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的“后时代”
作者 : 未知

  1983年6月,魏永康出生于湖南省华容县,因为母亲曾学梅从小的悉心教育,从两岁起,魏永康就被人称为“神童”。
  2000年5月,17岁的魏永康以总分第二的成绩考进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所,成为硕博连读研究生。曾学梅并没有感到会有什么问题。她觉得“儿子那么聪明,很快就能学会的”。
  但事与愿违,脱离了母亲的照顾后,魏永康“失控”了。他完全无法安排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热了不知道脱衣服,大冬天不知道加衣服,穿着单衣、趿着拖鞋就往外跑;房间不打扫,屋子里臭烘烘的,袜子脏衣服到处乱扔;他经常一个人窝在寝室里看书,却忘了还要参加考试和撰写毕业论文,为此他有一门功课记零分,而没写毕业论文也最终让他失去了继续攻读博士的机会。2003年7月,魏永康连硕士学位都没拿到,就被学校劝退了。
  “我当时恨不得他死了才好。”曾学梅说。当她来到北京的中科院后,指着中科院的大楼,让儿子跳楼,还指着旁边车水马龙的道路,让儿子去被车撞死。“这么好的条件不争气,你去死!”
  魏永康离家出走了,最长的一次,整整39天,魏永康用了近500元钱,跑了16个省市,待到他去玉林玩时,魏永康把剩下的钱弄丢了,落了个身无分文的境地。最后,还是警察将魏永康带回到了曾学梅的身边。
  魏永康的这次出走正是因为挨了母亲的打,“是我的错,真的全部是我的错,他后面的这一段错都在我,全部都是我的错。我真是太对不起他了”。
  文眼 “神童”最终跌入了“凡尘”,很多父母都像曾学梅一样,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孩子身上,那些被这种教育环境伤害的人,都只是受害者,家长及学校才是施害人。爱孩子,就请先还孩子一个快乐成长的环境,就请先将孩子当成独立的人来看。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