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政治论文 首页
《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形象赏析

  【摘 要】《孔雀东南飞》是在封建社会礼教约束背景下所产生的文学作品,其中所刻画的故事情节充分暴露了旧时封建礼教“吃人”的本质。这一时期的青年男女在礼教约束与压迫下挣扎着生活,但同时也抱有冲破封建礼教牢笼,追求自由恋爱与婚姻的美好希望。因此,《孔雀东南飞》不单单作为文学作品具有艺术美学价值,更能够帮助我们全面了解过去时代的文化发展背景与特征,在文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本文即详细赏析《孔雀东南飞》一文中的刘兰芝形象,认为刘兰芝在具备传统封建社会女性美德的同时,还在思想认识、人品道德上具有“现代性”的特点,是旧时社会背景下一个非常鲜明、个性的女性角色。
  【关键词】《孔雀东南飞》;刘兰芝;人物形象
  《孔雀东南飞》是我国文学史上的第一部长篇叙事诗,是乐府诗体系中的代表作之一。《孔雀东南飞》取自东汉献帝年间庐江郡所发生的一桩爱情悲剧,其中所描写的是刘兰芝、焦仲卿夫妇被迫分离后自杀殉情的故事,所控诉的是封建社会礼教约束的残酷、无情,同时也歌颂了刘兰芝、焦仲卿夫妇对情感的真挚以及对封建礼教约束的反抗精神。在文中,对刘兰芝这一人物形象的刻画可以说是栩栩如生,反应了这一人物形象中传统性与现代性并存的特点,同时也歌颂了这一时期普通百姓对恋爱自由以及幸福生活的强烈追求。本文即详细针对《孔雀东南飞》一文中刘兰芝这一人物形象展开赏析。
  一、刘兰芝形象中的传统性
  (一)外在美赏析
  《孔雀东南飞》文中,当刘兰芝被婆婆休弃返回娘家时,晨起梳妆时对刘兰芝的外在形象有非常直接、正面的描绘――“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即便是在将要辞别夫家的时刻,刘兰芝的外形仍然是艳光四射,也反应了她外在形象的美感。而刘兰芝外在形象的美感也正是她有被夫家休弃遭遇的重要原因。文中介绍到:刘兰芝婆婆守寡多年,是焦仲卿的精神依托。但当刘兰芝嫁入焦家后,她外在形象的美感完全占据了焦家的核心地位,对婆婆的地位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威胁。因此,婆婆借机将刘兰芝逐出焦家也是符合其心理变化的。
  (二)内在美赏析
  刘兰芝有非常高的天分,集封建社会女子传统美德之精髓。在她嫁入焦家后,即便夫君常年在外,刘兰芝仍然“守节情不移”,彰显了她对夫君忠贞不二的爱意。在焦家的生活中,面对小姑、面对刁钻非难的婆婆,刘兰芝始终做到了彬彬有礼,即便是在她被婆婆逐出家门前,刘兰芝也细心的叮嘱小姑照顾好婆婆,由此可见她身上善良的品质。
  综上,在《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这一人物形象有着非常闪光的外在美与内在美。刘兰芝的外在美已经招致了婆婆的为难,更不要说是她身处封建社会中的“自主行为”,更是让婆婆无法忍受。换言之,以刘兰芝为代表的封建时代青年女性之所以招致不幸、厄运,其根本原因是她们身上难以掩盖的自主、自强气质,这种极具现代化的气质与封建社会“水火不容”,势必会招致焦婆婆代表封建势力的扼杀。
  二、刘兰芝形象中的现代性
  (一)侧面现代性赏析
  刘兰芝这一人物形象中的现代性首先可以从婆婆对她的嫉恨中可窥一二。当焦仲卿得知母亲欲休弃刘兰芝时苦苦哀求,但焦母断然道――“何乃太区区!此妇无礼节,举动自专由。吾意久怀忿,汝岂得自由!”,赤裸裸的反映了焦母对刘兰芝的嫉恨与凌驾。而从刘兰芝的出生上分析,刘兰芝生来性格开朗,母亲通情达理,使刘兰芝生长在了一个受封建礼教束缚较少的环境当中,她虽知书达礼但不可抑制的聪慧及敢言敢行的意识,无时无刻有所展示。但这一切反而增加了婆婆被取而代之的忧虑。特别是当焦仲卿越是不惜一切赞美之词赞美刘兰芝时,焦母对刘兰芝的嫉恨就越多。
  刘兰芝这一人物形象的现代性还从焦仲卿的身上侧面反映出来。焦仲卿对刘兰芝的依恋与挚爱一方面是因为刘兰芝外在形象的美,另一方面则是刘兰芝兼具了封建社会女性传统美德的光彩,同时也有个人独特的见解。这样的一个女性角色很好的弥补了焦仲卿在性格上的缺失,让焦仲卿不单单将刘兰芝视作妻子,同时也是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孔雀东南飞》中就描写到――“儿已薄禄相,幸复得此妇。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共事二三年,始尔未为久。”。可以说,刘兰芝的行为超越了封建社会中女性“非人”的范畴,展现出了“人”的灵性与光彩。故而,当刘兰芝请回前,焦仲卿不惜抛却男子汉气节,下跪请求兰芝――“我自不驱卿,逼迫有阿母。卿但暂还家,吾今且报府。不久当归还,还必相迎取。以此下心意,慎勿违吾语”,更是从侧面反应了刘兰芝对他的重要性。
  刘兰芝这一人物形象的现代性还可以从小姑这一角色中体现出来。当刘兰芝嫁入焦家后,劳作时与小姑开心嬉戏,文中描写到――“今日被驱遣,小姑如我长。勤心养公姥,好自相扶将。初七及下九,嬉戏莫相忘。”。特别是在“下九日”、“七巧节”这些重要的节日中,刘兰芝所彰显出来的魅力、聪慧的人物特征更是让小姑感到崇拜。从刘兰芝与小姑之间良好的关系上来看,刘兰芝是一位相当杰出并独具人格魅力的女性。
  (二)正面现代性赏析
  在《孔雀东南飞》开篇的“诉苦衷”部分当中,除了向读者刻画了刘兰芝充满闪光点的人品美德以外,还刻画表现了刘兰芝在认识看待问题中的清醒态度。正如刘兰芝对自己被休弃的原因一样,文章中有――“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在后来焦仲卿与焦母的对话当中可以证明刘兰芝看法的正确性,即刘兰芝被焦母休弃的原因绝对不是表面上的“织作迟”,深层次的原因表现为――“何乃太区区!此妇无礼节,举动自专由。吾意久怀忿,汝岂得自由!”。从中可以看出:刘兰芝性格中的“自专由”深刻的刺激着以焦母为典型代表的封建霸主神经,被休弃也就有据可依。刘兰芝也正是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当焦仲卿仍然抱有幻想让刘兰芝返家时,她才会清醒的劝解夫君――“勿复重纷纭。往昔初阳岁,谢家来贵门。奉事循公姥,进止敢自专?昼夜勤作息,伶俜萦苦辛。谓言无罪过,供养卒大恩;仍更被驱遣,何言复来还!”,这种认识是非常理性且深入的,而整个事情的发展也正如刘兰芝所预料的一样。
  三、结束语
  《孔雀东南飞》所描写的是刘兰芝、焦仲卿夫妇对情感的真挚以及对封建礼教约束的反抗,歌颂了这一时期普通百姓对恋爱自由以及幸福生活的强烈追求,这种面对封建礼教约束而决不妥协的精神得到了后世人的认同与赞赏。重读《孔雀东南飞》,萦绕在读者心间挥之不去的是刘兰芝这一鲜明的人物形象。以上对《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这一人物形象进行赏析,认为刘兰芝不但具有外在、内在的传统美感,还处处彰显了其“现代性”的女性意识。对这一人物形象的赏析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刻的了解《孔雀东南飞》中她的悲剧命运。
  参考文献:
  [1]陈靓.性别的个体反抗与社会身份认同――从性别主体视角看《孔雀东南飞》的悲剧性[J].中国文学研究,2010,(3):33-36.
  [2]王世友,莫修云.美与情的旷世之悲――《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悲剧形象再分析[J].语文建设,2014,(1):54-55.
  [3]董亭.传统女性与现代女性的完美结合--《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人物形象分析[J].文艺生活・文海艺苑,2013,(7):11-11.
  [4]王敏.刘兰芝到底是不是一个"专自由"的人――读《孔雀东南飞》重新审视刘兰芝形象[J].中学语文(下旬・大语文论坛),2008,(12):99-100.

【相关论文推荐】
  • 《孔雀东南飞》刘兰芝形象赏析
  • 《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
  • 《孔雀东南飞》中兰芝形象探析
  • 《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人物形象探析
  • 《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形象分析
  • 《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形象的美学价值
  • 浅析《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形象
  • 浅析《孔雀东南飞》中刘母形象
  • 《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被休之谜
  • 在线服务

    服务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