企业内部沟通实践对内部创业的影响作用。
  1理论回顾与假设提出
  11内部创业概念及其影响因素
  在研究企业层面的创业行为时,学者们普遍使用“创业导向”和“内部创业”来描述已建企业内部的创业活动。Dess和Lunpkin认为创业导向代表企业的创业机会导向,不是真实的企业内部创业活动,而内部创业侧重于企业及其员工所进行创新创业活动[4]。因此,本文用“内部创业”表示现存组织内的创新创业。Antonicic和Hisrich认为,内部创业是创建新事业和其他创新活动的过程,例如开发新产品、提出新管理方法及战略更新等[5]。内部创业表现为3种基本行为:创新、创业和战略更新[6]。创新指的是企业坚持引入新产品、新生产流程等的一贯承诺;创业侧重于企业内外部新事业的创建;战略更新是指重新�u估企业与市场或竞争者的关系及重新定位竞争空间的所有活动。
  在企业内部如何推动内部创业?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学者们的广泛关注。推动和阻碍内部创业的因素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企业内部环境因素,例如组织结构、人力资源实践、组织文化、开放性资源、管理者支持、薪酬和资源的可获取性、风险承担[7]。在很大程度上,内部因素是可控性的,可以根据企业的需要而调整,这也是学者和实践者的研究兴趣所在。企业可以充分地利用组织知识,培养和发掘个人的创业潜力,这将更有可能产生可靠的创新。因此,组织内部因素对建设一个有利于创新和内部创业的环境具有重要作用。通过工作场所设计开发一个有利于创新的内部环境成为一个管理问题。在还未充分了解哪些组织实践能够激发和促进内部创业的情况下,可以通过组织内部设计,分析建设一个有利于内部创业的环境所存在的问题。专注于探索这些因素的研究可以与官僚主义理论相结合,形成一个广泛且有用的研究潮流。但是,对官僚制的另一方面――惯例和标准化工作的研究往往被内部创业的研究者们所忽略。因此,结构化的组织设计是否可以促进企业内部创业的问题需要进一步验证。本研究利用新官僚制理论,寻求一条新的路径,研究企业日常沟通实践如何影响内部创业。   12企业内部沟通的新官僚制视角
  新官僚制理论对权利、秩序和规则的定义不同于后官僚制理论,它把授权的观点融入官僚制理论中,认为组织设计、结构、过程和惯例的形成是一个被多种力量驱使的动态过程[8]。惯例被定义为重复的、可识别的互动行为模式,是企业完成工作的基本方式[9]。另外,惯例作为一个生产型系统,可以通过个体与系统之间的内生性互动实现稳定和变化。因此,新官僚主义理论关注官僚体制的自我调节功能和环境对组织惯例的影响作用。Adler认为新官僚体制脱离了传统困境:多官僚少创新或少官僚多创新,认可了新官僚体制的授权作用,而不是制约作用。新官僚制理论认为,官僚结构和系统运行是为了支持实干家而不是支持上级的权威,为了识别最好的实践活动和改进的机会,企业员工广泛参与过程的设计。
  授权的官僚制已经被几个学者进行验证,这个领域的研究者在很早以前就发现某些工作的正规化可以增加工作满意度和提升组织承诺。Feldman和Rafaeli认为,参与者之间关系的惯例具有重要作用,不仅促进他们交换信息,而且促使执行组织任务的人形成关于他们的行动与组织愿景联系的共同理解[10]。这些研究不仅促进对组织惯例动态过程的理解,还可以帮助理解日常管理实践促进内部创业的观点。
  13内部创业与惯例
  惯例由表述和执行两部分组成,前者以行为准则的形式存在,主要是指组织的标准运作过程;后者主要指组织成员在特定的情境下惯例执行的实践部分,是个体或组织活动的外在表现。惯例作为构成组织实践的行为模式,被认为与内部创业有冲突。Peter Drucker主张目的性创新和系统性创业,提出了创业管理的结构化方法[11]。一些学者也认为组织实践是发展内部创业的关键,在促进内部创业行为方面具有重要作用[12]。因此,惯例与内部创业并不矛盾。
  现有研究强调了惯例的内生性和灵活性特点,沟通惯例可以通过此机制促进内部创业。日常沟通实践是沟通惯例的外在表现形式,可以为任何的创业活动提供必要的信息资源。最新的内部创业研究提出多种加强沟通的方法:提高联系、加强合作、创建网络、增加社会资本。在一定程度上,通过这些方式,沟通可以促进内部创业。团队成员感知新信息的共同方式有助于个体利用新知识进行有效的合作,从而获得新想法。Zohar认为组织就像大脑一样,在变革时期,需要生长出新的神经联系[13]。沟通渠道作为企业的神经联系,促进员工交流想法和知识。这些神经联系以日常沟通实践的形式存在于企业中,在建立共同的理解进而建立共同的认知模式方面起着关键作用,有助于机会的发现、评估和利用。
  14研究假设
  日常沟通实践可以通过维度被感知,参阅官僚主义理论,日常沟通实践的维度划分为:集中化和正式化。借鉴Adler的官僚组织的授权作用,标准日常沟通实践一定以最适合它们角色的形式而发生,因而会表现出低水平的集中化和正式化。低集中化指的是包容性,大量的和频繁的沟通实践以及各层次员工之间丰富的交流。低正式化是指交流形式受到低水平限制。组织中开放的沟通氛围,对于组织创新活动的开展具有良好的引导和激励作用。基于研究目的,这里所说的日常沟通是指开放的沟通实践,即沟通是分散的、频繁的、丰富的,沟通形式是不受限制的。为了研究日常沟通实践是否能够促进内部创业,提出假设:
  H1:在企业中,开放的日常沟通实践与内部创业存在正相关。
  组织内部的上行沟通、下行沟通、平行沟通和斜向沟通都是为了协调组织中的权责、资源和关系,以使部门与部门之间、员工与员工之间相互配合、相互协作。研究表明,领导行为对组织创新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作用,领导是能有效激发员工创新行为的重要因素之一[14]。上下级沟通是领导传递其管理理念以影响员工创新行为的主要方式,比其他沟通形式有更大的效能[15]。因此,并不是所有类型的日常沟通实践对促进内部创业行为具有同等重要的作用。另外,在研究官僚主�x对个人创造力的束缚时,Hirst等发现集中化对个人创造力的影响作用超过正式化[16]。因此,与日常沟通形式相比,日常沟通量(沟通内容的多样性与沟通频率的大小)会对内部创业产生更强的作用。因此,提出假设:
  H2:在企业日常沟通实践中,与平行沟通和斜向沟通相比,垂直沟通与内部创业存在更强的正相关;
  H3:与日常沟通形式相比,日常沟通量与内部创业存在更强的正相关。
  2研究方法
  21数据收集
  本研究选取陕西地区电子信息、高端制造、生物制药和新材料等行业中处于成熟期的企业为研究对象,根据已有文献,成立五年以上的企业可认为是处于成熟期的企业。问卷填写者为中层管理者,因为中层管理者对企业的研发活动较为熟悉,能够与高层管理者和基层管理者互动,获取丰富且真实的资料,保证研究结果的准确性。本研究采取实地调研、现场填写和发送邮件的方式收集数据,共发放286份问卷,最终回收问卷199份,问卷的回收率为6958%,剔除存在缺失项目的无效问卷,最终得到有效问卷174份,有效回收率为8744%。
  问卷数据收集的过程中可能会存在共同方法偏差的问题。为了避免共同方法偏差问题的发生,一方面对问卷进行程序控制,通过题项顺序的恰当安排降低共同方法偏差;另一方面以Harman的单因子测试法通过未旋转的因子检验数据的同源性方法变异程度,分析结果显示主成分分析共抽取了4个因子,解释了总变异量的71485%,其中第一个因子只解释了32768%,未占到总变异的一半,本研究数据符合不存在共同方法偏差的判定要求。
  22变量测量
  本研究参考国外已有的成熟量表测量相关构念,并结合本研究需要以及我国现状进行改进,并检验其信度和效度,确保改进后的量表适宜。另外,根据预研究中问卷填写者的反馈意见,对问卷的表达做进一步的修改,形成正式问卷。
  内部沟通采用Zur的量表,从7个方面衡量,分别是一般沟通、沟通作用、一般下行沟通、直系下行沟通、上行沟通、平行沟通、斜向沟通,各类沟通分2个维度:集中化(即沟通内容的多样化和沟通频率的大小)、正式化(即沟通程序的管制程度)[17]。该量表包括14个题项,如表1所示。   内部创业量表参考了Antoncic和Hisrich[5]等的研究,并结合本研究需要以及我国现状,将内部创业分为3个维度:创新、创业、战略更新,共14个题项,对产品开发的投入超过了行业平均水平、把大量的新产品引入市场、比主要竞争对手获得更多的专利、对产品开发方案的投入超过行业平均水平4个题项衡量创新;进入新市场、创建新事业、开拓新的细分市场、投资创业活动、创建半自治事业单元5个题项衡量创业;改变竞争方式、重组业务和部门、重新定义行业竞争、引进创新性的人力资源项目、率先引入新业务概念5个题项衡量战略更新。
  3数据分析
  31信度和效度检验
  (1)信度分析
  本文采用Cronbachα系数检验量表的信度,检验结果见表2。各变量的Cronbachα系数都大于0900,说明各变量内部均表现出良好的一致性,量表的稳定性较好,可以将变量各个题项合并统一进行回归分析,检验研究假设。
  (2)效度分析
  问卷效度由内容效度和结构效度组成。首先,本研究问卷是在国外学者相关问卷基础上,结合专家意见和预调研结果进行认真修改,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问卷的内容效度。其次,本研究通过探索性因子分析和验证性因子分析检验量表的结构效度:①本研究运用SPSS220对问卷数据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分析结果见表2。KMO值为0836,且Bartlett球形检验:x2/df=16268,p<0010,数据结果符合因子分析条件,因子结构清晰。通过因子分析共提取出4个因子,分别为日常沟通、创新、创业和战略更新。各题项的载荷值均处于0608~0914范围内,且各因子方差解释量都高于65%。因此,本研究量表的结构效度良好。②本研究采用AMOS210对问卷数据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日常沟通实践和内部创业两个变量的各项检验指标情况见表3。变量的各项拟合指标均位于可接受的水平之上,说明两个变量均具有良好的结构效度。③本研究利用AVE值检验变量的判别效度,两个变量的AVE值都大于06,说明具有良好的聚合效度。
  32假设检验
  内部创业变量与各沟通变量的相关系数在03~07(p<005)之间,说明内部沟通变量与内部创业之间具有一定的相关关系。每个变量的方差膨胀系数均小于2,远低于临界值10,本研究的多重共线性问题可以忽略。本文利用多元回归模型验证假设,建立了4个回归模型。回归结果见表4,其中,不显著变量已略去。
  模型1中,除了21沟通的作用,所有的回归系数均对因变量具有正向影响作用,如11一般沟通量(β=0157,p<0001)、12一般沟通形式(β=0095,p<005)、41直系下行沟通量(β=0253,p<0001)、42直系下行沟通形式(β=0096,p<001)、51上行沟通量(β=0082,p<005)、61平行沟通量(β=0084,p<001)和72斜向沟通形式(β=0098,p<001),表明开放的日常沟通实践对内部创业行为具有正向影响作用,H1得到验证。内部创业与直系下行沟通(题项41)间的回归系数(β=0253,p<0001)大于与平行沟通(题项61)间的回归系数(β=0084,p<001),大于与斜向沟通(题项72)间的回归系数(β=0098,p<001),说明垂直沟通对内部创业产生更强的影响,H2通过检验。内部创业与一般沟通量(题项11)间的回归系数(β=0157,p<0001)大于与一般沟通形式(题项12)间的回归系数(β=0095,p<005),内部创业与直系下行沟通量(题项41)间的回归系数(β=0253,p<0001)大于与直系下行沟通形式(题项42)间的回归系数(β=0096,p<001),H3成立。
  本研究进一步构建了3个回归模型,探索沟通实践对内部��业3个维度的影响。模型2表示,组织沟通的数量和形式(题项11和12)、直系下行沟通的数量和形式(题项41和42)以及斜向沟通的形式(题项72)对企业的创新活动有正向影响作用。模型3显示,组织沟通的数量和形式(题项11和12)以及直系下行沟通的数量(题项41)对企业的创业活动有正向影响作用。模型4表明,组织沟通的数量和形式(题项11和12)以及直系下行沟通的数量和形式(题项41和42)对战略更新具有正向影响作用。
  4结果讨论
  41结论与贡献
  通过实证研究,本文得出以下三点结论:第一,企业内开放的沟通实践对内部创业具有正向影响作用;第二,广泛且频繁的垂直沟通(上行沟通和下行沟通)和平行沟通对内部创业具有显著的积极影响作用;第三,开放且直接的斜向沟通形式对创新活动具有显著的积极影响作用。为了增加内部创业强度,在内部沟通方面,企业需要的不是更少的标准程序,而是更多的、更好的标准程序。然而,关于组织再设计的工作,很多组织的目的是去除组织的官僚特征。本研究的结果表明,太少的官僚体制远比太多的官僚体制更危险。因为所有的企业都需要一定程度的标准化,而最重要的问题是在组织内如何重新配置特定的流程和形式,以更好地满足内部创业。
  本研究有以下三点贡献:首先,本文利用内部创业理论、一般管理理论以及新官僚制理论,探讨了标准实践如何促进内部创业活动,将新官僚制理论的某些思想和观点纳入研究中,扩展了内部创业理论研究。其次,本研究有助于推动内部创业活动的实施。研究已经证明,在企业中,开放的沟通实践与内部创业呈正相关关系,与沟通形式相比,沟通的数量和频率与内部创业活动具有更强的相关关系,在一般沟通和垂直沟通方式中更加显著。在创业组织中,沟通渠道是多种多样的且相互关联的,广泛的交流是组织变革与发展的关键。最后,本研究揭示不同类型的内部沟通对内部创业具有不同的影响。垂直沟通在提高内部创业强度方面是至关重要的,广泛的、开放的和直接的垂直沟通促进内部创业活动。团队内沟通对强化内部创业具有积极作用,工作中同事之间多样的且频繁的信息交流非常有助于内部创业。斜向沟通促进员工间自由交流,获得更多的信息和鼓励,从而会表现出更多的创业行为。   42研究不足与未来研究方向
  本研究有两点局限性:(1)本研究选取174家企业为研究样本,样本规模是本研究的重要不足。收集更多的企业样本可以帮助验证和拓展研究结论。(2)质性数据是很重要的,未来的研究可以利用多种不同的数据收集方法进一步研究标准的沟通实践对内部创业的作用机制。
  尽管本研究已经证明开放的日常沟通实践对内部创业活动具有正向影响作用,但还需进一步的验证。另外,新官僚制理论是探讨其他标准组织实践促进内部创业的新视角,建议学者们寻找其他的组织标准实践,并分析其对内部创业的影响。希望今后的研究致力于将新官僚制理论与内部创业理论融合的学术研究。
  参考文献:
  [1]Kuratko D F,Audretsch D B.Clarifying the Domains of Corporate Entrepreneurship[J].International Entrepreneurship and Management Journal,2013,9(3): 323-335.
  [2]Strivastava N,Agrawal A.Factors Supporting Corporate Entrepreneurship: An Exploratory Study[J].Vision-the Journal of Business Perspective,2010,14(3): 163-171.
  [3]杨晶照,杨东涛,孙倩景.组织文化类型对员工创新行为的作用机理研究[J].科研管理,2012,33(9): 123-129.
  [4]Dess G G,Lumpkin G T.The Role of Entrepreneurial Orientation in Stimulating Corporate Entrepreneurship[J].Academy of Management Executive,2005,19(1): 147-156.
  [5]Antoncic B,Hisrich R D.Intrapreneurship: Construct Refinement and Cross-cultural Validation[J].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2001,16(5): 495-527.
  [6]Ling Y,Simsek Z,Lubatkin M H.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s Role in Promoting Corporate Entrepreneurship: Examining the CEO-TMT Interface[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2008,51(3): 557-576.
  [7]Kuratko D F,Hornsby J S,Covin G C.Diagnosing A Firm's Internal Environment for Corporate Entrepreneurship[J].Business Horizons,2014,57(1): 37-47.
  [8]Hill S M,Harris R M.Decentralization,Integration and the Post-bureaucratic Organization: The Case of R&D[J].Journal of Management Studies,2000,37(4): 563-585.
  [9]Dionsoiu D D,Tsoukas H.Understanding the (re)Creation of Routines From Within: A Symbolic Interactionist Perspective[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2013,38(2): 181-205.
  [10]Jackson S E,Schuler R S.A Meta Analysis and Conceptual Critique of Research on Role Ambiguity and Role Conflict in Work Settings[J].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es,1985,36(1): 17-78.
  [11]Zur K P,Walega K P.Routines do Matter: Role of Internal Communication in Firm-level Entrepreneurship[J].Baltic Journal of Management,2015,10(1): 119-139.
  [12]Barringer B R,Bluedorn A C.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rporate Entrepreneurship and Strategic Management[J].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1999,20(5): 421-444.
  [13]Zohar D.Rewiring the Corporate Brain[D].Berret-Koehler Publishers Inc,San Francisco,CA,1997.
  [14]陈淑妮,卢定宝,陈贵壹.不同领导行为对组织创新的影响: 沟通满意度和心里授权的中介效应[J].科技管理研究,2012,(18): 135-140.
  [15]王永跃,段锦云.人力资源实践对员工创新行为的影响: 心理契约破裂的中介作用及上下级沟通的调节作用[J].心理科学,2014,37(1): 172-176.
  [16]Hirst G,Knippenberg D V,Chen C.How does Bureaucracy Impact Individual Creativity? A Cross-level Investigation of Team Contextual Influences on Goal Orientation-creativity Relationships[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2011,54(3): 624-641.
  [17]Zu A.Open Communication-a Contemporary Imperative[J].Organization and Management,2013,5(3): 173-184.
  (�任编辑:秦颖)


【相关论文推荐】
  • 浅议企业内部控制环境对内部审计的影响
  • 浅谈企业内部环境对内部控制的影响
  • 企业内部控制改革的研究与实践
  • 企业内部审计对内部控制的作用浅析
  • 浅析企业内部沟通管理
  • 企业内部控制的研究
  • 企业内部的有效沟通
  • 浅谈沟通企业内部的分岐意见
  • 企业内部的沟通与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