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育论文 首页
清代趣味笔记小说选译

  攫鞋
  郑仁凯在密州做刺史时,家里的侍童连鞋子破了也来找他。仁凯说:“爷爷帮你想办法!”不多久,一个门夫走进来。仁凯命门夫上树去把鸟窝掏下来。门夫脱了鞋就爬了上去。仁凯赶紧叫那个侍童将门夫的鞋穿走了。过了一会儿,门夫光着脚走过来,看见郑仁凯脸上的神色很有问题。
  (翻自《笑笑录》 独逸窝居士 著)
  快意话
  中秋月圆夜,和几位友人围聚一桌,喝了点酒之后,便有人提议各自说一说各自的快意之事。一位说:“昨天和了一首陶公的《村居诗》,叉手而成,朗声吟就,幸运,音律竟无丝毫差错!”一位说:“我坐在小窗旁边无事生闷,窗外绵绵细雨下不停歇,看见砚台上前夜残留的墨汁未干,捉笔便写起擘窠大字来,兔起鹘落兔起鹘落,纸刚写尽墨汁也没了!”一位说:“午后有人送来书简一封,原来是好友邀我明晨一块划拳赌酒。”一位说:“昨晚为小儿背书,恰如瓶泻水!”一位说:“逆境险象,正惶恐躇踌六神无主,猛听得雄鸡打鸣,才知是梦!”一位说:“今天晒着太阳,把身上的跳蚤全清干净了。”一位说:“空落落的庭院里那株老桂树,从来不开花的,今年却忽然开得满树金黄!”一位说:“我读古籍有几处疑惑堵在心里很多年了,忽然来了一个高才生,为我解疑,真如拨开云雾见青天哪!”一位说:“刚买回来几斤菱塘蟹,家里竟迎来一位不速之客,两人就着酒、蟹,美美地醉了一回!”一位说:“前天在赌场输惨了,正好瞥见有人在赌大注的,放手一博居然赢回了老本!”一位说:“秋风乍紧,手脚冷得不知不觉地蜷缩起来。唉,听到妻子的织机上的布已经织成了,正要为我做棉袄呢!”一位说:“无意间从妓馆门前走过,听到里面在唱《满江红》,字字清楚。”一位说:“朋友手里有一方古砚要卖,我将衣服拿去当了,所得的钱刚刚好够数!”我说:“我的快意事就是听你们说说快意话。”
  (翻自《明齐小识》 诸联 著)
  泉州海寇
  我前面二十年都是在教书,我有一个学生是泉州人,姓陈。他说他家里有艘大船,在海上遇到海盗,舱里的货物被洗劫一空。海盗撤走后,船上的人忽然听到从舱底传来鼾声。原来是一名海盗刚吸了鸦片,正抱着烟枪“呼呼”大睡。于是人们便捉了他去告官,后来被斩首示众。我听完他的讲述之后不觉失笑,我说:“这个事情跟明末状元陈于鼎的遭遇很像嘛。于鼎因为跟海盗有牵连,下了牢狱。除夕之夜多喝了几杯,倒头大睡,做他的美梦去了,醒来时艳阳高照,已经是第二年的正月。起来看看,整个监狱都空了,他吓一大跳,赶紧喊人来。门外的狱卒也很惊讶,同他说:‘昨夜三更,皇上大赦天下,所有的犯人都释放了,诏官到这里来喊过三次,谁让你没长耳朵?’后来,大司寇上书将这事禀报皇上,皇上大怒,下令立即处斩。都是因为酣睡不醒而掉了脑袋,同你所说的那个海盗的命运是一样的啊。”
  (翻自《畏庐琐记》 林纾 著)


【相关论文推荐】
  • 清代笔记小说与乾嘉学派
  • 试论清代劝惩类笔记小说中的道德教化思想
  • 浅析清代笔记体小说中女侠作品的类型
  • 浅析清代笔记体小说中女侠身份命运的继承与变化
  • 清代的公路小说
  • 笔记小说三题
  • 笔记小说二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