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朝阳群众炼成记

作者:未知

  这些“朝阳群众”有的爱聊家长里短,关注时政新闻;有的跳得了广场舞,还治得了小流氓;他们常年投身志愿者工作,可能是因为乐于奉献,希望退休后发挥余热;也可能只是为了打发空闲时间,和街坊邻居多打交道
  “朝阳群众”又立功了!
  2016年2月底,在朝阳区亮马河某公寓内,电视剧《封神榜》演员傅艺伟因吸食毒品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网友们纷纷议论说,苏妲己就算能将纣王迷得颠倒是非,但在“朝阳群众”的照耀下,依然露出了狐狸尾巴。
  近年来,北京朝阳区几乎包揽大部分的“毒星”,他们被曝光的新闻开头总会有惊鸿一瞥:“根据‘朝阳群众’举报……”
  如今,大到引起社会舆论关注的明星涉毒、嫖娼案件,小到路边猜瓜子诈骗的治安警情,“朝阳群众”无处不在、无所不能。那么,他们究竟是谁?为什么消息这么灵通?
  传说不只是传说
  2013年冬天,某知名投资人薛蛮子涉嫌嫖娼,被北京警方控制。媒体报道中,警方的线索来源是“朝阳群众举报”。
  此后,这个自称“朝阳群众”的神秘组织日渐成了“网红”,江湖中到处是他们的传说。
  传说中,他们被称为“国安局下属4708部”――朝阳区面积470.8平方公里,是与CIA(中情局),KGB(克格勃),MOSSAD(摩萨德),M16(军情六处)齐名的“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
  传说中,他们为完成一部《监狱风云》的选角操碎了心:从2014年的李代沫、宁财神、尹相杰到2015年的王学兵、毛宁等,从导演、编剧到演员,被“朝阳群众”举报的明星可以全部包揽。
  传说中,群众因其与权力核心的远近被分为三类: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群众,以及“朝阳群众”。
  传说中,小区树荫下每一个举着棋子沉吟的大爷,都是韬光养晦的扫地僧;而每一个热心上门收水费的大妈,在那半分钟的谈笑风生里,已经如神探夏洛克股扫描全场,对你的身份作出了基本判断,并收录进自己的数据库。
  然而,“朝阳群众”在现实中的名字可能有点土――维护城市综合治理的社区治安志愿者队伍。这支臂缠红袖标的队伍,已遍布全北京324个街乡镇、近7000个社区。在这个庞大的“组织”里,布置任务并获得举报线索的“上线”是社区民警,也就是俗称的“片儿警”。
  杨国建,1997年就在北京东三环附近的潘家园当社区民警,一开始依靠的群众力量不过几十人。到如今,他的辖区内登记在册的治安志愿者共240人,几乎每个人都会跟杨国建直接提供“情报”――在一个“片儿警”所分管的方圆0.3公里社区内,这个数字只能算是平均值。
  “组织里‘大妈’是主力军。”杨国建说。和杨国建在社区里溜达,几乎能见到的人都和他打招呼。物业收费员、保洁员、小卖部老板、修车摊的摊主……瞬间从他嘴里亮了身份。
  “像潘家园小区这样的治安员,整个朝阳区(登记在册的)有13万人。”朝阳区综合治理办公室副主任尹航介绍,截至2015年底,朝阳区的43个街乡、469个社区(村)中,算上没登记的,“朝阳群众”一共有19万人。照此粗略计算,在朝阳区常住人口中,平均每15人中就有一个“朝阳群众”。
  专职巡防队、安全稳定信息员、流动人口协管员……“朝阳群众”至少有10个“工种”。
  “品牌”是怎样铸就的?
  如果你只知道“朝阳群众”,那显然out了。除了“朝阳群众”,北京还有“西城大妈”、“海淀网友”、“丰台劝导队”。这些名字,都成了专属名词,被网友们称为京城“四大组织”。官方公开数字显示,这四大组织共有85万人,他们是北京基层群防群治的中坚力量。
  2015年,“朝阳群众”向公安机关提供情报21万多条,但其中关于吸毒、贩毒的线索其实只有851条,不到0.4%。然而,公众印象中的“朝阳群众”,却仍与举报明星涉毒牢牢绑定。
  一位资深志愿者说,“组织”之所以能够在网络上形成“品牌”,并不仅仅因为举报明星涉毒,相关部门有计划地强化、推广才是背后的推动力。
  根据北京市公安局“平安北京”团队的一篇论文显示,首都警方多次以“朝阳群众”的字样向社会通报案情,有意识强调“朝阳群众”的重要作用。被网友广泛认知之后,警方又会同相关部门,连续推出“西城大妈”、“海淀网友”、“丰台劝导队”等首都群防群治的品牌。
  “北京在社会治安的维护上,下了很大的一盘棋。”2016年2月19日,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北京市调研时特别指出,要充分发挥“朝阳群众”、“西城大妈”等群防群治力量作用。
  “警力有限,民力无穷。”尹航说,更重要的是,怎样能让“群众”各司其职,最大效率地发挥作用。
  精细化管理到什么程度?尹航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去年“9・3阅兵”的群防群治力量部署方案,足有上百页,细致到了每一条街、2773个点位,连志愿者在哪儿上厕所,都专门制了图。四大组织之所以“走红”,力量更多地来源于政府的推动。
  “某某某是不是又是你举报的”
  如今,火眼金睛、神通广大、难见真身已成为“朝阳群众”的标签。他们可能是牵着狗在公园遛弯的老太太,他们可能是小卖部的老板,他们可能是保洁员收费员修车师傅,甚至只是和你擦肩而过的普通路人……据报道,一部网络电影《朝阳群众》已经拍摄完成。影片以治安志愿者为背景,将会带领观众走进老北京人的生活中,一窥北京城市下这样一群“神秘”群众的生活状态。
  然而,随着“朝阳群众”在网络上被热炒,媒体开始热衷于将其神秘化、猎奇化,这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人们对这一群体深入地认识与思考,似乎“朝阳群众”成了专门盯着别人隐私,监视邻里和举报的形象。当“朝阳群众”风靡网络的时候,不少人总调侃他们,说“某某某是不是又是你举报的”。对此,很多“朝阳大妈”们很苦恼。
  抛开“王牌情报组织”的调侃,“朝阳群众”只是为了维护自己所在社区安全,默默贡献自己一份力量的一群人,并不神秘。在“朝阳群众”还没有“火”之前,这些治安志愿者有的爱聊家长里短,关注时政新闻;有的跳得了广场舞,还治得了小流氓;他们常年投身志愿者工作,可能是因为乐于奉献,希望退休后发挥余热;也可能只是为了打发空闲时间,和街坊邻居多打交道。
  “每个人都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去观察和分析自己周围的人和发生的事情,而我们治安志愿者,对可疑的人和事情的观察可能更加敏感些。”一名“朝阳群众”说,她并不反感这个称呼,但希望能澄清媒体和网络对“朝阳群众”过度的解读和误解。
论文来源:《新城乡》 2016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129816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