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教学中的文化现象透视
作者 : 未知

  【摘要】语言不能脱离文化而存在。学习和使用一门外语,必须同时学习和适应这门外语所承载的文化。因此,教师在外语教学过程中除了完成必要的语言知识的讲解外,应通过各种途径在外语教学中植入文化内容,输入新的思维模式,引导学生自觉了解和适应英美国家的文化,同时提高其跨文化交际的能力。
  【关键词】文化 外语教学 思维模式
  语言是人类作为必不可少的思维工具和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来使用的音义结合的符号系统。外语教学传播的正是这一特殊的工具。长期以来我们的外语教学实践一直以语言知识的讲授和训练为重点,忽视了文化因素的植入。其实中国文化和英语文化虽有某些相似或相通之处,可二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中国学生如不了解这些差异,在语言交际中就会出现语用失误,形成交际障碍。因此,文化参与着语言交际,制约着语言交际,语言接触必然在文化接触的背景下进行。语言和文化融为一体的事实使我们相信,无论我们采取什么语言教学方法,都会自然而然的导致文化教学。
  一、外语教学中的文化冲突
  有关“文化冲突”在外语教学中的表现首先由Kramsch(1993)提出,她认为教师应当利用外语课堂中发生的文化冲突实施语言文化教学。一个典型例子来自国内学者程棠先生(2000)《对外汉语教学目的原则方法》,书中有一个有关他在70年代给法国学生上《东郭先生和狼》一课时出现的师生对话:
  学生:老师,这一课说明什么?
  教师:这是一个寓言,说明对坏人不能同情、怜悯。
  学生:谁是坏人?
  教师:狼代表坏人。
  学生:狼为什么坏?
  教师:东郭先生救了它,它反而要吃东郭先生。
  学生:那人还吃猪肉、牛肉呢。
  他当时非常生气,认为学生不友好,后来从文化角度重新省视这句话,得出了不同的结论:“这是由于文化观念的差异引起的争论,我们从中国的传统道德观念来诠释这个寓言,对吃人成性的狼绝不能怜悯,恩将仇报更是天理不容。而学生从生物学的观念来看问题,生物为了生存,饿了要吃人,并没有善恶之分”(程棠,2000:173)。由此可见,教师、教材、学生因文化观念不同而在课堂上发生了冲突。
  在跨文化交际中,特别是外语课堂上,学生由于文化背景不同而对话语产生不同的解释是极为普遍的现象。所以Kramsch认为,对外语教师来说,教授语言文化的过程实质上就是创造各种各样的上下文的过程。利用“文化冲突”,可以创造一种语言文化的新策略。为了实施这种策略,教师首先应学会发现文化冲突。“文化冲突”产生于真实的跨文化交际,培养学生化解冲突和解决实际问题的综合能力比只注重知识和技巧更有实际意义。
  二、外语教学是新的思维方式的输入过程
  中西方不同的地理环境、文化渊源导致了不同的思维方式。在学习一门外语时,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运用自己原有的思维模式待人接物。如在汉语中“老师”一词常常作为称呼语,也表示对老师的尊称。在它之前可以放不同的姓。英语中与“老师”相对应的“teacher”一词指一种职业,很少用作呼语。中国学生往往按照他们固有的思维来使用这一单词,把老师称作“teacher Zhang”,“Teacher Wang”,在外教上课时也用“Good morning,Teacher ”问候老师。其实这是一种语用失误。这一错误源于学生不了解“Teacher”这一单词的文化内涵,在进行交际时,受到母语思维方式的干扰。语言学家的研究表明,儿童在学习本国语的过程中,思维方式的摄入和系统的语言学习是同时进行的,这两种学习活动是相辅相成的。然而在外语学习中,由于学习者带有其母语文化的深刻印记,不熟悉的目的语思维方式和根深蒂固母语影响的思维方式间的冲突构成外语学习的一大障碍。所以在我们的课堂教学中,要提高语言学习的效率,首先应选择合适的思维输入方式。设法在学生熟悉和不熟悉的两种思维方式间搭起桥梁,缓解学生在学习外语时可能遇到的两种不同思维方式间的冲突。
  对说汉语的人而言,母语的思维习惯对学习另一种语言,以英语为例,常常是一种干扰。而对利用,挖掘母语的优势,通过比较鉴别、排异取同、以同攻异,借助于母语和逻辑思维去理解、掌握和运用英语却大有益处。
  三、外语教学是文化化的过程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模式。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它的运用方式集中体现了各民族的文化特征。中国传统文化注重人的社会性,人们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体谅。而英美及其西方民族则是以自我为中心。要学好英语,用英语得体有效地进行交际,就必须注意并熟知诸如此类的文化特征,并采取相应的言语行动。人们常说To be bilingual,one must be bicultural.( 要掌握两种语言,必须掌握两种文化)。所谓的用英语思维,实际上是用英语文化进行思维。H.Douglas Brown 在他的《 语言教学原则 》一书中提出“文化化”的见解。他说:“每一种第二语言的使用都有不同程度的文化化 …… 使用外国语则会引起更大程度的文化化 …… 学习外国语要比在本族文化环境中学习第二语言接触更多的文化问题。这是因为学习外语几乎每时每刻都得理解在另一种文化中生活的人们,所以,外语教学应该力图解决该语言的文化内涵。”
  Brown所指的文化化,实际上是对另一种文化的了解、吸收和适应。也就是说,学习和使用一门外语,必须同时学习和适应这门外语所赖以存在的文化。实践证明,英语专业的学生进入高年级阶段时,交际的主要障碍已经不在语言本身,而在于对英语国家社会文化知识的了解程度以及对其文化及交际模式的适应性。因此,我们要在帮助学生学习和掌握语言基本功的同时,引导学生自觉了解和适应英美国家的文化,通过各种途径,培养学生对英美文化的敏感性和洞察力,在增加英语语感的同时,提高英美文化感。
  要培养学生对英美文化的敏感性和洞察力,同时必须引导和帮助学生了解本民族的各种文化表现形式。在语言教学中,母语文化对外来文化既是一种抵制力,也可以是一种推动力。要有效得体地用英语进行交际,不能想当然简单地用母语文化代替英美文化,用母语文化模式进行英语交际。只有深刻理解并掌握本族文化,才能对比理解并自觉适应英美文化。   四、外语教学是培养文化创造力的过程
  所谓文化创造力是指外语学习者在跨文化交际的实践中,掌握和运用外国语言文化知识,并与本国文化相互作用而产生的一种创新能力。文化创造力是学习者的一种主观能动性,一种主动从外国文化源泉中摄取新东西的能力。这种主动摄取是与生搬硬套或机械模仿决不相同的。学生通过多维面、全方位的语言文化学习,持续不断地从无知变为有知,从已知求未知,达到一种既了解外国文化,又深谙本国文化的“第三位置”。学生既不是崇洋媚外的民族虚无主义者,也不是因循守旧的狭隘民族主义者,而是既继承传统,又不断创新的改革者。这种通过语言文化的学习而获得的能力称为文化创造力。为了帮助学习者更好地获取这种文化创造力,外语教学中应重视将学习者的本民族文化带进学习外国语言和文化的课堂,因为这里我们特别强调外国文化与本国文化的相互作用,不仅要求准确地理解外国的文化价值和其中包含和表达的意义,而且要求准确地把本国的文化价值向另一个具有不同文化价值的社团、民族和国家表达清楚,从而创造互动的局面。
  总之,对外语教师和外语学习者来说,交际化素养的习得和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关系到外语教学效果的优劣和实际语言运用的成败。实践证明,在进行语言教学的同时,只有注重文化,特别是交际文化素质的习得和培养,才能使我们所培养的外语人才具备在不同跨文化交际场合运用外语进行有效得体的交际沟通的能力。
  参考文献:
  [1]H.Douglas Brown.Principles of Language Teaching and Learning.Prentice Hall,Inc.Englewood Cliffs,N.J.1980.
  [2]Kramsh,C.1993.Context and Culture in Language Teaching.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3]陈申,2001.语言文化教学策略研究[M].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
  [4]程棠,2000.对外汉语教学目的原则方法[M].华语教学出版社.
  *本文属于成都中医药大学校级教改重点课题 中医药院校大学英语教学中“中医文化失语症”现象分析及其对策,项目代码 003106020210。
  作者简介:徐天舒(1969―),女,汉族,副教授,研究方向:应用语言学及跨文化交际。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