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哈二将的闪电拥抱
作者 : 未知

  最熊的兵
  当穆小羊半夜从行军床的上铺睡着睡着竟翻身落地大嚎一声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在两个教官――张重重和谷威威心中的印象已变得不可颠覆――有史以来最熊的兵。
  当穆小羊糊里糊涂地掉到地上,然后又糊里糊涂眼睛未睁便咧开嘴巴来个“世纪大吼”时,夜深人静的此刻,几乎整座军营里所有的人,上至教官领队,下至军训学员,都被这吼声吓得一哆嗦。10秒之后,张重重、谷威威,还有匆忙跑进来的领队孙老师,哭笑不得地面对趴在地上发着轻微鼾声的穆小羊,张重重像一座移动的维苏威火山,谷威威因为憋笑,脸涨得像喝醉的大青蛙,同宿舍的学员们更是有的捂嘴,有的咬被角,最后还是孙老师跑过去,把还在梦境的穆小羊唤醒,问过有没有摔伤后,让她重新上床睡。在她重新睡着之前,穆小羊隐约听见张重重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熊兵”。
  穆小羊过后诅咒发誓地跟同学解释,自己绝不是刻意炒作,她宁可失去青春,瞬间白发,从此鹤发童颜,也不愿失去自己在两位教官心中的“伟大”形象。
  蚊子蚊子你慢慢飞
  因为昨夜违反睡眠制度,穆小羊理所当然在别人休息的时候被罚站,最让穆小羊无法忍受的是那虫虫教官――穆小羊美其名曰给张重重备份的昵称,把她领到操场一侧的草地上,临走还瞪着一双虫眼恶狠狠地说:“草地里都是蚊子,让蚊子狠狠咬你!”穆小羊一想到脚下融融的青草就是蚊子的大本营,顿生恐惧,只好在心里默默地唱着祈祷曲:“蚊子蚊子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如花的妹妹……”
  小羊与老羊
  虽然穆小羊已经非常努力在跟上大家的节奏,可是天生运动神经不发达加上后天的拖沓,使她总是比别人慢半拍,踢腿、走正步甚至连吃饭也慢慢腾腾地老超时。搞得严厉的虫虫教官直摇头,和善的威威教官在休息的时候无可奈何地对穆小羊说:“穆小羊,你就不能快点吗,你这么‘牧小羊’,羊没等吃饱就已经变老羊了。”从此,值周生给穆小羊端菜时叫“上草”,气得穆小羊无话可说。
  喂猫与训猫
  穆小羊发现,每天最难忍的时刻不是在操场上甩胳膊踢腿,而是面对午餐,眼看着有限的时间在教官宣讲纪律的嘴边流走的那种心痛。按照制度规定,午餐时间只有15分钟,要唱军歌,然后是宣讲纪律,如果哪一天教官一个不高兴,站在那讲个没完,那么你就只好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吃了。这天穆小羊她们班因为吃饭有人说话,教官命令她们吃饭加收拾桌子在3分钟内解决,于是她们只好一边吃一边收拾桌子。邻桌的人明知故问地说:“你们教官在喂猫吗?”穆小羊狠狠地说:“不,他在把我们训练成猫。”但是,令穆小羊不得不承认的是,后来回到家她做事儿和吃饭速度令父母目瞪口呆。她想,原来对付慢性子,虫虫教官的饥饿疗法最有效啊。
  相逢是首歌
  从进军营的第一天,穆小羊就在一个压在枕头下的小本子上画各种颜色的道道算离开的日期,蓝色是忧郁,黄色是平静,粉色是欢喜,红色是激动……晚上,穆小羊又在本子上划了一道蓝色,轻轻地叹了口气,这倒并不是因为教官又惩罚她,而是因为此刻的情绪。“不是早就盼着这一天快点到来吗,穆小羊?”穆小羊躺在黑暗中问自己,“那个凶巴巴胖乎乎的虫虫教官、那个老是忍不住笑的瘦威威,自己不是早都厌恶得想向他们吐口水吗?可再有两天就可以离开这日夜都想离开的地方,为什么反而心中充满惆怅与淡淡忧伤?”
  离别那晚的联欢会热火朝天地进行,穆小羊虽然军训表现不能算上佳,但论起唱歌跳舞文艺这一套,那可是有把刷子,一首连跳带唱的《相逢是首歌》把台下台上的人都看得如醉如痴,连严厉的虫虫教官张重重也不禁鼓起了热烈的掌声。一首唱完大家还意犹未尽,穆小羊大声问道:“我唱得好不好听?”大家一边拍手一边大声说好!穆小羊转过头来问主持人:“那我可不可以提个要求?”主持人说:“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吧!”穆小羊笑着看向由她自己命名的“哼哈二将”:“我想向我敬爱的教官索要一个拥抱!”会场立刻静了下来,这个要求太突然又太热烈,以致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片刻的沉默之后,虫虫教官推了推威威教官的胳膊肘,走上前来,他笑着对穆小羊说:“与军训生拥抱是纪律不允许的,但是为了完成你这个艰巨的任务,我和威威教官打算共同达成你的心愿。”说着,四只有力的臂膀瞬间已经把穆小羊圈住又松开。全场在那一刻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眼泪在穆小羊的眼眶里打转。
  这拥抱快得像闪电一样。泪眼迷离中她发现,原来虫虫教官笑的时候左嘴角比右嘴角高,好可爱哦!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