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育论文 首页
致地球的公开信

  首先,请容许我们为绑架地球人而表达歉意。
  尽管在绑架发生的当口,那瞧上去像是个好主意,但我们常常发现你们不像我们那样享受那种经历。我们情真意切地为失控的绑架致歉。
  起初我们只是想找点儿乐子,就像是仔细观察一整天后的偶尔放松。我们不打算搅扰任何人,也一直将地球人放回到最初发现你们的地方。坦白说,你们地球人并不是那么有趣,我们或许不久后就会对整件事感到腻烦。
  但是,从你们的那些可爱的目击者的证词里,我们找到了不少刺激,譬如说我们长着乌黑的大眼珠、细瘦的胳膊等等。你们让我们感觉自己挺特别,即便你们的那些传言纯属胡编乱造。写外星人的书、有外星人出场的电影、外星人T恤衫――弄得我们像名人一样。你们中的一些人还一本正经地研究我们,构思出各种阴谋论,或者之类的东西。真是太好玩儿了。
  你们中有许多人都写信询问麦田怪圈的事情,那就让我在此解释清楚吧。
  怪圈不是我们干的。真的,不是我们干的。请用心想想吧。你们地球人飞抵月球都困难重重,但即便如此,你们还是发明了手机、卫星电视和高速DSL。
  我们以你们认为不可能实现的速度飞行于群星间――可你们还认为我们需要为了联络用途而压下麦秆?
  你们为什么还总是以为我们会在荒郊僻野着陆?请醒醒好吧。地球上有纽约、里约热内卢、巴黎和阿姆斯特丹这样的大城市,你们还认为我们会选择在新墨西哥州的罗斯威尔晃荡?你们中有多少人真的去过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要是我们不提起肛门检查的事,我们就是在推卸责任。长久以来,我们一直以为你们的屁眼是数据端口。我们无意伤害你们,所以希望你们会像我们一样,努力忘却双方交往史上的这一段令人遗憾的经历。回想起来,那根本就是一个坏点子。
  我们不想在这里被你们看成是诉苦者,不过有几件事,我们希望可以讨论一下。
  第一件事,我们被你们的媒体所描绘的外星人形象弄得心烦意乱。外星人的种类林林总总,多得会吓你一大跳。但是在这颗星球上,我们多半被描写成秃头的学究,额头鼓起,像西瓜一样;要不然就被说成是想要吃掉人类的巨型昆虫。
  “外星人”一词带有负面的含义。根据我们最近进行的一项抽样调查,该词能唤起人类的以下联想:(1)黏糊糊的寄生生物,�S时准备出人意料地跳到你脸上,将幼虫植入你的体内;(2)采摘甘蓝菜的人。(向布利边人道歉:他们就是那种黏糊糊的寄生生物,随时准备出人意料地跳到人脸上,将幼虫植入他的体内。)
  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件事,我们不希望再被人称为“外星人”。从今往后,我们更希望被称呼为“查克・诺里斯”。请勿缩写,也不要加连字符,或者进行任何形式的改动。复数形式也不能改动,要这样写,就如“嘿,那里走来一个查克・诺里斯。等等,那里又走来一个。”
  最后,我们要给你们几条建议。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你们地球人长得同一副模样。我们分辨出地球人的体型和肤色有些微的差别,这些几乎无法察觉的差别看上去会引起无穷无尽的麻烦。但是坦白地说,我们对你们竟然可以彼此区分感到万分惊讶。实际上,查克・诺里斯一般都无法察觉到地球人之间的任何不同。地球人真让人灰心,但我们还要努力与你们好好相处。
  当你们有心情思考时,就好好地看下你们对地球犯下的罪孽。你们正在毁掉这颗星球:把自然资源消耗殆尽,污染空气,毁掉大海,将许多独特的物种永久地灭绝。这完全就是大错误,更是完全不合情理的。每个人都知道合乎逻辑的做法是找到别的种族居住的星球,然后把那颗星球毁掉。你们这群呆瓜。你们怎么可能指望在即将来临的星际经济时代幸免于难?
  顺便说一句,我们已经推举出由你们来决定新的银河系货币单位。只要挑一种到处都能找到、外形小巧、票面价值不大会弄错的东西。决定权在你们身上,但我们建议你们选择仓鼠。
  话快说到了尽头,你们的不少行为都让我们迷惑不解。你们的许多核心概念――譬如原罪和大公无私――在地球以外的文化里找不到相似的概念。你们就是被银河系社会学者称为“一群特立独行的鸭子”的种族。
  但是,因为一些尚未完全弄清的缘故,我们已经对你们产生了一丝感情。只要是为了娱乐的原因,我们很乐意将你们留在身边。
  现在,我们将要离开一会儿,等到我们回来时,期待能见到你们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朝着成年的道路前进。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更少的无谓的军事冲突、更少的电视真人秀节目,当然还有更少的数独游戏。
  甭让我们失望。


【相关论文推荐】
  • 致卡马乔教练的公开信
  • 致印度毕业生的公开信
  • 致尊敬的“如烟”消费者公开信
  • 致家具的一封公开信
  • 致家长的一封公开信
  • 致青少年的一封公开信
  • 致煤老板的一封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