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拿”书风波

作者:未知

  不经意间发现,刘龙心不在焉,时不时地瞟一眼抽屉。我不动声色地转到他的身后,发现他正在偷偷地看一本漫画书。我轻轻地从他手里拿走漫画书,放到讲台上,继续上课。
  第二节课时,我发现讲桌上的漫画书不见了,就问:“谁拿走了讲桌上的书?”孩子们一脸茫然,纷纷摇头。我又问了一遍,有人小声说:“聂小千”。我的目光停在聂小千的身上,只见他低着头,满脸通红。书一定是他拿的!我盯着他,严厉地说:“聂小千,请你把书送回来!”他忽闪着大眼睛,呆呆地望着我,一动也不动。怒火“腾”地窜上来,我提高噪门,“把书送回来,聂小千!”聂小千木然地望着我,仍旧一动不动,似乎还摇了摇头。我生气极了,大步走到他面前,极其严厉地命令:“拿出来!”聂小千瞪大眼睛,惊恐地望着我,嗫嚅着说:“我没拿。”“没拿?”我冷冷地说,“从小就学会不诚实,是不是?”聂小千不敢再解释了,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他无辜的神态震怒了我。我推开他,伸手从他桌子里拿出一摞书,最上面的一本与我收缴的那本一模一样。“你不是没拿吗?”我指着书,厉声喝斥道:“这是哪儿来的?”“爸爸昨天给我买的。”“你是不是借给刘龙了?”“是。”“刘龙的书是不是被我没收了?”“是。”“这本书怎么会在你的桌子里?难道它长脚了?”面对我连珠炮似的发问,聂小千不再争辩。他噙着泪水摇摇头,喃喃地说:“我不知道。”证据确凿,还想狡辩,这聂小千,品质实在恶劣!我愤愤地想着,把三本书重重地扔在讲桌上。那节课是如何上完的,我已没有丝毫印象,但我清楚地记得,那节课,我对小千充满了怨恨与不屑。
  中午放学时,我留下聂小千,再次严厉地批评了他,还吓唬他说,以后再敢撒谎,就把他关在教室里。七岁的孩子哪见过这阵势?聂小千流着泪哀求:“邱老师,我再也不敢了,我听话!”教育的目的终于达到了!一丝宽慰涌上心头。我把聂小千送出校门。他的爸爸已等候多时。我把发生的事告诉了家长,希望他们对孩子加强教育。
  下午,聂小千的爸爸妈妈一起送他来到学校。他们告诉我,中午,他们打了聂小千,但他始终不承认拿了讲桌上的书。难道我错怪他了?我心里微微一怔。不会,绝对不会的,证据确凿,怎么可能错怪他呢?我安慰自己。然而潜意识告诉我,这件事可能另有隐情。课后,我找到刘龙和聂小千,详细地询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结果出乎意料。――聂小千和刘龙都有这本书。也就是说,聂小千的书是他自己的,他确实没有拿讲桌上的书。
  怎么会这样呢?看着聂小千稚嫩的面孔,想想自己上午凶神恶煞的神态,我的心隐隐作痛。聂小千在班上和家里受到的委屈都是我造成的,我的自以为是、简单粗暴不仅让他遭受了肉体之痛,而且让他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我该怎样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呢?经过一夜的思考,第二天,我在班上诚恳地向聂小千道歉。下午放学后,我来到聂小千家里,向他的父母讲清了事情的真实情况,并郑重地向他们道歉。我能做到的,似乎也只有这些了,但不知为什么,做完这一切,我的内心仍然无法平静。――这声道歉,真得能抹平聂小千心中的创伤吗?我不得而知。
  如今,八年过去了,纯真的小千已读高二。当年的“拿书风波”,不知他是否还记得?而我却始终不曾忘记这件事。它如洪钟大吕般时时警醒我,处理问题时,要学会倾听,学会思考,学会冷静,学会包容,学会站在孩子的立场看待孩子的行为。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犯过一次与之类似的错误。这,也许是向聂小千致歉的最好方式吧!
论文来源:《湖北教育·教育教学》 2016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123998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