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并不大
作者 : 未知

  如果有朋友给你介绍:“他是我爸爸的堂姐的姑姑的孙子的表弟……”估计你脑子里面立马乱成一锅粥了,无法理清这复杂的关系网。其实,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这个世界并不大。相信这种经历你也似曾相识:和陌生人聊天,说着说着就发现,你认识的某个人他居然也认识!这么看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并不只是聊以安慰的空话。即便有人不识君,他熟识的人里面也会有人知晓你,尤其是对于声名远扬的人来说。
  六度分隔
  可以说,这个世界仿佛有一张网,囊括了世界上的每一个人,而任意两个人之间通过几个点连成的线就可以被穿在了一起。真有这么神奇?早有好奇的人做过实验,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是连锁信件实验。1967年,美国哈佛大学社会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兰姆在堪萨斯州和内布拉斯加州招募了数百名志愿者,让他们把信件寄给波士顿的一位股票经纪人。其中有一项必须遵守的要求是:这些志愿者要通过自己认识的人传递信件,每一位转寄信件的人都被要求要给米尔格兰姆回一封邮件。最终294封信件里有64封成功抵达。而在成功传递的信件中,平均所需中间人数目为5,即“6步”是最大的转交次数。最多6步便能将两个陌生人联系起来,这就是有名的“六度分隔理论”。
  六度分隔理论
  数学界中的“埃尔德什数”和这个理论类似。假定和善名数学家保罗・埃尔德什一起发表过论文的学者的“埃尔德什数”是1,而与这些学者合作发表过论文的学者的“埃尔德什数”是2,以此类推。美国数学会的数据库中记录的超过40万名数学家们的“埃尔德什数”平均值是4.65,最大的是13。
  由此看来,人与人之间是相关的,就像这个连步游戏一样:有个小伙伴是专门来捉其他的同伴的,被捉的小伙伴在即将被抓到的时候喊一句话后就被冻结在那里。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被冻结。若想起死回生,只能定住的每个人迈出3步,脚和脚相连,这就要求大家不能离得太远,要不然只能看谁腿长了。
  其实,无论是3、6、8还是13,转了一圈,我们总能连在一起。这种关系不仅体现在人际关系中,电网、交通网等都是类似的体现。
  应运而生的科技
  想知道六度分隔理论有什么作用吗?不急,我们从即时通讯软件人手。“来来来,扫个码,加个微信!”这是常有的情形,刚刚认识,相谈甚欢的两人最后常常会拿出手机互相扫码加为好友。微信这类“社会性软件”由来已久,人人、博客、微博、QQ等,都是六度分隔理论和互联网相结合的产物。
  这些或是用于简单交友或是用于商业联系的工具,都带有推送功能,通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思想,让人们可以更容易地找到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人、发现商业机会,等等。
  不可否认,虚拟网络将大家聚合在了一起,只要有网络,距离就不再是问题。然而,虚拟也存在着它自身的问题,那就是和现实生活中的实名和真实是相悖的:虚拟世界中是存在着信任问题的。不过如果能将六度分隔理论应用于这些软件中,那么会产生一个可信任的聚合网络。
  想归想,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有点难度。六度分隔虽然点出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但是并没有对其进行深究。怎么说呢?你认识的千百个人之中,总有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也有关系一般的,甚至还有敌对关系的,这是对关系亲疏的区分;还有建立方法也不同,我们没法选择与生俱来的关系――亲属关系和后来有选择性相识的朋友关系也是不同的,等等。因此,六度里面的关系是需要进行梳理的,根据各自影响力的不同进行分类,不能一概而论。
  而这只是其中的一点,毕竟人是难以解释的生物,而感情与联结更是复杂得多。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将信任带进虚拟世界这一举动会带来难以预估的商业价值。
  小世界也有它的弊端
  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小世界亦是如此。一旦有了负面新闻报道,如若没有及时辟谣,经过“小世界网络”传播后,势必弄得人心惶惶,后果不堪设想。这种例子太多了,注水西瓜、催熟香蕉、纸馅包子等,在没有辟谣的时候,各种报道以不亚于病毒的速度传播开来,以致再次面对这些食品时,人们都戴上了有色眼镜。
  由此可见,在小世界的大环境下,如果有人带有目的性地传播某一尚未证实正确与否的言论思想,势必会引起社会恐慌,导致难以预料的后果发生。因此,如何对其进行研究应用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责任编辑:夏越 责任校对:谢飞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