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育论文 首页
曾小春:南方的成长叙事者

  一位执着的南方写作者,一位淳朴人性的歌者,一位忠诚的儿童代言者。儿童文学作家曾小春,用他悠扬的、细腻的、淡雅的文字勾画出南方儿童的成长故事,诉说着他们成长中无尽的快乐与烦恼、欣喜与忧伤、真挚与迷茫,诉说了他们如何化蛹为蝶,身心超越,真正走向成熟的过程。
  作为一名“南方”作家,曾小春的作品表现出鲜明的地域风格,同时,作为一个对时代敏感的作家,曾小春必然地捕捉到现实生活对少年儿童成长所发生的影响。城乡视角,作为地域性一种表征,鲜明地出现在他的小说中。
  城与乡的二元对立,历来是中国小说叙事的主要角度,对于儿童文学,同样不可回避城与乡的二元结构,曾小春以自己感同身受的阅历、情感为发端,对城与乡这样横亘对峙的一对矛盾进行了细腻的勾画。《父亲的城》《母亲的村》是典型表现城乡二元结构的小说,“城”作为“父系”的象征物,象征着文明、现代、进取,作为儿童对外部世界的渴望;“乡”作为“母系”的象征物,代表着乡土、传统,被剥夺的、隐忍的世界,却是人类的原乡之所。作者用散文化的笔触、内敛式的激情,将夹杂在城与乡二元观念里或和谐或交锋中的少年心绪表达得淋漓尽致,美好的与凄凉的心理体验激荡出少年心中的阵阵涟漪,催促其不断思索人生问题。
  曾小春小说的“南方性”,更多地还表现在他小说的艺术形式上。如果说他小说的内容关注了城乡二元结构下少年儿童的成长故事,那么他小说的形式在“南方性”上则更胜一筹。具体在行文中表现为一种南方的文化审美气质:朦胧、氤氲、唯美、淡雅、疏朗,艺术表现上富有灵气,行文上又有一些节制,表现了民族传统意识烛照下的审美观,又经过了作家现代意识的过滤。“笃实的”写作与“性灵的”写作在他的小说中均有反映。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极端性冲突,没有过多的戏剧性表现,宛如静静流淌的深水,汇集成生活的河流,或深邃或轻浅,或悲凉或喜悦,均是用淡淡的情愫铺陈了整个故事,一个“淡”字似乎可以涵盖他小说的全部魅力。
  作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曾小春以自然之笔�A情写出了他所理解的南方,他心目中魂牵梦绕的血脉相通的根系,可以说,他是本色、当行的南方写作者,南方儿童生活的表达者。


【相关论文推荐】
  • 曾小春:南方的成长叙事者
  • 倾心书写乡村儿童――谈曾小春的儿童小说创作
  • 小春的后花园
  • 小春的月亮
  • 青青的小春笋
  • 懒妈的小春天
  • 陈小春的野蛮女友
  • 叶小春和他的“冰裂纹”
  • 小春秋
  • 小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