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驶出红海
作者 : 未知

  2007年10月, Brian Chesky和Joe Gebbia两位室友,一起到旧金山参加设计交流会议,他们租了一间阁楼,但是觉得租金太高付不起,干脆找来3位房客帮忙分担房租,让他们睡在客厅的气垫床上并提供早餐。
  当了几天二房东,Gebbia认为有空房间的人应该和他们一样想要分享空房间给需要的房客,一起来负担房租。
  于是找来软件工程师Nathan Blecharczyk三人一起创业成立了Airbnb,刚开始只针对大型会议的临时住宿服务,逐渐发展成各地区常态的民宿服务。
  bnb(Bed and Breakfast)意思是床和早餐,提供床位和早餐的民宿服务就简称bnb,不像一般的旅馆(hotel)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
  Airbnb本意是为了服务有空的房间想出租,却没有招商功能的小屋主,利用电商平台让屋主展示自己房间的品质,也贴出价钱和可利用的时间,打算为民宿到云端吸引服务。直到今天,Airbnb没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却早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旅馆集团,发展到139个国家、34000个城市、150万间客房挂在云端,等待房客适时适地上门。
  现在,你可以在Airbnb租到一个小岛去度假,或者租到一个城堡去开派对……
  开始时,旅馆业者并不认为Airbnb和他们的生意有关系,认为携程、lastminutes、Travago……这样的旅游服务才与他们有关系。一开始Airbnb也没想要服务住旅馆的客人,但是因为需求相同,旅馆本来就想广开渠道,既然Airbnb吸引了临时住房的客人,不妨把自己旅馆的条件贴上Airbnb,2015年纽约大都会地区15%的旅馆订位都是经由Airbnb的服务带来的。
  Airbnb利用互联网的效益,调度了住宿市场的供给与需求。
  同理,国内印刷机的数量庞大,大部分的印刷机的保养和维护都由印刷厂内部员工负责,但是有的机器故障超出了内部员工的能力,就得依赖外部专家来修理和更换零件,因为成本因素,大部分的印刷厂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找原厂来维修。由于市场有需求,所以就有许多个体户或是干私活的印刷机维修工程师来提供服务,形成一个独特的服务供应链。
  但是,干私活的印刷机维修工程师并不能及时的知道哪些印刷厂有需要,或者是发现了问题,却找不到零件,常常耽误时间。
  以前用手机联络,只能一对一去找服务,后来有微信,印刷厂可以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服务需求,可是难免出现有急活的时候印刷机却罢工的紧急情况。
  国内印刷企业多,印刷机遍布各地,修理印刷机的高手有空,却不知道急需维修人手的印刷厂老板就在附近;反过来,印刷厂有需求,认识的工程师却不方便。这时就需要利用互联网的效益来帮忙,调度印刷机维护的需求和供给。
  如果,一家电商结合了足够多的维护工程师,准备齐了足够的零件和耗材,并且管理得当,一定可以调度合格的人手去帮助印刷厂解决问题,最后吸引原厂把维护的工作转移到一起。面对国内幅员广大,如果印刷机维修的效益真的可以在互联网上调度,恐怕连印刷机大厂如小森、海德堡等都会缩编自己的维护团队,找这样一家电商合作,这是最有效益的办法。
  效益如果可以在互联网上移动,有需要的人就能适时适地分享效益,所谓的“分享经济”就实现了。国内专车服务,调度附近有空的汽车给有需求的乘客,大众点评网提供附近的餐馆信息给正想要用餐的客人,一样是适时适地。
  国内印刷电商有300多家,他们的目的都是要改善国内印刷行业的效益。有专门提供个性化印刷品的电商,利用网络门户的效益去吸引更多小量多样的订单。也有专门接单的平台,把订单转给印刷厂。
  到今天为止,大家都还没有感受到印刷电商对自己印刷生意的影响,主要是他们还没抓住效益,但是他们都准备了不少的资源,尤其有其中几家电商甚至融资了上亿元人民币的资金,他们一定会不断地投入精力去修正营运策略,一定会把效益移动到需要的地方去。
  我们知道国内印刷机供过于求的现象严重,也就是印刷机的数量远多过需求,可以想象总有一家电商会想到利用互联网的效益去调度有空闲的印刷机,适时适地去服务适当的印刷需求。
  今天大部分印刷厂的生意管理系统都还不及格。万一,印刷电商找到了分享经济的机制,表示印刷产业从此进入产业互联网时代,及格的印刷厂就有机会乘风而起,随着趋势把船驶出红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