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全球化时代”始于2016?
作者 : 未知

  2016年初,国际政治经济中已有大量迹象表明,一个以美国“重返亚洲”为远因,以中东乱局为导火索,以欧洲为起点的“后全球化时代”很可能在2016年就要开始。全球化时代意味着无论是国际经济秩序还是各国政府的政策范式,都积极促进资本、技术、劳动力等流动。“后全球化时代”则意味着以促进自由贸易为特征的国际经济秩序和各国政府的政策范式向限制这些流动的方向转变。
  为应对中国的崛起,美国于5年前开始实行“重返亚洲”的战略。美国不仅要把60%的海军力量转移到亚太地区,还要发展TPP为这个战略加上一个经济支柱。“重返亚洲”要求美国在中东地区实行战略收缩,要想在中东成功地进行战略收缩,美国必须解决好伊朗核问题和巴以问题。
  与伊朗和解的推动力不仅来自于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也来自中国采取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对中东地区的国际政治格局产生的重大影响。
  “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开篇之作是中巴经济走廊,这也将极大地改变伊朗在地缘政治中的地位。因为当中巴铁路修通后,肯定要向西进入伊朗,经土耳其连接欧洲。一旦这个欧亚大陆桥的南线被打通,伊朗就会变成这条战略通道上的枢纽。对美国来说,与其被动地等到那一天不如采取主动,现在与伊朗和解。
  美国没有预料到的是它在全球进行的战略调整在中东地区导致了一场地缘政治的地震。美国通过和谈解决伊核问题引起它两个长期的铁杆盟友――以色列和沙特的极大愤怒。当这两大地缘政治因素为欧洲制造出一个难民危机,全球化就面临一个十分重大的挑战。
  此次难民危机对欧洲挑战的深刻程度,可以说在战后是史无前例的,对欧洲政治制度的挑战将更为深刻。过去三四十年一个全球性的大趋势是去世俗化。欧洲所谓的现代民族国家都信奉政教分离原则,即宗教与现代政治分离,变成私领域的事。但最近伊斯兰人口在欧洲的迅速增长却有可能改变这一切。目前在法国的伊斯兰人口比例已占整个人口的10%,很多欧洲人担心如此下去欧洲国家不仅在文化上要被伊斯兰化,伊斯兰人还会通过民主选举取得政权。
  按照以上逻辑,只要难民危机继续发展,欧洲出现脱离全球化进程的趋势就会是一个大概率事件。问题是中东地区的局势已经处于失控边缘。美国的情况如何?一方面,美国经济目前正处于恢复的势头中;另一方面,许多美国人对本国地位的相对衰落和对世界秩序的担忧也明确存在。
  2016年不仅欧洲,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将面临一个十分重要的政治选择:一国政府的政策范式是继续推动全球化,释放市场力量,建立更为开放的自由贸易机制,并承担其政治和社会后果?还是转向保护社会,在可能到来的一个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的前夜未雨绸缪?还是各国不得不面对“后全球化时代”带来的全新外部环境。
  (摘自《思想理论动态参阅》)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